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84靠谱性99.9%
    左佑屏着呼吸,伸头看看棺中的人,问苏昭:“你认识?”

    苏昭摇头。ranw?en w?w?w?.ranwen`org

    玉小小把匕首拿了出来,跟这男子道:“我不是永生寺的人,我给你剃胡子,很快的,你忍一下。”

    左佑说:“你就这样给他剃胡子?不先替他把脸洗一下?”

    “狗子去打水来,”玉小小跟二狗子说:“找个大点的盆。”

    “是,”二狗子应了一声是,跑出去了。

    “不用紧张,”玉小小晃着匕首跟苏昭说:“我这手艺祖传的。”

    苏昭一头黑线,玉氏的祖上是剃头匠吗?能不能直接动手,不说话?

    玉小小拿匕首在男子的脸上唰唰几下,手艺的确是精湛地将这男子的胡子都剃了,一边还跟男子说:“你现在安全了,回头我多弄点好吃的给你吃,你很快就会好的,别怕哈。”

    男子看着玉小小,目光惊恐。

    玉小小将匕首收起来,想想又说了一句:“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玉玲珑,奉天人。”

    左佑这时看着棺中的男子叹道:“哎呀,这都瘦脱了形啊。”

    棺中的男子骨瘦如柴,身上盖着一块破毯子,油乎乎的也看不出本来的颜色,除了这块毯子,男子未着寸缕。

    苏昭这会儿觉得自己能适应这股臭馊味了,走上前,一眼先看见这人腿骨支棱着的两条小腿,苏昭马上就跟玉小小说:“公主,你先回避一下吧。”

    玉小小说:“你就别操心我了,你快看看这位大哥,你认得他不?”

    深信永生寺不可能拿人来威胁自己的苏昭,对棺中人的态度并不热心,听玉小小这么说了,才抬头看向了这人的脸。等这张枯瘦的脸出现在苏昭的眼前,青龙新君直接就呆住了。

    玉小小说:“虽然瘦了点,但他的样子,阿昭你应该能看出来的吧?”

    左佑说:“这人的身上要没了这层皮,就跟骷髅似的,这要怎么认?”左大元帅扒在石棺壁上,看着棺中的男子犯愁。

    苏昭站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

    玉小小抬手在苏昭的眼前晃了晃。

    苏昭仍是没有反应。

    “他这是什么个意思?”玉小小问左佑。

    左佑跟苏昭说:“你真认识他?”

    苏昭慢慢地后退,低喃道:“这不可能。”

    “不可能?”玉小小发急道:“这人就在这里躺着呢,什么不可能啊?你倒是跟我说说,他是谁噻!”

    苏昭停下了后退的脚步,抹了一把脸,然后又看棺中的男子。

    玉小小和左佑被苏昭弄得都有点紧张了,这情况不对。

    苏昭看着棺中的男子看了很长时间,面无表情的,脸色很苍白。

    二狗子打了洗脸水来,看见苏昭的样子,愣是大气都不敢喘了,轻手轻脚地走到了玉小小的身边站下。

    玉小小看看二狗子捧着的水盆,跟苏昭商量道:“我能先给这大哥洗把脸吗?”

    苏昭抬头看玉小小,仍是面无表情的。

    左佑说:“他这样子估计还得再缓一会儿,公主,咱们先给这人洗脸。”

    二狗子浸湿了毛巾,手脚麻利地给棺中的男子洗了脸,生生将一盆清水洗成了黑水。

    左佑把屋里的窗户全都打开了,屋里的味道实在是熏得人难受。

    二狗子把男子脸上的水都擦干净后,拿着毛巾看玉小小,接下来要怎么办?

    玉小小喊苏昭:“阿昭你打算这样一直沉默下去?”

    苏昭走到了石棺前。

    玉小小忙问:“他是谁?”

    苏昭看着棺中的男子,嘴唇颤抖两下,道:“三哥。”

    “啥?”玉小小问

    “他是苏晏?!”左佑喊。

    苏昭伸手去试这男子的鼻息。

    玉小小看左佑。

    左佑说:“苏昭的三哥叫苏晏。”

    玉小小说:“你逗我呢?除了苏大哥,阿昭的哥哥们不都死了吗?”

    左佑说:“我没见过苏晏,苏昭刚才不喊人三哥的吗?”

    二狗子说:“对啊,公主,刚才陛下喊三哥来着的。”

    玉小小拽一下苏昭的袖子,说:“他真是你三哥?”

    苏昭说:“这样子没错。”

    “样子,”玉小小嘀咕了一句,伸手就揪棺中男子的脸,然后发现这人的长相不是伪装的。

    左佑想想还是不放心,问苏昭说:“你三哥身上有什么记号没有?胎记,伤疤什么的?”

    苏昭还没说话,玉小小就把男子身上的破毯子掀了。

    男子**着的身体瘦骨嶙峋,剥了皮直接能做标本。

    二狗子就叫:“他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玉小小把男子的身体扫了一眼,伤口都陈年旧伤,苏家的男子跟顾家一样,都是为将的人,身上有伤疤很正常。扭头看看眼中闪烁泪光的苏昭,玉小小觉得这人是苏昭他三哥的靠谱性99.9%。

    左佑这时小声跟玉小小说:“我看他张着嘴就是出不了声,这人哑了?”

    玉小小掰开这男子的嘴看看,舌头完好,又摸出医药包,从里面拿了一个压舌板出来,压住了这男子的舌头,看喉咙,“他的嗓子也没问题,说不出话出应该是没力气,”玉小小说着话摸了摸这男子的肚子,这肚子一摸就是没食的模样。

    “那喂他先吃点什么?”左佑问。

    玉小小把自己的麦芽糖拿了出来,跟二狗子说:“狗子再辛苦你一下,冲碗糖水来。”

    “是,”二狗子拎着装麦芽糖的布袋子,再一次跑了出去。

    “苏三哥,”玉小小冲男子喊。

    男子的头微微动了动,眼睛朝下看。

    玉小小伸手就把又退后了的苏昭拉了到跟前,说:“苏三哥,他是苏昭,你好好看看他。”

    男子目不转晴地看着苏昭。

    苏昭僵立在棺前,怀疑自己在做梦,却也知道这不是做梦。

    左佑说:“苏昭,他真是苏晏?”

    苏昭说:“是。”这张脸,这一身的伤疤,他都记得,特别是这人大腿上的烧伤疤痕,这是小时候,他调皮弄翻了父亲书桌上的烛台,三哥为了护他,用身子挡住了烛台,结果烛台掉在了三哥的腿上,这伤疤就是这么留下的。

    玉小小说:“是就行,这是好事啊!”

    左佑也点头,同胞兄长还活在人间,这再怎么想,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