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57景陌说,别总看不起小人物
    廊下的宫灯被风吹着前后左右的摇晃,没有一个定向,昏黄的光线在黑夜里看着,不怎么明亮,却又带着暖意。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玉小小仰头看着景陌,过了好半天才说:“那又怎么样呢?”

    景陌被玉小小问愣住了,说:“什么?”

    玉小小说:“我当你是小伙伴,所以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接受啊。”

    景陌抬头又看向了夜空,这人站在光晕之中,却又不想让玉小小看清自己的神情。

    玉小小挠头,问景陌说:“你到底怎么了?”景陌给玉小小的印象,应该是那种杀人不眨眼,跟女人滚个床单不眨眼,对人好,对人坏都不眨眼,是个无论干什么事都不眨眼的狠人,可这段日子玉小小却又总感觉景陌对着她的时候欲言又止,玉小小觉得这都不像景陌了。

    景陌重又低了头,看着玉小小笑了笑,说:“我就是不想让你误会。”

    “滥杀无辜?”玉小小问。

    景陌点头。

    玉小小说:“可我知道你不是啊,你这人杀人是挺凶的,不过只要不招惹你就没事啊,当皇帝的人哪有多少工夫滥杀无辜去?上大街随便拿刀砍人吗?”

    景陌发现玉小小远比自己想象中的了解自己。

    玉小小抬手拍拍景陌的肩膀,小声说:“我们要打仗了哎,你是不是太紧张了?这个时候,景陌你得扛住啊。”

    过了许久,景陌叹了一口气,跟玉小小笑着说:“你不懂。”

    “啊?那你就说啊,到底什么事?”玉小小发急了,她知道自己跟这个世界的人类沟通困难,可也不能这么困难吧?这以后她还有机会跟人用人话沟通了吗?

    景陌手指点一下玉小小十分挺翘的小鼻头,说:“没事了。”

    玉小小……,还能不能愉快的说话了?!

    “就等明天吧,”景陌转身看着关着的偏殿门道:“我想傅博远会想明白的。”

    玉小小说:“我把道理都说明白了吧?”她跟傅博远摆事实说道理的时候,景陌就在门外。

    景陌点头,虽然很意外,但玉小小的话的确说得很明白了,就算他和苏昭他们来做这个说客,也未必可以把话说得更明白。

    “那还有什么可想的呢?”玉小小摇头撇嘴,这也是一件让她想不明白的事。

    “事关家人,”景陌带着玉小小往廊下走,说:“关心则乱嘛,我们再给他一点时间。”

    “唉,”玉小小还是摇头,“当将军的人,怎么一点也不爽快呢?”

    景陌笑了,说:“当将军的人也是百种模样,怎么可能大家都是一个性子呢?”

    玉小小说:“我家小顾就很爽快。”说去做卧底,就去做卧底,她家小顾什么时候这么磨叽过?

    景陌决定,以后有机会,他会让玉小小看看顾星朗醉酒后磨磨叽叽的样子的。

    “走了,”玉小小跟景陌再见道:“你早点休息吧。”

    景陌却还想跟玉小小说说话,“你刚才带了东西给傅博远吃?”

    “啊?”玉小小说:“是啊,东大街的老孙烧饼夹肉。”

    景陌说:“还有了吗?”

    玉小小摇头老实道:“没了。”

    “这样啊,”景陌看着有些失望的样子。

    玉小小跟景陌解释:“我去的时候,孙老板都已经上床睡觉了,毕竟深更半夜了对不?这两个还是人白天里卖剩下来的,专门下锅烤了后给我的。”

    景陌哦了一声。

    玉小小说:“是真的啊。”

    “开玩笑的,”景陌看着玉小小笑,“我在帝宫里呆着,怎么可能会饿肚子?”

    玉小小(#‵′)凸,跟这人无法玩耍!

    公主殿下越过墙头,消失不见了,景陌在墙下又站了一会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扭头一看,看见来人是顾星诺。

    “公主走了?”顾大少问。

    景陌说:“刚走,不过这会儿应该已经出宫了。”

    顾星诺看看还亮着灯的偏殿,小声道:“傅博远?”

    景陌冷道:“公主给了他机会,他要是抓不住,就怪不得旁人了。”

    顾星诺皱眉道:“他没答应公主?”

    “让他再想想吧,”景陌道:“虽然麻烦,但既然公主愿意给他这个机会,那就遂了公主的心愿好了。”

    既然这样,顾大少就不问傅博远的事了,跟景陌道:“圣上请你去览书阁。”

    景陌跟着顾大少出了院门,突然就道:“那个阮恬,你还要留她到什么时候?”

    顾星诺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景陌说:“我没想到,你的耐心这么好,早该死的女人,你竟然留她活到了今天。”

    “这只是个小人物,”顾大少低声道:“等手头上的事了了,再处置了她也不迟。”

    景陌没说话,按照他的脾气,阮恬早死了**回,只是这女人毕竟跟顾家沾亲带故,他得给顾家这个面子,不好亲自下手。

    顾星诺往前走了几步,跟景陌说:“永生寺未必就会放过她。”

    景陌道:“那你就更应该早点处置了这个人,永生寺用她,无非就是害星朗。言若,你要小心,别总看不起小人物,淹死在水里的,往往都是会水的人。”

    顾大少被景陌说得目光跳了跳,这段日子光顾着想顾星朗,顾大少真就一次也没想起阮恬来。

    “用不用我帮忙?”景陌问。

    顾星诺说:“杀阮恬吗?”

    景陌说:“毕竟你们顾家跟阮家是……”

    顾星诺冲景陌摆了摆手,说:“这门亲戚我已经断了。”

    “哦,”景陌说:“那就是你没想起来阮恬这个女人了?”

    顾大少……

    “小心一点,”景陌头往顾星诺这里歪了歪,耳语道:“身上长了脓疮,就应该趁早挤去。”

    顾星诺冲景陌一拱手,道:“多谢陛下提点。”

    景陌笑,说:“不客气。”

    顾星诺摇一下头,跟诛日的这位皇帝说话让人很憋闷。

    眼看着览书阁就在眼前了,顾大少脚步顿了一下,让景陌走在了自己的身前。私下里,景陌不在乎,那他也就不在乎僭越,不过在人前,该守的礼还是要守的。

    景陌也明白顾星诺的用意,迈步就到了前头,刚想说话,看见小庄神情有些慌张地从览书阁的院门里冲了出来。景陌停下了脚步,该死的,这是又出事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么么哒,谢谢亲们~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