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13圣上的隆恩浩荡
    “以后?”顾星朗从神情到语调都有些迷茫。?火然文???  w?w?w?.?ranwen`org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

    贤宗抬手就在顾星朗的脑门上敲了一下,说:“你这次是送死去啊?你不想以后?朕跟你说,你的这个本事,只能是迫不得已时用一下,能不用就不用,别傻乎乎的,有点本事就瞎显摆。”

    顾星朗小声道:“臣没显摆。”

    “朕说你是,你就是!”贤宗抬手继续敲顾星朗的头,他这老丈人当的,愁死了,养七个儿子,都没这一个女婿让他费心!

    顾星朗闭了嘴,也没有躲贤宗敲他脑袋的手。

    “一会儿就说你身子不舒服,”贤宗下决定道:“放蛊虫放的。”

    顾星朗点头道:“臣知道了。”

    贤宗对于顾星朗此刻的听话表示满意,人就是要比较才能看出好坏来,有玉小小这么一个对比物在前,贤宗觉得这个女婿虽然让他操心,但小伙子人还是个好的。“跟朕说说一叶吧,”贤宗指了指御书案上的茶杯,一边跟顾星朗道。

    顾星朗这一回很机灵,跑到御书案前替贤宗把茶水捧来了,送到了贤宗的手里,一边把一叶的供述跟贤宗说了一遍,重点说了十七洞的事。

    “十七洞里都关着哪些人?”贤宗茶水端在手里也没心情喝了,低声问顾星朗道。

    一长串的名字,一叶只说了一遍,不过顾星朗全都记了下来,这份名单中,他们奉天的将军就有四位,其中有两位还是他父亲顾大将军的好友,另两位论辈份与顾老元帅相当,坟上的荒草都枯荣几十个轮回了。

    茶水泼到了手上,贤宗都不自知,惊愕了半晌,才骂了一句:“莫问这个死秃!”

    顾星朗说:“一叶说了,十七洞里还有很多尸骨。”

    贤宗说:“这个不奇怪,没人知道莫问到底已经活了多少年,被他抓去的人,一定不计其数。”

    顾星朗说:“要,要告诉这四位将军的家人吗?”

    贤宗抬手又敲顾星朗的脑袋,说:“现在怎么告诉?到时候人没救出来,你让那四家人空欢喜一场?行了,你甭管别人了,你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命要紧。”

    顾星朗坐着说:“臣遵旨。”

    贤宗想着十七洞,突然就很后怕地跟顾星朗说:“朕是不是也差点被莫问关了?”

    顾星朗老实道:“臣不知道。”

    贤宗一仰脖把一杯茶水喝了,庆幸道:“朕当年不够出色是对的!”

    顾星朗……,身为皇子,不够出色这事,不是什么值得显摆的事吧?

    贤宗把空了的茶杯往身边的茶几上一放,道:“跟朕去看看苏亘他们,那五兄弟应该哭够了。”

    顾星朗说:“圣上,臣还有一事,公主将臣父带进宫来了。”

    贤宗说:“顾子扬人已经进宫了?”

    顾星朗低头道:“还没有,公主已经去接他了。”

    “那就接来吧,”太久得不到尊重之后,贤宗这会儿也意识不到,他闺女又在不请旨就自作主张了。

    贤宗意识不到,顾星朗当然也不可能像个傻子似的去提醒贤宗,当下顾三少就起身跪在贤宗的面前道:“臣谢圣上隆恩。”

    贤宗抬手让顾星朗平身,同时很心塞,他对这个货的确是隆恩浩荡,要不这个货怎么能是他的女婿?叫出了一个暗卫,贤宗让这暗卫小哥就在御书房的后殿附近,给顾大将军收拾出一间宫房来。这么一个大杀器,还是个脑子不好使的大杀器,得放在自己的身边看着才行。

    领旨退出了御书房,暗卫小哥也很心塞,看看他们这帮暗卫现在干得活吧!

    景陌这时坐在暂供归宁休息的暖阁里,还没到天寒地冻的时候,却因为归宁畏寒,这间暖阁里已经放上了炭盆,景陌刚坐了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身上就已经冒了汗。

    景陌在冒汗,归宁却还裹着厚袍,眼皮都不抬地跟景陌道:“傅博远的话能信?”

    景陌说:“你如今也无人可用,你不信傅博远,你又能信谁?信我吗?”

    归宁这才扭头,抬眼看景陌,信这位?等着这位灭了他们玄武吗?

    景陌说:“去跟傅博远见个面,他的夫人你也需要好言安慰一番。”

    归宁一脸的不情愿。

    景陌手指点一下几案,道:“傅家这次遭难,也是因为你。”

    归五皇子问景陌:“那要我拿命赔给他们吗?”

    景陌一笑,道:“这个倒不必,富贵本就险中求,起因是你,但失败了,是他们自己无用。五殿下可以大度,可以自责,但傅家只能怪自己。”

    归宁被景陌的话惊着了,这人的话他怎么听着这么无耻呢?堂堂的诛日皇帝,竟然是个流氓!这个发现,让归五皇子的三观又被毁了一次。(不流氓,怎么当皇帝呢?o(╯□╰)o)

    “你觉得如何?”景陌问归宁。

    归宁反问景陌道:“我要跟傅博远说什么?我跟吴氏没有说过话。”

    景陌也被归宁的话惊着了,他们要把这样的货送上玄武皇帝的宝座?打一棒,再给个甜枣这种御下之策,哪个生在皇家的人不会?这样的货怎么当皇帝?!(人也是被逼的啊,o(╯□╰)o)

    “你也不知道?”归宁看着景陌。

    景陌说:“傅博远是你的臣子,你的表哥,这事我教不了五殿下。”

    归宁说:“我能不见吗?我还有一副画没画完,我也想去睡一会儿。”

    景陌咬牙了,这是景陌陛下快要控制不住,想发火的前兆,这货自己蠢不要紧,但不能自己犯蠢的同时耍他玩!

    归宁打了一个哈欠,对于景陌的心情毫不在意地说:“我觉得奉天挺好的。”

    景陌说:“你想让世叔养你一辈子?”

    归宁说:“我可以作画,我画出的画,写出的文章,哪个不是价值千金?景陌你还怕我会养不活了我自己?”

    景陌被气乐了,一个只想靠画画,写文章养活自己的皇帝,真心造孽!“我还是把公主请来,跟五殿下谈谈吧,你们可以谈谈人生,”景陌跟归宁说道。

    归宁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景陌冷笑,这种货就是欠虐,欠被公主虐!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