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44天星子的复仇
    “你们上去,”江卓君扭头跟自己的侍卫道:“一人踹上几脚,别要了地灵的性命就行。r?anwen w?w?w?.?r?a?n?w?e?n?`o?r?g?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

    玉小小拽着江卓君的手说:“那我家道长呢?”

    小江将军看看还在地上跟地灵互掐脖子打滚的老道,又跟侍卫们加了一句:“也别伤道长的性命。”

    玉小小把拽着江卓君的手一松,这个行,不出人命就行。

    壮牛这个时候挠着脑袋跟玉小小说:“公主,我觉得不用上人了。”

    “啊?”玉小小回头看。

    天星子和地灵这会儿并排躺地上,二位都不动了。

    “同归于尽了?”有大内侍卫惊道。

    玉小小说:“没,心跳还有,晕了。”

    江卓君不确定道:“被人踩的?”

    玉小小呵呵呵了,说:“道长这算是哪门子的报仇?”

    小江将军……,是啊,这算哪门子的报仇?

    “喂!”玉小小这时候喊:“你看着点,脚下两大活人躺着,你看不见?!”

    一个身材挺胖的妇人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踩在老道的背上,被玉小小喊得,停原地不敢动了。

    “去救人,”江卓君只得下令道。

    几个侍卫冲上去,把老道和地灵抬了回来。

    妇人跟玉小小隔着人群大眼瞪小眼,玉小小这会儿的形象很难让人产生尊敬感,所以胖妇人回神之后,就冲玉小小吐了口口水,骂道:“小叫花子!”

    “找打!”壮牛怒了,挥拳头就要上去揍这妇人。

    胖妇人看一眼壮牛,转身跑了。

    壮牛想追,被玉小小一把拽住了衣服后摆,衣服原本就破,壮牛往前冲,玉小小往后拽,大家伙儿就听见“嘶啦”一声,壮牛光着上半身站着了。

    “呀——”

    有离玉小小这帮人比较近的小娘子,一眼看见壮牛鼓着腱子肉的上半身,捂眼就惊叫了起来。

    “我们这个体格捧吧?”玉小小扭头问这小娘子。

    “流氓!”这位小娘子骂了玉小小一句,捂脸跑走了。

    玉小小不太能接受地问江卓君:“她骂我流氓?”

    另一个海盗大虾瞪眼说:“我去抓她。”

    “都给我老实站着!”江卓君冲壮牛和大虾低吼了一声,冷道:“男人打女人,你们这是长本事了?”

    壮牛和大虾跟玉小小对视了一眼,玉小小歪着脑袋问江卓君:“那小江你的意思是,我去揍去?”

    江卓君……,突然就感觉好累。

    方统领在江卓君沉默的时候,果断岔话题道:“道长怎么办?”

    江卓君跟玉小小说:“公主,你先给他们看看伤。”

    玉小小低头看看老道,说了句:“我的天,道长的脸被打成猪头了。”

    大虾蹲老道的身边,担心道:“公主,道长不会有事吧?”

    玉小小蹲下身,给老道仔细检查了一下,说:“还行,看着惨,骨头没断。”

    江卓君也蹲下了身,伸手就把老道的脚一拎,往身后一扔,跟玉小小说:“那地灵呢?”

    玉小小看看被江卓君扔死狗一样扔了的老道,想想这江湖骗子只是皮外伤,皮外伤算是伤吗?玉小小晃晃脑袋,把老道给忘了,又忙活着给地灵看伤。

    “怎么样?”江卓君问。

    玉小小把地灵检查了一番,说:“也是皮外伤,我去,打这么凶残,竟然只是皮外伤?”

    大家伙儿……,这个时候,这二位互殴致死,会坏事吧?

    “就这么让他走了,道长会跟我们友尽的吧?”玉小小跟江卓君嘀咕。

    江卓君说:“他不敢。”

    “那他要是被自己的无能气死呢?”玉小小又问。

    江卓君这回聪明了,反问玉小小说:“那公主的意思是?”

    玉小小瞅一眼地灵的腿,说:“腿不能打,走不了路,他还得我家小顾背,这样吧,”右手敲一下左手,玉小小说:“我们打他的上半身。”

    江卓君二说不说:“抬手就掰地灵的右手腕。”

    断骨之疼把地灵疼醒了。

    看见地灵要睁眼,玉小小一拳头下去,把人又打晕了。

    江卓君问玉小小:“双手都要废掉吗?”

    玉小小摇头,说:“不行,他生活不能自理了,我家小顾还得伺候他呢。”

    江卓君说:“那就断他的右手。”

    玉小小把手按在地灵的肋骨上,说:“小江,对待坏人我们不能手软。”

    方统领这时候不得不开口提醒自家公主一句:“公主,你不能杀他啊。”地灵具体是个什么身份,方统领并不清楚,不过派他过来之前,贤宗千叮咛万嘱咐过,不能把这位弄死了。

    玉小小手往下一按,大家伙儿就看见地灵的肋骨一阵发响。

    地灵昏迷之中叫了一声,但随即又被玉小小一拳敲在脑袋上,将将要醒的人又一次昏迷了。

    玉小小摸一下地灵的肋骨,跟江卓君说:“行了,小江你们后退,我把这叛徒弄醒,让他去找小顾去。”

    江卓君说:“他肋骨断了?”

    “裂了两根,”玉小小在地灵的身上翻,翻出了由她造假出来的两枚铜钱,把铜钱往自己的兜里一放,玉小小接着说:“还有一根断了,伤了肺,不过伤得不厉害,不会要他的命,也不会让他幸福。”

    朱雀的侍卫和大内侍卫们……,他们突然就明白什么叫凶残了。

    “千万别得罪大夫,”玉小小跟身边的众人道。

    大家伙儿-_-,您就算不是大夫,也没人敢得罪您啊!

    “他这样可以自己走?”江卓君不放心地问。

    “放心吧,”玉小小打包票道。

    江卓君让壮牛背着老道,带着众人后退了近百米。

    不断有外逃的人逃出城门,所以城门的这块空地上,小半会儿工夫了,还是不见人少。

    玉小小给地灵做了一个电击治疗,见人醒了,公主殿下也就撤了。

    地灵大师睁开眼,被一个行人一脚踩在断手上后,差点第四次昏迷迷。硬撑着从地上坐起身,一眼望去全是人,可没有一个是自己熟悉的人了。

    玉小小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拍一下江卓君的肩膀,说:“我先回去了,小江你还要多久?”

    江卓君说:“那公主先回宫吧,我再送星朗一程。”不亲眼看着地灵带走顾星朗,他们这帮人怎么能放心呢?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