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00刑室里的逼供
    门在顾星朗的身后,被暗卫小哥关上,“呯”的一声响。?火然文???  w?w?w?.?ranwen`org慎刑司的人都退到长廊外,垂首站立。

    顾星朗径直走到了无欢国师和枫林少师的面前,抱拳行了一礼。

    无欢国师说:“你怎么来了?”

    顾星朗看向了被锁在刑架上的一叶,道:“无欢大哥,我来看看他。”

    枫林少师兴致不高地道:“这家伙嘴很硬,一开始甚至不承认他是莫问的弟子。”

    顾星朗问:“那他是怎么承认的?”

    枫林少师笑容讥讽道:“打了一顿后,他倒是承认他是莫问的弟子了,不过其他的,他只求速死,什么也不愿说了。”

    “顾星朗,你是顾星朗?”一叶这时认出了,这个站着跟无欢国师和枫林少师说话的暗卫是谁来了,声音有些惊愕道:“你怎么?”

    顾星朗看着一叶。

    能做莫问弟子的人都不会是蠢人,一叶瞬间便明白了,什么顾星朗滥杀,景陌求娶玲珑公主,这都是假的,这帮人在演戏,在算计他师父!

    “他知道后山的地形吗?”顾星朗问枫林少师。

    枫林少师摇头,说:“我没有在永生寺见过他。”

    顾星朗想着自个儿媳妇的话,强忍着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这货在永生寺就是个摆件吧?

    “顾星朗,”一叶这时奋力抬了头,跟顾星朗道:“你知道永生寺是什么地方吗?”

    无欢国师抬手一道气劲,将一叶打得口鼻出血。

    枫林少师低声道:“这人嘴硬,可若是刑罚重了,将他打死,是不是也不太好?”

    顾星朗看着一叶道:“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知道后山的地形吗?”

    “什么后山?”一叶嘴角溢血,却仍是一脸冷笑地对着顾星朗道:“话都问不明白,你也妄想能欺瞒过我师父?”

    顾星朗看着一叶没说话。

    枫林少师说:“你真的不怕死?”

    一叶说:“我今天在这里看见顾星朗,你们还会留我性命吗?枫林,你别当我与你一样的蠢。”

    枫林少师想起身,被无欢国师按住了。

    刑房里一时间没有了声响。

    “啪——”

    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在刑房里响起,很轻的一声。

    一叶先以为只是屋顶的渗水滴落在地,直到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爬到了他的脚上。有一道三指粗的铁链套在一叶的脖子上,这让一叶抬头不易,只是低头却不受影响,感觉到不对,一叶忙就低头看自己的脚。

    一只白胖的蛊虫爬过一叶光着的脚到了一叶的小腿上。

    一叶面色惊惶地看着这只虫子,身为莫问的弟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一叶当即就大喊了起来:“蛊?!”

    无欢国师和枫林少师也看着这只蛊虫,神情莫名。

    一叶拼命地挣扎起来,中蛊之人的惨状他见多了,他不想变成那样。

    铁链在一叶的挣扎之下,哗哗作响,弄得顶高屋阔的刑室里回声阵阵,格外的剌耳。

    枫林少师这时道:“你画出后山的地形图,我们可以饶你一命。”

    “师父不会放过你的!”一叶神情凶恶地看向枫林少师,大声叫嚷道:“你们都得死!”

    “不用跟他多费口舌了,”无欢国师声音冰冷地道:“让星朗定他的生死好了。”

    “不要,”一叶听了无欢国师这话,又显得惊慌起来,叫道:“将蛊虫拿开,有本事你们直接杀了我!”

    枫林少师说:“你怕莫问?你不会是也有什么把柄在他的手里,所以你宁死也不肯叛他?”

    “别,我不想中蛊,”一叶的气势在蛊虫爬到他的胸口之后,又弱了几分,道:“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枫林少师好笑道:“你现在才说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一叶开始一门心思地求死,怒骂和哀求混在一起,枫林少师想,这家伙也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蛊虫爬到了一叶的脸上。

    一叶这时惨叫了一声。

    无欢国师和枫林少师愕然看见,一只蛊虫从一叶的左眼探出头来。

    “我就知道,”枫林少师喃喃地道:“莫问怎么可能对他全无防备?”

    蛊虫从一叶的眼中爬出,径直向爬到一叶脸颊的蛊虫爬去,凭着无欢国师和枫林少师的眼力,他们能看见这只蛊虫大张的嘴中,有两排堪比利刃的牙齿。

    顾星朗放出的蛊虫停了下来,猛地也张开了嘴,外形明明像是一只白胖的春蚕宝宝,可这嘴一张,两排利齿,顿时就将无害的形象破坏殆尽。

    眼看着两只蛊虫要撕咬在一起了,无欢国师赫然起身道:“星朗,不能伤这只蛊虫!你伤了它,莫问就会知道,有人可以伤他养的蛊虫!”

    枫林少师的脸色沉了沉,若是让莫问那种人知道顾星朗比他厉害,那这人还能再留顾星朗活在世上吗?养一只凶器,最后这凶器却会杀了自己,莫问只要不痴呆,就知道该做何选择。

    顾星朗也没回头看无欢国师,但那只原本已经准备拼命的蛊虫闭上了嘴,爬过一叶的鼻梁,从一叶的左脸颊爬到了右脸颊,避开了那只从一叶左眼出来的蛊虫。

    一叶这时似是昏迷了一般,一动不动。

    从一叶左眼出来的蛊虫也想往宿主的右脸颊爬,只是突然之间就像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停在了一叶的鼻梁上,头高高地向顾星朗这里昂起,纹丝不动了。

    蛊虫爬到了一叶的右眼眶下,胖乎乎的身体蠕动着,飞快地钻进了一叶的眼底。

    枫林少师看到这一幕,身体感觉有些不适了,这一幕谈不上恶心,只是看见一只活虫就这样钻入人的眼中,这感觉也绝不可能好受。

    无欢国师的脸隐在银色的面具之下,旁人看不出这位国师的表情,“星朗,你通过那只虫,能窥见一叶的脑?”无欢国师问顾星朗。

    顾星朗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知道,以前没试过。”

    顾星朗此刻说话的声听起来平直无起伏,机械感十足,与平日里的说话声完全不同。

    无欢国师点一下头,道:“那你拿他试一下也好,只是小心,不要把人弄死了。”

    “好,”顾星朗答应了无欢国师一声。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