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89苏昭的感激和自责
    “阿昭的二哥,三哥,四哥,”玉小小按兄弟排行,把苏亘三人介绍给顾星朗。?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苏昭感激道:“这全仰仗公主。”

    “不客气,”玉小小对苏昭还是关心的,所以动脑子想了一句挺文艺的话,说:“这是命运的安排嘛。”

    苏昭……

    知道自己的媳妇又干成了一件大事,只是顾星朗再也没想到,他媳妇能把苏昭的三位兄长给救了,所以就算之前有心理准备了,知道了真相的顾三少还是傻眼了,震惊了,觉得自己好像又看见新世界了!

    苏昭命二狗子把吴氏夫人搀扶出去。

    “小顾,你和大哥的戏演得怎么样了?”玉小小等吴氏出去了,就问顾星朗。

    顾星朗说:“地灵来了,所以我杀了王风擎,还有无名派来试探我的两个手下。”

    苏昭说:“那府门前的禁卫军?”

    “吓跑了,”顾星朗说。

    玉小小说:“地灵原来去了我们家啊,我也去了他家一回,然后呢,”玉小小跟顾星朗说自己为什么要看那张茶几:“我就想着,没理由永生寺的人审美观还不如我,对不?”

    顾星朗说:“那茶几背面有花纹吗?”

    玉小小撇了撇嘴,说:“事实证明永生寺那帮人的审美观是还不如我,茶几背面没有花纹哦。”

    顾星朗说:“这样?也许那茶几不是原先的,被换过了。”

    玉小小听了一愣,想了想,说:“对,也有这个可能。对了小顾,我看屋里那张太师椅能值几个钱的样子。”

    顾星朗说:“是什么样的?”

    玉小小说:“刻着一个老头和一只鹿,老头的手里还捧着一个大桃子,他的脑袋……”

    “公主,”苏昭听这二位说话,终于听不下去了,说了半天,不是椅子就是茶几,一句重点没说到!

    “啊?”玉小小被苏昭一喊,没再往下说了,看向了苏昭说:“怎么了?”

    苏昭想叹气又忍了,跟顾星朗把事情说了一遍。

    “一叶,”顾星朗念一遍这个名字,摇头道:“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玉小小说:“他是莫问偷偷养的,我们不知道这人的存在很正常。”

    “做的好,”顾星朗拉一下玉小小的手。

    玉小小挺挺小胸脯,妥妥的救世主的人品!

    顾星朗又看石棺里的苏家兄弟,这三位瘦成一把骨头的模样,让顾星朗的心里不好受,不过顾三少还是安慰苏昭道:“我父亲那样都能慢慢地养好,我想三位兄长应该也不会有事的。”

    “是噻,”玉小小点头表示赞同。

    苏昭双眼发热的厉害,这个人自顾不暇了,还能有心来安慰他……

    棺中的苏晏这时“啊啊”的叫了一声。

    玉小小三个人忙走到了苏晏躺着的叹息棺前,苏晏的目光找到苏昭后,就不动了。

    苏昭伸手进棺,握住了三哥的手,急声道:“三哥,你想跟我说什么?”

    苏晏的嘴巴张合着,发出一些没意义的象声词,就是说不出话来。

    玉小小看苏晏无血色的脸憋得发青了,忙隔着左佑的披风轻轻拍一下苏晏,说:“苏三哥,你现在不能说话,那咱们就不说话好了,我问你答,是就眨一下眼睛,不是就眨两下眼睛,你看这样行不?”

    苏晏看着苏昭。

    苏昭说:“三哥,公主我们苏家的救命恩人。”

    苏晏过了半天,才冲玉小小眨了一下眼睛。

    “那我们就眨眼睛,”玉小小说着话就歪脑袋想,然后问苏昭和顾星朗:“我先问什么?”

    苏昭和顾星朗……,不知道问什么,你说得这么底气十足的?

    玉小小一拍脑袋,说:“对,那什么,苏三哥,苏老爹还活着?”

    苏昭听见玉小小问这个问题,脑子里就嗡了一声,随即苏昭就死盯着自家三哥的双眼看了。

    苏晏的脑子反应很慢,听了玉小小的话后,过了很久都没有反应。

    “你别急,”玉小小让苏昭不要急,“苏三哥这会儿脑子转不快,你让苏三哥慢慢想。”

    苏昭心急火燎,却也只能站着耐心等。

    苏晏终于是眨了一下眼睛。

    哈利路亚。

    玉小小打了一个响指,眉眼弯弯地跟苏昭说:“我就知道!”

    顾星朗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跟苏昭说:“陛下,恭喜你了。”

    苏昭又想哭了。

    玉小小两只手扒在石棺壁上,问苏晏说:“苏三哥,苏老爹人活着就好,那他被莫问关在永生寺?”

    苏晏仍是想玉小小的问话想了很久,然后眨一下眼睛。

    “小顾,”玉小小扭头就跟顾星朗:“看来你的任务又多了一个,你去了永生寺,得想办法找到苏老爹。”

    顾星朗点头说:“我知道。”

    苏昭想跟玉小小和顾星朗说不用,他们演这么一出大戏,将顾星朗送进永生寺,等于是将顾星朗置于险地,顾星朗时时刻刻,如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他还让顾星朗再去找他的父亲?父亲的命是命,顾星朗的命就不是命?只是苏昭这会儿像是被什么人用针线将嘴缝上了,他开不了口,说不出星朗你不要去找我父亲的话来。

    苏昭看不起自己。

    玉小小专心致致地想下一个问题,没顾上看苏昭,公主殿下自然也就不可能发现苏昭情绪不对。

    顾星朗看着苏昭,见苏昭扒在石棺壁上的手都在颤抖了,顾三少伸手拍了一下苏昭的手背,低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苏昭扭头看顾星朗。

    顾星朗说:“我去就是打探消息的,知道苏伯父在哪里,我们就好救他了。”

    苏昭喉咙哽滑,没能说出话来。

    玉小小这个时候问苏晏说:“那苏老爹是不是也被关在这种叹息棺里?”

    过了很久,苏晏连眨了两下眼睛,玉小小的问题,让苏晏想起了他们父子被囚侵在永生寺的日子,苏三公子的身体条件反射般地剧烈痉挛起来。

    玉小小一看苏晏痉挛了,忙伸手去扳苏晏的脚。

    苏昭吓坏了,高声问玉小小:“他怎么了?”

    “没事,”玉小小说:“小顾你看着点他的嘴,别让他咬了舌头。”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