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05顾三少说,你们不要吵了
    ?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景陌只得继续苦逼地回答玉小小的问题,“遇上危险,世族大家也是留子不留……,应该说是留子弃母的”

    玉小小又震惊了:“世族大家这么不是东西?”

    景陌莫名地就感觉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

    玉小小塞了一把炸米饼到嘴里,她得多吃点,让自己静静

    景陌问了句:“要不要喝点水?”这种小炸饼吃是很好吃,就是老这么吃,嘴不干吗?

    玉小小说:“你别说话,我想静静,哦对了,别问我静静是谁”

    景陌……

    殿外的两个人,一个坐着猛吃,一个坐着陪看,偏殿里的两个人商量起事来,就为痛苦了

    吴氏夫人坐在床头抹眼泪,知道这个时候哭没用,但她就是忍不住

    “父亲他们还好吗?”傅博远问

    吴氏夫人说:“还好,莫问没苛待我们”

    “你,”傅博远看着明显消瘦很多的妻子,小声道:“你还好吗?”

    吴氏夫人摇了摇头,问傅博远说:“相公,下面该如何是好?”

    傅博远说:“是景陌领你过来的?”

    吴氏夫人点头

    傅博远说:“他跟你说了什么?”

    吴氏夫人想想景陌方才的话,心里还是打寒战

    等听完了吴氏夫人的复述,傅博远沉默良久之后叹道:“看来我们如今进退维谷”

    吴氏夫人急道:“总要拿个章程出来的”

    傅博远突然道:“玲珑公主可有与你说什么?”

    吴氏夫人想了想她跟玉小小说的话,然后神情有些古怪地道:“公主说请我喝粥,加两个鸡蛋”

    傅博远……

    吴氏夫人双手都要绞在一起了,要哭不哭地道:“公主就跟妾身说了这个”想想看,玲珑公主跟她说的有用的话,也真就是这一句了,其他例如别怕什么的,想来也就是安慰

    傅博远一脸的愁苦,无论怎么选择,他都没办法保全所有的人

    玉小小坐花台上跟景陌嘀咕:“他们要是愿意入伙,那我就请吴氏夫人吃饭,说给两个鸡蛋就给两个鸡蛋,他们要是想跟着莫问混,哼哼,让莫问请他们吃鸡蛋”

    这种话,景陌就没法接,别说两个鸡蛋,就是两筐鸡蛋,在景陌眼里又能是多值钱的东西?

    玉小小抖抖装炸米饼的袋子,一袋子炸米饼,就剩一点碎屑了玉小小把碎屑一起倒装蛊虫的小竹筒里去了,跟里面的蛊虫说了句:“今天的食我喂过了啊”

    景陌说:“这虫子吃这个?”

    玉小小说:“吃,它什么都吃,跟狗似的”

    景陌感觉自己又接不上话了,他对小动物没什么喜好,只是狗跟蛊虫比,景陌还是觉得狗要可爱很多

    “艾玛,”玉小小看了一眼关着的殿门,跟景陌说:“吴氏夫人又开始哭了”

    景陌笑了起来,说:“公主方才不是说,要给他们时间吗?”

    “那是让他们好好商量,哭算怎么回事?”玉小小捉急道:“知道自己可能被家族放弃,那就要自救啊,哭就能解决问题了?”

    景陌摇了摇头,说:“她只能依靠傅博远”

    “靠”玉小小靠了一声

    “她跟公主不一样,”景陌头挨着玉小小轻声道:“这世上的女子,跟公主都不一样”

    玉小小说:“你干脆说我跟这个世界的人类都不一样好了,这个时候了,能说点有用的吗?我又不是今天才开始神勇无敌的”

    景陌“噗”的一笑,跟这位说话有放松心情的效果

    玉小小纠结了一下,跟景陌说:“算了,改变策略,我进去跟他们谈谈”

    景陌把玉小小一拉,说:“没用的,我们要听真话,进去就听不到了”

    玉小小又摸了袋铁蚕豆出来,问景陌:“吃吗?”

    景陌-_-

    帝宫慎刑司里,江卓君看着埋头画图的一叶,惊道:“这就是蛊人了?”

    枫林少师说:“他本来就是蛊人”

    江卓君抬头看看枫林少师和无欢国师

    顾星朗说:“他们不是蛊人”

    江卓君不是景陌和苏昭这种八面玲珑的人,听顾星朗说这二位不是蛊人,就**地说了句:“幸好”

    枫林少师回了句:“的确是万幸”

    “这说明莫问从一开始就没想重用你们,”江卓君走到了一叶的身后,边看一叶画图,边道:“所以他没费心思给你们种蛊”

    无欢国师站在一旁,还是云淡风轻,这是实话

    枫林少师跟玉小小这帮人混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后,涵养差了很多,当下就冲江卓君说:“你说话一定要这么毒吗?”

    江卓君抬眼看看枫林少师,道:“毒?我有蛊虫毒吗?哦,我都忘了,莫问给你下了毒”

    枫林少师(#‵′)凸,他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这家伙了?

    顾星朗就头疼道:“你们不要吵了”

    枫林少师冷哼道:“究竟是谁在吵?”

    江卓君声音也挺冷地道:“从头到尾,不是你一直在说话吗?”

    “你”枫林少师突然就很愤怒,别说江卓君看他不顺眼,他看江卓君也一样,没道理的,就是不顺眼

    顾星朗瞪了枫林少师一眼,说:“你不要跟小江闹了”

    江卓君看着枫林少师笑了笑,那笑容是个人看了,都觉得很欠抽

    枫林少师……,这就是亲疏远近吗?这两个人合伙对付他一个?

    江卓君跟顾星朗说:“你不问问他,莫问是不是真的伤势未愈吗?”

    顾星朗敲一下桌子

    一叶抬头看顾星朗,目光无神,嘴角边还在往外溢口水

    顾星朗说:“莫问在苗地受的伤,是不是还没有痊愈?”

    一叶说:“不知道”

    “你没看见莫问?”江卓君走到了顾星朗的身旁站下

    一叶说:“师父在闭关,不见任何人”

    “这个时候闭关,一定是不能见人了,”江卓君小声道:“看来胸前就是莫问的死**”

    枫林少师说:“若不是呢?”

    “什么?”江卓君看枫林少师

    枫林少师说:“我们能演戏,莫问就不会演戏?”

    顾星朗皱着眉,问一叶道:“莫问的身上是否有伤药的味道?”

    一叶说:“没有”

    没有伤药的味道,那莫问是真的重伤未愈,还是在演戏就难说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