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76主子,跪求醒来啊!
    一个年纪很轻的禁卫军无甚意识地转身往街头跑去,有一个人带头,后头就有一众人有样学样,禁卫军们纷纷逃走,眨眼的工夫,驸马都尉府门前,就剩下了一辆单骑的马车孤零零停在那里。r?anw  en w?w?w?.?r?a?n?w?e?n?`o?r g?

    车夫很紧张,但车中的主子不说话,他也不敢就这么逃走。

    门廊里,顾星朗将剌向他的刀剑握在了手里,杀人的利器,被顾星朗轻轻一握,便断裂在地上,发出几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两个蒙面人忙往后急退,这个时候,这两个永生寺的高手,终于确认了一件事,地灵就是让他们来送死的,他们到了这个门廊之下,也就断了自己的生机。

    地灵坐在车中,飞快地掐算着两个手下的命数。

    顾星朗看一眼停在空地上的马车,抬手便将一个蒙面人按在了门旁的墙壁上。

    -优-优-小-说-更-新-最-快-人体跟墙壁碰撞,骨断的声音清晰可闻。

    顾星朗松开了手,这个蒙面人的断肢沿着墙壁滑落在地上,这人的身体竟是被生生地撞碎,这死亡来的太快,以至于这人的心脏掉在血肉之中时,还跳动了几下。

    地灵的手指停下,他明明算出的是生,可门廊之下的碎尸块在嘲笑他的无能。

    “大师?”车夫看见顾星朗往还活着的蒙面人走去,颤声喊地灵。

    “走,”地灵开口道。

    车夫扬起鞭子,重重地抽在马身上,马吃疼之后就飞跑了起来。

    蒙面人听见身后马蹄声响,只是没机会回头看,也没有机会去体会自己这会儿是个什么心情了,他被顾星朗按住了额头,下一秒这人的头颅就破裂开,脑浆混着血飞溅开来,这人当场毙命。

    顾星朗颇为贪婪地嗅了嗅弥漫在空气里的血腥味,将手里的尸体扔在了地上。

    数量增加了不少的蛊虫从高高的门槛后面爬了出来,一地的血肉让这些蛊虫看见了一场饕餮盛宴。

    “回去!”顾星朗揉一下眼睛,看着这些白胖的小虫子说了一句。

    蛊虫们停在了门槛旁边,不敢再动弹,却个个昂着头看顾星朗,如果蛊虫们有表情,这会儿一定很委屈,这是它们最爱的食物,满满当当地堆了一地,却不许它们吃,不代这么虐虫子的!((#‵′))

    “回去,”顾星朗又冷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蛊虫们纷纷沿着门槛又爬回了府门里,聚在门槛后面不再动了。

    有前海盗听见府门口没动静了,跑出来看,门前一地的碎尸,这位马上就干呕了一下,但这汉子还是跑到了顾星朗的身边,急声问道:“驸马爷你没事吧?”

    顾星朗看了这汉子一眼。

    汉子上下打量着顾星朗,这全是血的,也不知道这主子有没有受伤啊!(为什么,你就是觉得你家驸马爷会受伤?o(╯□╰)o)

    “没事,”顾星朗转身进府。

    前海盗忙跟着顾星朗进府,说:“驸马爷,门口这样不用打扫一下?”

    “你找些吃的来,”顾星朗看一眼聚在门槛边的蛊虫,跟这位道:“喂一下它们。”

    “是,”这位一口就答应了,目光往外看,不知道这些虫子吃不吃人肉。

    “不要让它们碰人肉,”顾星朗说:“碰到了,就踩死。”

    “啊?”前海盗看着顾星朗:“杀了啊?”

    顾星朗也看着这位,同样的话,一定要让他重复说吗?他现在很想杀人,这位就看不出来他这会儿的样子不对?

    “好歹是驸马爷你养活着的东西,”这位前海盗跟顾星朗说:“咱们再商量商量?”

    好吧,顾星朗在心里想,大当家那两个货看见他也没什么反应,也许这帮混黑道的人,跟正常人就不一样。(为什么你也会说混黑道了?Σ(°△°))

    “驸马爷,那大门还关吗?”这位看顾星朗往府里走了,忙又问。

    “掩上好了,”顾星朗说,这门也没再关上的必要了。

    玉小小这个时候从得意酒庄的大门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小庄小卫。

    景陌替玉小小推开了马车的车门。

    玉小小看看门前的街道,跟景陌小声道:“这也没多少人啊,我这么走上一回,我不守妇道的形象就建立起来了?”

    景陌皱着眉说:“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说自己?”

    玉小小说:“啥为什么啊?我不就得演这么一个人吗?”

    侍卫长们站在后头,都觉得自家主子跟这个货说话真没必要!

    玉小小这时又跟小庄小卫说:“我们是不是得多找点观众来?”

    小庄说:“这要怎么找?我和小卫去拉人来?”

    “也是,”玉小小说:“我又不能登台唱戏,拿什么吸引人啊?”

    大家伙儿……,您还会唱戏呢?

    小卫说:“公主,这样就行了,有一两个人看见,这事一会儿的工夫就全城皆知了。”

    “上车吧,”景陌抬手,看着像是在扶着玉小小上车,其实手没有真正碰到玉小小。

    玉小小把景陌的手一抓,借力上了马车。

    小庄小卫忙都上了马。

    “走吧,”景陌跟赶车的前海盗说。

    马车往前走去,充作窗帘的串珠一阵哗哗作响,玉小小从车窗里探出头,冲景陌挥了挥手。

    景陌笑了起来。

    玉小小跟骑马走在车窗旁的小卫说:“我这样行吗?有没有显得我在恋恋不舍?”

    小卫看了自家公主一眼,说:“那您能先把嘴里的桃酥放下吗?”有人对着情人恋恋不舍,嘴里叨块大桃酥的吗?

    玉小小把脑袋缩了回来,跟小卫说了句:“卫啊,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现在越来越不可爱了?”

    小卫……,他一个大男人要可爱干什么?!

    玉小小飞快地把桃酥啃了,又把脑袋伸出车窗,接着冲景陌挥手。

    侍卫长实在忍不住了,问景陌说:“主子,公主这是在做什么?”

    景陌说:“公主想让人看见她对我依依不舍。”

    侍卫长们顿时觉得眼前的画面惨不忍睹,要演依依不舍,麻烦公主你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你再演啊!两边腮帮子都鼓着,这什么形象?!

    景陌看一眼被玉小小抓过的手,笑道:“像个松鼠,挺可爱的。”

    侍卫长们……,主子,跪求醒来啊!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谢谢亲们~r56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