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85接受命运审判的时刻
    苏昭伸手摸摸苏晏的脸,他惊喜于兄长的还在人世,可是兄长如今的模样又让他如何不愤怒?

    “那什么我和左右先出去,”玉小小跟苏昭说:“你和苏三哥说说话,他身体不好,你们都别太激动,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ranwen w?w w?. r?a?n?w?e n `o?rg”

    苏昭点了点头。

    玉小小和左佑走出了这间屋子,公主殿下出了屋就把屋门关上了。屋门将将关上的时候,一阵被压抑着的痛哭声,从屋里传了出来。

    左佑走到了廊下的台阶上一屁股坐下了,说了句:“这***也是莫问干的事儿?”

    玉小小没有听别人痛哭的癖好,走过来,坐在了左佑的身边,说:“指定是那个死秃啊,我去,没想到我们找着苏昭他三哥了。”

    左佑说:“当年他们苏家父子四人明明战死沙场了啊!”

    玉小小说:“我顾老爹当年还死了呢,现在不也活着吗?事情一定是这样的,我不用想都知道。”

    左佑说:“是什么样的?”

    玉小小说:“当年的那场仗,死秃一定插手了,他把苏三哥抓走了,不是说阿昭的爹和哥哥们都是尸骨无存吗?卧了个大槽的!”话说到这里,玉小小从台阶上跳了起来。

    左佑倒没被玉小小的一惊一乍吓到,仰头看着玉小小说:“又怎么了?”

    玉小小又坐下了来,跟左佑探讨道:“都没有尸体,你说除了苏三哥,苏老爹,还有苏二哥,苏四哥是不是都活着呢?”

    左佑的头皮一阵发麻,庭院里的冷风似乎吹进了他的骨缝里,让他周身冰凉。

    “艾玛!”玉小小又跳了起来,一脚踹开屋门就冲进了屋。

    左佑想着屋里有四具石棺,骂了一声娘,从台阶上跳起来,也往屋里冲。

    苏昭脸上挂着泪水,呆呆地看着疯了一样,冲进屋里的两个人。

    左佑还真没有见过苏昭这么呆的模样,但这会儿左大元帅也没心情理会苏昭的失态了,跟苏昭喊道:“当年你父兄的尸体都没有找到,我听说就只找回了他们的盔甲?”

    苏昭呆愣愣地点头。

    左佑说:“那你三哥活着,那三个说不定也活着啊!”

    左佑这话,一语惊醒梦中人,苏昭猛地转身看向了正扒着铜钱对花纹的玉小小。

    玉小小说:“别急,阿昭你答应我会冷静的。看苏三哥这个样子,苏老爹他们要也在棺材里,情况也不会好,这个时候你要扛住。”

    苏昭将眼中,脸上的泪水抹去,深吸了几口仍是散发着臭馊味的空气,冲玉小小点了点头。

    玉小小也深吸了一口气,她是个希望自己的小伙伴都能幸福的人,所以这会儿玉小小就希望剩下的这三具叹息棺里,躺着苏老爹还有苏二哥和苏四哥。

    左佑鼓着腮帮子长吁了一口气,左大元帅这会儿也希望苏家父子五人可以团聚,这是再好不过的事,只是左佑不是天真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左大元帅明白,有些事你可以抱有希望,但不可以强求。

    玉小小把开棺的铜钱钥匙都对应好了,跟苏昭说:“我开了。”

    苏昭说:“劳烦公主了。”

    玉小小面瘫着脸,很郑重地冲苏昭点了点头,感觉接受命运审判的时刻到了。

    三具石棺的棺盖被玉小小飞快地推开。

    厚重的石棺盖砸在地上,将屋中的灰尘又一次激起,阳光从窗口照进屋中,这些灰尘就飞扬在阳光里,染着金色的光芒。

    屋子里很安静,玉小小和左佑都屏住了呼吸。

    苏昭站在阳光里,金色的灰尘在他的头顶跳着不知名的舞蹈,阳光的颜色将这个一向清冷的人,渲染出了暖意。苏昭伸手,去触碰棺中的人

    玉小小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大概有那么十来分钟吧,她看见泪水又一次从苏昭的眼中流出,但苏昭同时也在笑。

    玉小小有些跳动失常的心脏又恢复正常了,苏昭的这个眼泪,她明白,这叫喜极而泣,她家小顾和顾大哥在苗地里看见顾老爹的时候,也是这么流眼泪的。

    左佑绷着的神经也放松下来,先前太过全神贯,这会儿一放松,左大元帅就想找个地方坐下缓缓。屋里除了四具叹息棺,没有别的东西,所以左佑依墙坐到了地上,看着苏昭边哭边笑,左佑也咧嘴笑了起来,他为苏昭高兴,同时自己也开心。

    玉小小走到了苏昭的身边,问道:“我先替他们把胡子剃掉,你再看看?”

    苏昭点头。

    玉小小看一眼最后被自己打开的石棺,这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女人,这让玉小小有些失望,但下一秒玉小小就收起了自己的失望,救谁不是救呢?

    匕首被玉小小舞出了花来,两个跟苏晏一样被关在石棺中的男子,很快就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都是骨瘦如柴,但都知道盯着苏昭看。

    苏昭指着棺中的男子跟玉小小说:“这是我二哥,这是我四哥。”

    玉小小跟着苏昭的手指认人,比起苏晏的四肢俱全,苏二哥少了一只右手,而苏四哥的一只左眼整个缺失,眼眶是一个发黑结疤的深洞。

    “刚才我让你认苏三哥,不剃胡子你认不出来,”玉小小跟苏昭说:“这会儿胡子没剃呢,你就认出苏二哥和苏四哥来了?”

    苏昭轻声道:“心里想着人,我自然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坐在地上的左佑这会儿感觉自己缓过来了,站起身走到了石棺前,看看相邻放着的两具叹息棺,说:“苏亘,苏晫?”

    苏昭又点了点头。

    玉小小就眨巴了一下眼睛,反正这三位的名字具体是哪个字,她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我去给他们打点热水来,”这会儿二狗子不在,左佑自告奋勇地干活去了,临走前,也没忘了,把自己今天身上穿着的御寒披风塞到苏昭的手里。

    “你也别怕,”玉小小安慰棺中的女子:“我不是永生寺的人,我叫玉玲珑,奉天人,你现在安全了。”

    苏昭这会儿没心力去关心一个陌生的女子,他解下了自己的披风,外衫,给自己的三个哥哥一人盖了一件。

    那边棺中的女子看着玉小小大哭了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谢谢亲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