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40顾大少说,将她的舌头割了
    侍卫长拎着一个布包,跑到了贴墙站在街边的景陌跟前,抹了把头上的汗,侍卫长不无兴奋地说:“主子,奴才回来了。?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www.geiliwx.com”

    景陌看一眼侍卫长拎着的布包,说:“抢了不少啊。”

    “全是金子!”侍卫长乐滋滋地打开布包给景陌看。

    景陌瞄一眼布包,然后就似笑非笑地看着侍卫长。

    侍卫长被景陌看得一惊,随即回过味来了,自个儿又不是真的强匪,他这儿高兴个什么劲呢?

    无欢国师落地无声地站在了景陌的面前,也看了一眼侍卫长手里的布包,道:“比起熊雄他们来,你的这点东西不够看。”

    侍卫长……,那帮人以前就是干这个的,他能跟那帮人比吗?!

    “陛下还是离开吧,”无欢国师打趣过侍卫长后,便跟景陌道:“这会儿风起了,火也许会烧到这里。”

    景陌站着不动道:“傅博远可信吗?”

    无欢国师兜帽低垂地遮着脸,跟景陌一起面对着的大街站着了,低声将地灵方才与傅博远的对话,跟景陌复述了一遍。

    “小人,”景陌听完无欢国师的话后,就说了两个字。

    “信口雌黄之人又怎会是守诺之人?”无欢国师道:“傅博远只要不是蠢到无可救药,他就应该知道该与谁并肩而行了。”

    景陌小声道:“若是公主没有救出苏亘三人,该何去何从,苏昭也难以选择了。”

    无名楼高高翘起的飞檐这时在大火中掉落,引得街上的人群又是一阵惊声尖叫。

    侍卫长伸长了脖子往无名楼那里看,高楼失火,又进了强匪,没人敢靠近无名楼,所以燃着火的飞檐砸在地上并没有伤到人。侍卫长看着火光四起的街道,突然想起件事来,扭头问景陌说:“主子,您下令把这街烧成这样,事后公主会不会心疼?”

    景陌说:“这是我下的命令?这不是熊雄他们领旨之后,放得火吗?”

    侍卫长Σ(°△°),主子,你这样干真的大丈夫吗?!

    灯火通明的宫室门外,暗卫跟贤宗禀道:“圣上,方才望楼的哨所来报,无名楼一带也着火了。”

    贤宗说:“一带?”无名楼烧了就烧了,这怎么还一带呢?

    暗卫说:“就是一条街都有火光。”

    贤宗拍着桌子道:“这又是谁干的?!”

    门外的暗卫没敢吭声,他在宫里,怎么可能知道又是谁放火烧了一条街?

    左佑跟贤宗说:“世叔,现在景陌他们都在宫外,这些人谁都有可能。”

    贤宗大声道:“顾言若呢?让他来见朕!”再这么东一把火,西一把火的放,他的奉京城到了天亮后,还能剩下多少房屋了?

    暗卫迟疑了一下,跟贤宗说:“圣上,相爷半刻钟之前就出宫去了。”

    贤宗马上就急道:“他去哪里了?”

    暗卫说:“奴才不知,相爷走得匆忙,什么也话也没留下。”

    贤宗有些着慌地问左佑:“是事情有变了?”

    左佑在这个时候比贤宗能沉得住气,说:“可能他不放心星朗,所以赶过去看看。”

    贤宗又开始在宫室里转圈了,剧本定得好好的,结果大戏开演,这帮人没一个是照着剧本走的!

    被贤宗问了一回的顾大少,这个时候脚步匆匆地走进了奉京北城的一处背街宅院里。

    顾林从跨院门里跑出来,到了顾大少的前面就躬了身小声道:“主子,人带过来了。”

    “嗯,”顾大少应了一声,也不停步,径直往这宅院的后宅走去。

    后宅里一间正房,四间厢房,左数第二间的厢房这时亮着灯,顾栋几个人守在屋外。

    顾大少在屋门前站下,也不用顾林几个人替他推门,顾大少自己伸手就将屋门推开了。

    两天之前被顾林从城外驿站抓进城里,又在方才被押进这座宅院的阮恬,听见门响身子就是一哆嗦,回头看见来人是顾星诺,阮恬更是惊若寒蝉。

    阮事浩躺在房中的床榻上,还是胖,但脸色蜡黄,看见顾星诺,眼中更是一片绝望。

    顾星诺迈步走进了房中,看看躺在床上的阮事浩,跪坐在地上的阮恬,神情如常,甚至是和蔼地道:“阮恬,你父亲死而复生,你怎么还是愁容满面?”

    “我,”阮恬仰头看着顾星诺,无话可说,父亲活生生的在她面前,她还怎么解释,她跑去大理寺状告顾星朗杀人之事?

    “恬儿年少不知事,”阮事浩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想为阮恬讨情,看着顾大少哀求道:“她也是被逼无奈,言若你饶过她一次吧。”

    顾星诺走到了床榻前站下,笑容有些寡淡地道:“我饶过她,那谁来饶过星朗呢?”

    阮事浩道:“你已经贵为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一定能护住星朗的,恬儿她,我保证不让她再入奉京一步,她要再入奉京城,我便杀了她!”

    阮恬在地上掩面大哭了起来。

    “我很早之前就给过你机会,”顾星诺站在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阮事浩,“可惜你对我的好意视而不见。这个女人害了星朗,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饶过她?”

    阮事浩嘴唇开阖了半晌,说出一句:“她毕竟姓阮。”

    “所以我顾家欠了你阮家什么未报之恩吗?”顾星诺又问。

    阮事浩流泪道:“老太太为你们顾家操劳了大半生。”

    “所以呢?你阮家的老太太没有为阮家操劳大半生?”顾星诺再问。

    这下子阮事浩哑口无言了。

    阮恬却在这时道:“你们早知道我爹爹没死,那你们为何要说表哥杀了我爹爹?”

    顾星诺也不看阮恬,只看着阮事浩道:“这样的女人,你也想送入我们顾家?”

    “恬儿年幼,她什么都不懂,我与她都错了,”阮事浩说着话,伸手要拉顾大少的衣衫,“言若你已贵为丞相,为苦跟她这个无知小女一般见识?”

    顾星诺让过了阮事浩的手,冲门外道:“进来。”

    顾林和顾彬应声走进了屋。

    顾大少转身看向了阮恬,语气极淡地道:“将她的舌头割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