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87苏昭的心情,公主的思维
    亲爱的用户你好,你所观看的小说重生之悍妻来自p://.k./hml/34/34981/,观看下一章请百度下小說ೝ。?ranwe?n? w?w?w?.?r?a?n?w?en`org

    “没事的,不会再有事了。b. ”

    苏昭跟自己失而复得的三个兄长,反复说着这句话,除此之外,表情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的苏昭,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他的脑子一边有漫天的烟在明灭交替,整个夜空都繁似锦,一边是滔天的怒火,要将他吞噬,近而吞噬他的整个世界。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激烈碰撞之下,苏昭陷入一种想就此疯狂,又不敢就这么崩溃的心境里,无法自拔。

    玉小小对安慰人这个活计天生不在行,看看苏昭,又看看苏昭的哥哥们,公主殿下纠结了半天,也没能再说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二狗子这时问连喝了两杯水的女子:“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玉小小忙就转身看着二狗子说:“狗子,你身上带着吃的?”

    二狗子摇头,他陪苏昭出来,身上要带什么吃的?

    玉小小在自己的兜里摸了摸,拿了半袋蚕豆出来,问女子说:“我这里有蚕豆,你要吃点吗?”

    女子看着玉小小,有些发傻,这蚕豆不是一般的煮蚕豆,是可以拿来磨牙用的铁蚕豆,她现在都快不成人形了,这位让她嚼铁蚕豆?

    玉小小看女子不说话,松了一口气,把蚕豆又放回兜里了,不吃最好啊。

    二狗子打量着女子,问了句:“你是谁啊?”

    玉小小听二狗子这么一问,想起来了,忙活了半天,她还不知道这位是谁呢,“对啊,你是哪位啊?”玉小小也问这女子道:“莫问为什么要抓你?”

    女子低声道:“妾身吴氏。x小说下载p://.x.m/

    玉小小……,你光告诉我你姓吴有什么意义?

    二狗子凑到玉小小的跟前,小声嘀咕:“我们能知道她的闺名吗?”女子闺名,家中亲人、丈夫可知,外人不可知,除非像玉小小这样,堂堂公主,人人知道奉天的长公主叫玉玲珑。

    玉小小用深呼吸法让自己冷静,这人被莫问折磨就已经很苦逼了,再被她吓到,那这人就整个一杯具了,“吴,”玉小小看着这女子声音很平静地问道:“那你叫什么呢?”

    吴氏看着二狗子,欲言又止,让玉小小知道也就算了,这是个姑娘,让二狗子这么一个陌生少年知道她的闺名,这个不可以。

    二狗子看吴氏望着自己,就挠头道:“我不认识你啊。”

    “对,”玉小小说:“看年纪,他也不可能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要不他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

    二狗子跟玉小小说:“我大哥说了,我是孤儿。”

    “那她这么看着你干什么?”玉小小说着话看了这女子一眼,突然觉得自己真相了,压低了声音问这女子道:“你这是看上他了?有眼光,我们狗子的个人条件还是很不错的,有房,有固定职业,还有……”

    “妾身没有这个意思!”女子先是傻傻地听玉小小说话,反应过来这位恩人在说什么后,女子尖声叫了起来。

    二狗子也不乐意,跟玉小小嫌弃道:“她年纪看着比我大很多。”

    “闭嘴,”玉小小把二狗子往苏昭那里推,说:“我跟熊熊他们商量过了,你就得找个比你大的,找个比你小的,你俩的日子怎么过?”

    二狗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

    苏昭听着这二位嘀嘀咕咕的说话,问了句:“为什么找个年纪小的,狗子就不能过日子了?”

    玉小小说:“他自己都要人照顾呢,他还怎么照顾他的小媳妇?”

    二狗子难得冲玉小小回了一句嘴:“那公主你也比驸马爷小。”

    “可是我能照顾小顾,我还能宠他,你上哪里再找一个我这样的去?”玉小小很理直气壮地问二狗子。

    二狗子挠头,公主这话说的对啊。

    “你别打岔,”玉小小把二狗子往旁边赶,看向了半坐在棺中的吴氏,说:“咱们继续呃,那你是什么个想法?”

    吴氏直眉愣眼地看着玉小小,问了句:“你真的是玉玲珑,奉天的长公主殿下?”

    玉小小说:“是啊,我不跟你自我介绍过了吗?怎么,你以前见过我?”

    吴氏摇头说:“没,没见过。”

    “哦,那好吧,”玉小小说:“我们狗子的条件,我再跟你说一遍好了,我们……”

    “不,不用,”吴氏说:“我嫁人了。”

    玉小小(#‵′),说了半天白费劲,嫁人了你不早说?!(那也得你给人机会说啊!)

    二狗子整个人放松下来了,不用他娶这个吴氏就好了啊。(你怎么不问问,人愿不愿意嫁你呢?-_-)

    “吴氏,”苏昭这时道:“我听过傅家大公子的妻子娘家姓吴,你是傅吴氏?”

    吴氏看看苏昭,点了一下头。

    玉小小和二狗子的嘴角同时一耷拉,原来是傅博远的媳妇,那货不久前还想弄死他们所有人呢,这个吴氏,两个人站在不同的方位又打量了吴氏一眼,想法出奇的一致,看不顺眼。

    苏昭一点一点地喂四哥苏晫喝麦芽水,一边问吴氏道:“你与傅博远生有一子,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吴氏想起她与傅博远的独子,又哭了起来,道:“他在永生寺。”

    吴氏的悲伤没有打动苏昭,苏昭仍是小心翼翼地喂自家四哥喝水,问吴氏道:“你在永生寺还见过别的囚徒吗?”

    吴氏摇头,想起来苏昭没有看她这里,便又说了一句:“没有。”

    玉小小问道:“那傅博远知道你在奉京城吗?”

    吴氏说:“妾身不知。”

    “我的天,”玉小小说:“那你知道什么呢?”

    吴氏说不出话来,她被关在石棺中,长时间不见天日,没疯就已经是幸运了,乍一见玉小小就痛哭,那也完全是生理性的冲动,控制不住。

    玉小小说:“什么也不知道?”

    吴氏点了点。

    玉小小无奈了,只得说了一句:“莫问这个死秃真的很该死哈。”

    吴氏夫人泪如雨下,又点了点头。

    “别哭了,”玉小小把自己的手帕给吴氏了,想想还是把蚕豆拿了出来,塞给吴氏夫人说:“吃点东西,心情就能好点,傅博远就在奉京城呢,一会儿我带你去见他。”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