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67你怎么可以忘记我?
    院中的人都呆了一呆,在徐氏夫人扑上来又要拽贤宗衣服的时候,顾大少死死地拉住了自己的母亲。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

    贤宗往后连退了数步,就是宫里的嫔妃也没人说是敢撕他衣服的!

    “大哥,”玉小小跑上前,蹲下身,伸手就把徐氏夫人侧着抱住了,跟顾大少说:“咱娘看起来精神真的不正常了。”

    顾大少松了手,心里恨,可是也难过。

    顾二少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至于顾星朗,顾三少恨不得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才好,面对着现实,顾三少从心里不愿意接受。

    徐氏夫人被玉小小抱着,再想挣扎不是可能了,嘴里呜咽着又哭了起来。

    玉小小摸一下徐氏夫人的胸骨,骨头确实是没断,吐出来的血也不多,这人还能又哭又喊,听着声音中气还挺足,这表明徐氏夫人的内伤也不严重。“我顾老爹一拳能拆了半间房,这一次他真心没用劲,”玉小小跟顾家哥仨说:“我顾老爹要不就是没心情,要不是就是他心里对杀人有数了。”

    “什,什么意思?”顾二少听得稀里糊涂,问玉小小道。

    玉小小说:“二哥,咱爹的情况在一天天好转啊!”

    这是个好消息,顾二少先想笑,然后看一眼自己的母亲,接着愁眉苦脸。

    “爹,让太医来给她看看吧,”玉小小又跟贤宗说:“有伤不治不行啊。”

    贤宗叹了口气,他的这个傻闺女啊,嘴里成天要弄死这个,弄死那个,到了最后,这傻闺女真正弄死过谁?白学这么一身本事!

    “圣上,”顾大少这时小声跟贤宗道:“臣母她……”

    贤宗冲顾大少摆了摆手,说:“不用说了,朕听到你母亲的事就心烦。朕问你,你准备怎么办?”

    顾大少说:“我会找个地方将母亲安顿的。”

    贤宗不准备放过顾大少,追问道:“什么地方?”

    顾星朗说:“大哥,佛堂别院不行。”

    玉小小说:“对,那地方关不住她。”

    顾星言说:“我把她带在军中吧。”

    贤宗看着顾二少冷哼了一声,说:“顾小二,你还想把你母亲带去祸害朕的军队?”这货就是个愣子啊!

    顾二少又不吱声了,想想看,他也不能成天里什么事都不干,就盯着自己的老娘啊。

    “你说,”贤宗指着顾大少说:“你今天必须给朕说出一个地方来。”

    顾大少说:“臣府里有地室,可以让母亲暂住。”

    贤宗说:“地室?言若你想好了?”

    顾大少点头道:“臣想好了。”

    玉小小要说话,被顾星朗拉住了。

    贤宗一甩衣袖,道:“也罢,你是家中长子,这事你自己作主。”

    “臣谢圣上,”顾大少躬身冲贤宗行了一礼。

    顾二少说:“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主意,我也是这么想的。”

    顾星朗看一眼徐氏夫人,跟自家大哥道:“也只能如此了。”

    “好了,”顾大少冲两个弟弟摇了摇头,道:“祖父不在,家中事就由我作主,这事与你二人无关。”

    “哥!”顾二少和顾三少喊。

    “不必多说了,”顾大少决然道:“还认我是你们的大哥,你们就不要再说了。”

    玉小小知道做晚辈的要孝顺长晚辈,可对这个世界的孝道,公主殿下并不了解,所以玉小小也就不能明白,做出将母亲送入地室看管这个决定,这对她顾大哥来说,意味着什么,也不明白这哥仨这会儿到底是为了什么争执。

    “这是怎么了?”玉小小问贤宗。

    贤宗看着自己的闺女呵呵了一声,说:“你就不要问了,朕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这货能知道什么叫孝道?笑话一样啊。

    徐氏夫人这时小声跟玉小小喊了一声:“疼。”

    玉小小把徐氏夫人抱了起来,跟贤宗和顾星朗三兄弟说:“我送她去房间休息,爹你让哪个暗卫小哥回宫请个太医来。”

    贤宗说:“去请大夫。”让太医来给这个女人看病?贤宗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玉小小说:“不行,她的事要保密,不然小顾后面怎么杀她呢?”

    “你说什么?”贤宗觉得自己的耳朵可能又出问题了。

    玉小小想想这里面的事,实在太复杂,她都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说,就跟贤宗道:“这事你问我顾大哥,反正事情很操淡。”

    贤宗说:“行,那你走吧。”贤宗也不乐意听自己这闺女说话,听一回,他就得减寿。

    玉小小抱着徐氏夫人要走,徐氏夫人却伸手指向顾大将军那里,凄声喊道:“将军!”

    玉小小说:“我的天,挨了一脚了,你还将军呢?”

    徐氏夫人拉玉小小抱着她的胳膊,哭道:“你带我过去。”

    玉小小想了想,抱着徐氏夫人就到了顾大将军的跟前。

    顾大将军这时把核桃都吃完了,核桃壳扔了一地,连放边上的茶杯里都有。

    “爹啊,”玉小小喊顾子扬:“再看看我手上这人,你认识不?”

    顾大将军看顾星朗,对玉小小的说话声没反应。

    玉小小喊:“爹!”

    顾大将军还是没反应,

    玉小小低头跟徐氏夫人说:“你看见没有?真不是我虐待你啊,我顾老爹不认识你了。”

    徐氏夫人看着顾大将军痛哭,夫人神智有些混乱,但她知道自己的夫君不认得她了。原本她只求顾子扬能回来,可是这会儿看着待她如陌生人一样的顾子扬,徐氏夫人又无法忍受顾大将军的这种陌然,这人怎么可以忘记她?!

    看着徐氏夫人哭,不懂风花雪月,也没有伤春悲秋这种情怀的玉小小心里一点感觉没有,只觉得这是徐氏夫人活该!

    顾大将军听见徐氏夫人哭,终于是低头看向了徐氏夫人。

    徐氏夫人忙就又喊了一声:“将军!”

    玉小小就在想,这人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顾大将军看着这个冲自己流眼泪的女人,眼中仍是一片漠然。

    “我是徐淑啊,将军!”徐氏夫人冲顾大将军哭喊。

    顾大将军一言不发,又抬头看向了顾星朗那里,徐淑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已然没有任何意义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56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