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95圣上说,多行不义必自毙
    玉小小挺着腰板,坐姿端正地看着自己对面并排放着的三张床榻,以及围在床榻前的太医们,一个前世的谜团解开了,玉小小的感觉只有愤怒。?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小顾惨死,苏昭失去了双腿,面前这三位苏家兄长,前世里会有什么好的结局吗?一个人的野心,凭什么要牺牲别人的性命和一生来满足?

    从末世,那个人类集体救生的世界活过来的玉小小,这辈子也无法理解这样的事。

    闺女的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这让贤宗不自觉地也坐直了身体。

    “莫问一定得死,”玉小小跟贤宗说。

    贤宗说:“是,这个人该死。”

    玉小小又不说话了。

    贤宗小声问:“你在生气?”

    玉小小看向了贤宗。

    贤宗身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如同一只炸了毛的大猫。

    “我会保护你的,”玉小小跟贤宗认真道:“莫问这个死秃,我一定弄死他。”

    贤宗张了张嘴,他的这个闺女为人处事不着调,但有的时候却意外的又让你感觉可以依靠,“父皇相信你,”贤宗跟玉小小说:“事情决定做了,我们就要对自己有信心,多行不义必自毙,莫问此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玉小小捏着自己的拳头,不管上辈子如何,反正这辈子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所以到了最后,哭泣的那个人一定会是莫问,公主殿下跟自己说,对滴,这个一定就是最后的剧情!

    太医正这时走到了贤宗和玉小小的面前。

    “他们的病情如何?”贤宗不等太医正给自己行礼,就开口问道。

    太医正低声道:“圣上,这三人的生机基本已经耗尽。”

    贤宗皱眉说:“必死无疑?”

    太医正张嘴要说话的时候,玉小小哼哼了一声,说:“医正大人,说话之前最好再想想。”

    太医正大人看公主殿下,这是什么意思?他要是说这三个人必死无疑,这位是不是准备弄死他?

    贤宗说:“对,你想想再说。”

    太医正泪了,人又不是他害的,凭什么这父女二人都要弄死他?天理呢?

    “现在说吧,”贤宗跟太医正道。

    太医正说:“圣上,公主,如今之计,只能是臣等尽人事,他们听天命了。”

    玉小小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说:“我去,大人你欺负我读书少吗?尽人事听天命,这不就是等死的意思吗?!”

    太医正这个时候只能豁出去了,打包票说这三位一定能活,那估计他死的更快,谁知道这三位能不能活过今天?

    “我回家一趟,”玉小小跟贤宗说,她还是回去拿她的葡萄糖,还有那些消炎药吧,太医指望不上,她就只能指望自己了。

    贤宗喊:“这个时候你回什么家?”

    玉小小从窗户跳出去了,头也不回地跑了。

    太医正看看坐椅子上,瞪眼看窗口的贤宗,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圣上,您看?”

    贤宗说:“朕有的时候,对你们是真的绝望。”

    太医正……,他真想跟圣上强调一句,这三人不是被他们害成这样的好不好!

    贤宗说:“开药啊,人还喘着气呢,你们能不救吗?就算是死马你们也得给朕当成活马医了!”

    太医正领旨说:“臣遵旨。”

    贤宗说:“你别怨朕事先没跟你说,这三个是公主的小伙伴,就是朋友。”

    太医正点头,他知道小伙伴的意思,反正驸马爷都不在意,他管得着公主殿下有多少小伙伴吗?

    贤宗说:“你们救不了人,公主要想干点什么,朕想拦也拦不住,你们自己想想吧。”

    太医正(#‵′)凸,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有在宫门当值的太监总管这时跑来报贤宗,左佑在宫门前求见。

    苏易是被传就要重伤不治的人,不能在人前露面,所以明明左佑去护国寺接的人就是苏易,但这会儿求见贤宗的,只能是左佑一人。

    贤宗看看眼前的三张床榻,跟这太监总管说:“你跟左大元帅说,慢点走,最好去哪个花园逛一圈再来见朕。”

    太监总管听呆了,圣上见外臣,还能让人先逛个花园再来的?

    贤宗说:“你悄声跟左佑说就行,朕现在不想见人。”

    太监总管说:“圣,圣上,您……”

    “朕现在烦着呢!”贤宗叫了一嗓子。

    太监总管吓得不敢再多说,在偏殿门前嗑头行礼后,就退出了廊下。

    贤宗又看太医正,“你还站这儿?”

    太医正忙去跟太医们商量开药方的事了。

    贤宗又喊了一个暗卫出来,说:“你去找人,打水,给他们擦洗一下,要快。”

    暗卫领旨跑出了偏殿,想想就感觉很囧,他们哥几个现在还能算是暗卫了吗?天天干跑腿的活,有暗卫天天在人前跑来跑去的吗?

    贤宗抱着脑袋坐椅子上犯愁,愁死他了!

    玉小小在宫门的城楼上看见了左佑,飞身就下了城楼。

    守宫门的禁卫军们……,这位永远在无视他们中。

    左佑看见玉小小,忙就小声道:“怎么样了?”

    玉小小看苏易不在左佑的附近,就冲左佑摇了摇头,说:“很不好。”

    左佑低头跺了跺脚,指一指停自己身后十来米处的马车,说:“人在里面。”

    玉小小说:“你怎么跟苏大哥说的啊?”

    左佑说:“我没敢说啊!”

    “啥?”玉小小睁大了眼睛。

    左佑说:“苏易瘫了十几年的人,我一说这事,万一他一激动出点啥事怎么办?我跟前又没个大夫!”

    玉小小嘴角抽抽,说:“所以你觉得让他突然看见那三位,他就不会激动了?”

    左佑很理直气壮地道:“那不一样,宫里有太医啊。”

    玉小小撇嘴,她现在对太医很绝望。(你爹也是这个想法哟!)

    “要不,你去跟他说?”左佑跟玉小小提议道:“你是个大夫啊。”

    玉小小白了左佑一眼,说:“我说了,我就治外伤在行!”

    “总归他晕了你能把他救过来啊,”左佑说:“我看见他,我看见他的样子我就说不出话来啊!”

    “啧,”玉小小看着左佑咂了一下嘴,说:“你的心肠什么时候这么软了?弄死小皇帝的时候,你是不是得难过死了?”

    左佑x﹏x,求别打脸!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