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10所以我是那个贪狼?
    玉小小说走就走了,连个声都没有的,公主殿下人就走远了。?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www.geiliwx.com

    大当家看看玉小小方才坐着的位置,跟顾星朗说:“驸马爷,大少爷还说,他和二少爷这几天不能来看你了,让你自己好好的。”

    顾星朗说:“你回去告诉我大哥,我人在宫里,没什么事,让他和二哥不要担心我。”

    大当家盯着顾星朗的眼睛看了看,顾星朗的眼睛这会儿看起来完全正常。

    江卓君将食盒的盖子盖上,拎着起身道:“你们说话,我去御膳房还食盒。星朗,你一会儿还想吃这个吗?”

    顾星朗迟疑了一下,还是冲江卓君点了点头,食不知味的日子,没人会愿意过的。

    江卓君应了一声好,拎着食盒走了。

    大当家看着江卓君走远了,跟顾星朗说:“驸马爷,小江将军人还不错。”

    顾星朗说:“你回去吧。”

    大当家看看爬到了自己脚下的蛊虫,小声道:“驸马爷,其实我看大少爷那意思,他没办法出来,你有空就回顾府去一趟好了。”

    顾星朗看向了大当家。

    大当家就知道这位想不到这点的,你两个哥哥没办法来看你,你就不会去看你的两个哥子?所以说,被宠大的孩子,你就不能指望他能多善解人意!(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o(╯□╰)o)

    顾星朗说:“我回去?”

    大当家说:“您翻个墙能是多大的事?那么大个府,还找不着说悄悄话的地方?驸马爷,二少爷要在您之前走。”

    “什么?”顾星朗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

    大当家说:“二少爷要回望乡关,二少夫人说把旭小少爷留下,她跟着二少爷走,二少爷不同意,那二位为这事还吵了一架。二少夫人说了,这是说好的事,二少爷做不到,那他们这日子就不用过了。驸马爷,我才发现,二少爷夫人也是个烈性人。”

    顾星朗看着大当家,怎么他二哥夫妻俩吵嘴的事,这货都能知道?

    大当家往顾星朗的跟前又走近了几步,说:“您回去劝劝吧,二少爷心情坏透了。”

    顾星朗答应大当家道:“我知道了,我找时间回去一趟。”

    “哎,成,”大当家说:“那我就回去跟大少爷说了,驸马爷,您自个儿小心着些,嬷嬷也说了,家里您不用操心。”

    顾星朗点头。

    大当家抬脚想走了,突然又问了顾星朗一句:“驸马爷,把大将军接进宫来的事,公主作主就行了?不用问问圣上?”

    顾星朗……,他忘了。

    大当家习惯性地想挠头,伤口一疼,大当家咧了咧嘴,把挠到伤口的手又放下了,跟顾星朗打了个哈哈,说:“没事,公主要干的事,圣上就是不乐意也没用。”

    顾星朗干巴巴地说了句:“我去跟圣上请旨。”该给的尊重还是要给的。

    大当家急急忙忙地又跑走了。

    顾星朗四下里看看,又剩他一个人的香樟树林,在树下默不作声地站了一会儿后,才将脸半遮了,往御书房走去。

    慎刑司的刑房里,无欢国师睁开了双眼,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枫林少师。

    枫林少师问:“还好吗?”

    “无事,”无欢国师道:“看见江卓君,你就这么大的火气,嗯?”

    枫林少师开口就想说江卓君不好。

    无欢国师却在少师开口之前就道:“你想想好再说话,你与卓君之前没有打过交道,他何时得罪过你?”

    枫林少师是想不起来江卓君有哪里得罪过他,闷声不响了半天才说道:“是他要与我过不去。”

    “与你过不去的人很多,你怎么偏偏就容不下他?”无欢国师道:“这是何故?”

    枫林少师答不上来。

    无欢国师活动了一下身体,气息还是有些不畅,被顾星朗打了一掌的胸前也还是疼痛。

    枫林少师看无欢国师活动了一下后,身体就是一僵,便道:“还是让太医看看吧,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星朗怎么会吸你的内力?”

    无欢国师道:“我无事,星朗也不是有意要如此的,你呢?你现在有何感觉不适的地方?”

    无欢国师这一问,让枫林少师有受宠若惊的感觉,无欢这是在关心他?

    无欢国师仰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枫林少师,道:“你身上的毒已解,还有不适的地方吗?”

    枫林少师摇了摇头,说:“我没什么感觉。”

    无欢国师说:“就是看着江卓君不顺眼?”

    枫林少师被无欢国师说得疑心起来,无欢怎么一再地问他江卓君?他也就是对着江卓君这人压不住火,忍不住想发脾气,他没想弄死江卓君啊。

    “是不是这样?”无欢国师追问道。

    枫林少师说:“总有天生就相处不出来的人,我跟江卓君,可能就是这样,公主不也经常说看谁不顺眼吗?”

    “公主是公主,”无欢国师道:“公主待人以诚,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是这样的人吗?”

    枫林少师想了半天,说:“师兄,你是在为江卓君抱不平吗?”

    无欢国师冷道:“你也不能拿他怎样,我要为他抱什么不平?”

    “那师兄你是何意?”

    “收敛你的脾气,”无欢国师道:“好好与卓君相处,你们不是仇人。”

    枫林少师不解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把心放宽,”无欢国师站起了身,看着枫林少师低声道:“你既然想改好,那就先将性子改改。”

    枫林少师有些发急地道:“我跟江卓君只是口舌之争,他,他向你告状了?”

    “是我不想看着你们做口舌之争,”无欢国师道:“你好好想想,为何你谁都能忍,就是忍不了卓君?”

    枫林少师没好气地道:“我有时候也忍不了公主。”

    “你是公主的对手吗?”无欢国师很无情地道:“你忍不了,又能如何?”

    枫林少师……,这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看着无欢国师走到了一叶埋首作画的桌前,默然半晌之后,枫林少师突然道:“你们说过,江卓君是七杀,现在你要我与他好好相处,杀破狼三星一世不合,所以我就是那个贪狼?”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