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97公主说,烈女怕缠郎
    "" ="('')" ="">

    贤宗微微弯了腰,将双手搭在了苏易的肩头,看着苏易的眼睛,道:“左佑和玲珑怕你受不住,不敢跟你说,不过朕不信你受不住,你是苏家的长子,你得照顾父亲和弟弟们。火然?文 ??? w?w?w?.ranwen`org ..苏英现在还被囚禁在永生寺,苏亘他们的身体情况很不好,你能受得住,朕就让你去见他们,现在你告诉朕,你能不能受得住?”

    苏易被贤宗的话弄得不知所措。

    贤宗也不催苏易,苏易这情况,就跟迎面被人一顿痛击暴打一样,有几个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迅速回神的?他闺女可能行,只是他闺女那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过了那么一盏茶的工夫,苏易问贤宗:“世叔,你没有骗我?”

    “朕怎么能在这事上骗你?”贤宗一脸的严肃。

    苏易本能地做一个想从轮椅上起身的动作,结果努力了,他的身体仍只是在轮椅上瘫软着,反应过来自己如今只是一个废人后,苏易突然之间就绝望了,他这样怎么当得起苏家长子?

    贤宗却是看着苏易撑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笑道:“你现在自己能拿茶杯喝水了,朕心甚慰啊,”说着话,贤宗抬手拍一下苏易的手,“轻行,玲珑跟朕说了,你的情况会慢慢变得好的,现在你们父子五人都还有命活着,这是好事。”

    苏易说:“世叔,我这样……”

    “你这样怎么了?”贤宗打断了苏易的话,道:“你活着,苏昭才能有个念想,现在苏亘那三个情况不好,你就得做他们的主心骨,你受不住,那他们怎么办?”

    左佑觉得贤宗这话多少有点不讲理,苏易一个瘫在床上的人,他要怎么照顾别人?

    “来,”贤宗跟苏易说:“告诉朕,你受不受得住?”

    苏易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贤宗很欣慰地点头道:“当年你能经受他们的死,那如今他们对你而言失而复得,你应该高兴才是。”

    贤宗推着苏易往偏殿走。

    到了台阶下时,两个暗卫出现,将苏易抬上了台阶,推开了关着的偏殿殿门。

    左佑站在殿门内,没再让暗卫动手,他自己一个人将苏易坐着的轮椅抬过了高高的门槛,左大元帅跟苏易说:“苏大哥,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苏易看着左佑勉强笑了一下,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么。

    左佑看贤宗,这感觉还是不行啊,苏易的脸上一点血色都看不见了。

    贤宗跟左佑说:“你推轻行去看看苏亘他们。”这事,老天爷不会管你苏易能不能受得住的,父亲和弟弟活着受累,你狠不下心把人杀死,让他们解脱,那你就得陪着一起受罪。贤宗看着苏易的背影轻轻叹口气,这个时候,唯一能安慰人的借口就是,人总算活着。

    左佑将苏易推到了床榻前,苏亘三人脸上的胡子被玉小小剃干净了,也被奉天的太监们小心翼翼地擦洗过,这会儿他们穿着干净的内衫,睡在松软的被褥之间。左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这比苏亘他们半人半鬼地睡在叹息棺里,让人的心里能好受点了。

    虽然面前的三个人已经瘦脱了形,但苏易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弟弟们来,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苏易大张了嘴,也没能发出声音来。

    贤宗走上前说:“太医给他们喂了些汤药,轻行你陪他们坐一会儿,朕御房那里还有国事,朕过一会儿再来。”

    苏易看向了贤宗,仍是说不出话来。

    “左大元师,朕有话要问你,你跟朕来吧,”贤宗临走还不忘叫左佑跟自己一起走。

    左佑忙就跟着贤宗走出了偏殿,跟贤宗小声道:“世叔,我这人就恨看人生离死别。”

    贤宗说:“他们这也不算是生离死别吧?”

    左佑说:“久别重逢,劫后余生什么的,我也不爱看。”

    贤宗瞥了左佑一眼,这人看着高高壮壮的,感情还这么细巧呢?

    左佑竖着耳朵听偏殿里的动静,跟贤宗说:“哭了!”

    贤宗坐在了走廊的栏杆上,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三个弟弟失而复得,苏易不哭上一场,这才叫见鬼吧?

    玉小小这个时候,扛着医药箱站在贤宗的身后,喊了一声:“爹啊。”

    突然就冒出来的这声喊,把贤宗又惊着了,圣上身子往后一仰,眼看着就要倒。

    “世叔!”左佑赶上前一步,把贤宗给拉住了,关心地问道:“世叔你没事吧?”

    贤宗脸色发白地回头找人。

    玉小小这个时候却已经扛着医药箱到了偏殿门前,听听殿里的动静,扭头跟贤宗说:“还在哭呢?”

    贤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你想发火,惹你发火的人却一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那这火发得还有什么意义呢?

    “苏大哥刚进去,”左佑轻声跟玉小小道。

    玉小小说:“哦,那就再让他哭会儿吧,”走到贤宗跟前,玉小小把医药箱子往地上的一放,问贤宗说:“太医有什么说法没有?”

    贤宗说:“他们尽力。”

    “还是等死的意思吗?”玉小小问。

    贤宗这个时候又为太医说话了,道:“这事你也不能怪太医,莫问的手段,搁谁身上那都是死多活少,我们现在只能是尽力,其他的就得看命,你不认也不行。”

    玉小小扭头看左佑。

    左佑很想站在玉小小这一边,可是他总不能昧着良心,坑死奉天的太医们吧?

    贤宗说:“你就回了一趟家?”他闺女这一回回来的有些慢。

    玉小小坐在贤宗的身边,道:“还去了一趟无名楼。”

    贤宗马上就问:“地灵那个老家伙怎么说?”

    “他要等,”玉小小说:“说我们是不是故意抓的一叶,看一会儿官兵去不去无名数就是知道了,对了,一叶呢?”

    贤宗说:“无欢和枫林在慎刑司审他。”

    玉小小说:“他们知道这是他们的小师弟吗?”

    贤宗摇头道:“不知道。”

    玉小小就又说:“这样啊,现在无欢大哥跟文枫林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啊,都能一起审犯人了,这就是烈女怕缠郞啊。”

    贤宗抬手就往玉小小的脑袋上拍,不会说人话,你能不能就闭嘴不说话?!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