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64命中的一劫
    江卓君耸一下肩膀,他不是顾家人,对徐氏夫人不存在这个情那个情的,小江将军跟玉小小说:“没动手,只有她一个人在哭,星朗他们都没有说过话。??火然文  w?w?w?.?r?a?n?w?e?n?`org”

    玉小小噘了一下嘴,失望道:“这样啊?”

    江卓君说:“他们没动手,当断不断。”

    大当家们……,这事您就别添乱了啊,这要怎么个断法?驸马爷他们当真把自己的亲娘弄死?

    玉小小听听院里的动静,小声问道:“我家小顾没怎么地吧?”

    大当家挤过来,指指自己的眼睛,跟玉小小说:“驸马爷红眼了,不知道这会儿怎么样了。公主,你看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是不是先撤退?”万一顾星朗发疯了怎么办?他媳妇还怀着娃呢!

    玉小小挥手赶大当家滚蛋,说:“我在这儿站着,小顾疯了又能怎么地?行了,你带兄弟们先走吧,听我家小顾的家事,能满足你们的八卦之心还是怎么着?”

    大当家:“我们不是防着一会儿里头打起来吗?”

    玉小小说:“别扯了,你打的过小顾?”

    大当家心塞,好心没好报!

    “退下吧,”江卓君这时也跟大当家道:“别让府中人再到这里来。”

    大当家看玉小小。

    玉小小歪着脑袋,竖着耳朵听院里的动静。

    大当家说:“公主?”

    玉小小说:“你听小江的话。”

    大当家带着兄弟们往游廊那里走。

    玉小小想想,又回头跟大当家说:“让厨房做点吃的,大家忙活这么久了,我请大家吃饭。”

    大当家抽抽嘴角,这是请他们吃饭,还是你这货自己想吃?

    前海盗们三三两两,没什么队型地走进了环水的游廊里,挂在廊下的灯笼没有全点,长长的一条游廊看起来很是昏暗,还不倒映着月光的水面,

    二当家看看前后左右都是自家兄弟,小声跟大当家说:“小江将军是怎么回事?”

    大当家说:“什么怎么回事?”

    一个前海盗说:“老大你没发现,他在替咱们公主发号施令啊。”

    大当家把脸一沉,难得正儿八经地跟自己的兄弟们道:“你们想说什么啊?这种事是能胡说八道的事?别没事瞎吵吵,小江将军跟驸马爷情同手足,你们记着这个就行了。”

    前海盗们没人吱声了。

    大当家说:“老二?”

    二当家点头,说:“是,就是这么一回事,我没,没想别的。”

    大当家瞪了二当家一眼,有个景陌就够糟心的了,再加一个江卓君,这还让不让驸马爷活了?

    玉小小这个时候在院门前,跟自己连说了十遍,她是小顾的亲妈,然后跟江卓君说:“我进去看看,小江你在这里帮忙看着,别让人进去。”

    江卓君不放心地提醒玉小小说:“这事公主你别多话,你让顾大哥作主就好。”

    玉小小说:“嗯,我记着呢,她是小顾的亲妈,”说着话,玉小小迈步跑进了院门。

    江卓君一个人站在院门前,被风吹得有些冷了,江卓君抬手紧了紧衣领。玉小小进庭院了,徐氏夫人的哭喊声依旧,这让小江将军紧锁了眉头,顾家兄弟摊上这么一个母亲,实在是命中的一劫。

    大当家走出游廊后,让二当家带着兄弟们去把府里的边边角角巡查一边,他自己一个人往厨房走。在顾大少到府里后,王嬷嬷就自觉地去了厨房,大当家边走边摇头,顾大少这人看着好相与,其实人人怕。

    眼看着厨房快到了,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一般,出现了大当家的面前。

    大当家都没看清来人是谁,飞快地就拔了刀,喝道:“谁?!”

    “我,”来人将双手背在了身后,表示自己无害。

    大当家眯着眼,借着头顶的月光把来人看了看,提着刀说:“你不是圣上身边的暗卫吗?怎么,你是来找小庄小卫叙旧的?那哥俩这会儿盯着前院的动静呢。”

    暗卫……,这货的脑子是不是没长好?他大半夜的跑来找小庄小卫叙旧?

    “往前走,左拐,你……”大当家给这暗卫小哥指路。

    “圣上和景陌陛下要进府,”暗卫小哥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大当家的话,说道:“要怎么才能进府来?”

    “啊?”大当家说:“圣上来了?”

    暗卫小哥点了点头。

    “我们驸马爷那儿正闹着家事呢,”大当家一脸的不乐意,说:“圣上来了,这事不更糟糕?打听一下,圣上要处死徐氏夫人吗?”

    暗卫小哥看着大当家,这事轮得着你问吗?是不是跟着公主殿下的人,都不拿圣上当回事?

    大当家往暗卫小哥的跟前凑,说:“不能说?”

    暗卫小哥说:“圣上要怎么进府?”

    大当家……,是不是在帝王家当暗卫的都这德性?多说一句话能死啊?

    “你不知道的话,我去找小卫,”暗卫小哥说。

    大当家抱着膀子哼哼了一声,说:“找小卫?你这是看不上小庄吗?”

    暗卫小哥……,这货的脑子一定没长好。

    “走吧,”大当家带着暗卫小哥往地道那头走,说:“这种事就不用麻烦他们哥俩了。”

    暗卫小哥说:“迎接圣驾,是麻烦事?”

    大当家回头看看这位,这小子长得也是人模人样的,不比小庄和小卫差,兴许圣上选暗卫还得看脸?

    暗卫小哥摸了摸自己的脸,冷声道:“你看什么?”

    大当家说:“麻不麻烦,这个得公主说了算,兄弟你说是不是?”

    暗卫小哥顿时就没话说了,什么事沾上公主,那圣上就得往后站了。

    大当家看自己把暗卫小哥说不吭声了,很得意,伺候圣上的人,现在怎么看,都比不上他们这些伺候公主的人啊!(你跟人比这种事,意义何在?o(╯□╰)o)

    大当家带着暗卫小哥走暗道离开驸马都尉府,在离府正门不远的地方看见了贤宗和景陌。

    “走,”贤宗看见大当家到了马车前,下了一声令,人就坐回到车中去了。

    景陌靠在车窗前,小声问大当家道:“府里的情况如何?”

    大当家苦着脸摇头道:“不好,驸马爷快疯了。”

    贤宗坐在车里哆嗦了一下,催赶车的暗卫道:“快,快点走,朕要进府!”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