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35逃命的人群,混乱的街道
    玉小小带着大当家们抢劫,对手再只是一帮子普通的护院,那这种抢劫只能是一边倒的抢劫,没费什么劲,玉小小就带领大当家们把洪大人家给抢了。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www.geiliwx.com

    看看倒地上的洪大人,大当家问玉小小:“接下来呢?”

    “绑了,”玉小小抱着自己一开始就看中的大木箱子,说:“把门锁好,完事了让大理寺来抓人。”

    大当家心说,永生寺的人杀了就得了,费这个事干什么?但是转念一想,大当家招呼前海盗们道:“把人再揍一顿,晕死了后,绑上,关屋里去。”他家公主虽然经常说要弄死这个,弄死那个,但仔细想想,他家公主还真没弄死过谁,这货不会笑,但心软。

    有人当街抢掠,这在往日里,天子脚下的臣民们不会容忍,只是这会儿,谁还顾得上主持正义,打抱不平?

    “我家大人全家都被杀了!”

    一个人到中年的妇人,在街上惊叫着奔逃,不时摔在地上,但这妇人不知道疼一般,爬起来继续跑。

    人群听这妇人喊有人全家被杀,更是纷涌地往城门那里跑去,也不管这会儿早已关闭的城门,是不是又被打开了。

    小卫看着这个妇人,低声跟玉小小道:“看样子像是兵部尚书府的人,苏昭陛下怎么放人跑了?”

    玉小小说:“放一个女人跑了,这个没什么吧?”

    小卫刚要说话,一只飞箭从妇人的身后射来,正中妇人的后心。妇人中箭后,还往前又跑了几步,最后倒地,被惊慌的人群踩踏,很快尸体就不成人形了。

    玉小小看向射箭的人,穿着黑行衣的这位,一箭射死妇人后,马上就又回头,往兵部尚书府的方向跑去。

    “是景陌陛下身边的人,”小卫跟玉小小说。

    玉小小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大当家带着兄弟们把洪大人一家都绑好,关屋子里了,跑回到了玉小小的身边,看玉小小和小卫都站着不说话,忙就问:“又出事了?”

    “没什么,”小卫说了一句。

    玉小小把抱手上的箱子放到了身后,跟大当家说:“一会儿完事了,别忘了它们。”

    大当家说:“这事我不会忘,公主,驸马爷怎么还不过来?”

    小卫也担心,说:“会不会出事了?”

    玉小小掂了脚往帝宫的方向看,除了人头什么也看不见,公主殿下只得又上了房顶,帝宫那里仍是火光冲天,无数的人涌向四方城门,出城的道路,无一例外都挤满了逃命的人。玉小小拧着眉头,这计划实在是太扰民了。

    小卫也上了房顶,看着脚下的街道,脸色凝重地道:“这么多人,我们怎么找驸马爷?”顾星朗混在人群里一跑,他们要怎么找?

    “那里,”玉小小伸手指着与他们隔着三条大街的街道:“乡关铁骑。”

    小卫眯了眼细看,最后冲玉小小摇了摇头,他看不了那么远。

    “被堵着了,”玉小小说:“全是人,他们没办法骑着马跑。”

    “那驸马爷呢?”小卫问,看见乡关铁骑了,那驸马爷应该就在这帮人的附近啊。

    玉小小说:“小顾的身边有永生寺的人。”

    小卫一惊。

    “我在无名楼见过这几个,”玉小小飞身下了房顶。

    小卫忙也下了房顶,双脚刚落了地,就听玉小小跟大当家说:“我去接小顾,你们在这里等着。”

    小卫来不及多想,往玉小小的身前一拦,急声道:“公主你不能一个人去,永生寺的人会认出你的。”

    “我都打扮成这样了,还能被人认出来?”玉小小不相信道。

    “大家在一起不好分辨,公主一人前去就不好说了,”小卫看看拥挤的街道,跟大当家道:“驸马爷离这里三条街,我们一起过去,贴着墙走,这样快点。”

    大当家这个时候能说不吗?

    “驸马爷身边有永生寺的人跟着,过去以后,把这些人除去,”小卫又道:“公主,一共是几人?”

    “四个人,”玉小小推开了一个挤到她身边的男子。

    这男子被玉小小推得趔趄了一下,站稳之后,又随着人群往前跑了。

    “老二带几个人在这里看着东西,”大当家把手一挥,说:“我们走。”

    耳边惊惧的叫喊声,让顾星朗焦躁之下,心中的杀念越发地强烈。景陌们把一切都计划好了,只是大人物们都算漏了一点,让顾星朗走在拼命奔跑,哭喊的人群里,会是怎样的一种折磨。

    四个无名楼的伙计跟在顾星朗的身边,走得战战兢兢,但也不敢离开。

    顾星朗知道四个人不对劲,可是这会儿顾三少不敢下手杀人,怕自己一旦下手,就会失控。

    乡关铁骑这会儿被人群堵在路口,都是老百姓,他们不可能纵马去踩踏,大声呼喝,一心要逃命的人群,有谁会理会他们?

    “下马!”终于领队的主事偏将下令道。

    数百精骑兵弃了马,挤进了人群里,然后官兵们就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们能接着追了,可是下了马,没有了高处的优势,他们一下就失去了顾星朗的踪迹。

    “你还真想抓着三少爷呢?”另一个偏将挤到了主事偏将的身边,小声道:“大少爷说格杀勿论,你能下得了手?”

    主事偏将铁青着脸说:“那不追也不行啊,停下来不动,回去后我们怎么跟大少爷交待?”

    “那就跟着人群走吧,”偏将道:“到了城门那里,有可能的话,我们还是帮着三少爷出城吧。”

    主事偏将没吱声。

    顾大少今晚安排这两员偏将带队,是有心的,这两位都是乡关铁骑的老人,在军营里看着顾星朗长大,情份上不比别人,顾大少相信,这二位是最不可能下手伤顾星朗的人。

    就在顾星朗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杀念,乡关铁骑的两位将领成心要放水的时候,一匹惊马拖着车,从斜巷里奔出。街上的人,瞬间被这惊马踩死踩伤数十个。

    血腥味冲进了顾星朗的鼻腔里,一个与家人走散的孩童,正好大哭着从顾星朗的身边跑过,被顾三少伸手就抓在了手中。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