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71万岁,万万岁
    “这家刚来京师不久,小闺女几日前被射死在西门那里了,”摊主看着这家人目露同情地道:“现在总算陛下圣明,为那小闺女报了仇,这些小闺女们可以瞑目了。???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这家人的哭喊,当街有不少百姓跪在地上,朝着帝宫的方向叩首,山呼万岁。

    不多时,街上除了玉小小这帮人外,百姓们跪了一条街。

    “我们不是诛日人,”小卫跟周围人解释了一句。

    玉小小就很得意地跟大当家说:“我就说景陌会是个好皇帝的吧?”

    大当家说:“我们也没人说他不是好皇帝啊。”

    “老板,来两斤炒粟子,”玉小小给景陌点过赞后,喊还跪在地上的老板:“你刚才说的哈,不甜不要钱,不甜的话,我一定不给你钱。”

    大当家们……,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夸景陌的啊?

    老板看着玉小小也说不出话来,不,老板是根本不想跟这个货说话,在他们朝着帝宫跪拜,为自己能有个圣明天子欢呼雀跃的时候,这货要买炒栗子,还不甜不给钱?现在是买炒栗子的时候吗?!

    玉小小看老板不理自己,想了想,跟老板说:“你刚才其实是在骗我的吧?你的炒栗子其实一点都不甜,听见我说不给钱了,你就不打算卖给我了?”

    老板目瞪口呆,为什么这货会这么想?!

    “哼哼,”玉小小说:“被我说中了?”

    老板从在地上站起来了,再让这货说下去,他这生意就不用做了。

    大当家就很凶神恶煞地跟老板说:“你这栗子到底甜不甜?”

    二当家伸手拿了个炒栗子,吃了后,跟玉小小说:“不怎么甜。”

    玉小小和前海盗们就一起盯着老板。

    玉小小的面瘫脸还好,不喜庆,但这位的身材不会给人压力,大当家一帮人就不一样了,就算是二狗子块头不算强壮,可表情凶起来,那一看就不是个好人。老板突然就感觉有些站立不稳了,“你,你们想干什么?”老板本能地护住了自己的两簸箕炒栗子。

    小卫拿了一个栗子尝尝,拿了钱给老板,说:“不想出事,你就快点称两斤出来。”

    老板这个时候还称什么啊?抓了两袋炒栗子塞小卫的手里了,赶这帮货道:“赶紧走。”

    小卫掂掂手里的两袋炒栗子,跟玉小小咬耳朵道:“这里有两斤半了。”

    “走,”玉小小抬腿就走了,多了半斤呢。

    小卫松了口气,跟着一帮随时都能惹事的货走大街上,他是劳心又劳力。

    玉小小拐过买炒栗子的这条街了,没走上几步,就又听路人议论说,景陌把跪在宫门前的言官们都抓了。

    “言官就是我们奉天御史台的官员,”小卫主动跟玉小小解释道。

    “那些人反对景陌吗?”玉小小问。

    大当家翻眼看看天,这帮人能反对景陌什么?这帮人反对的是你啊!

    小卫说:“公主,诛日的国事我们管不了。”

    玉小小说:“早知道这帮人是跟景陌作对的,刚才我在宫门前的时候就帮他把这些人弄走了。”

    二当家说:“要怎么弄走?”

    “弄走还不容易,”玉小小耸耸肩膀。

    “扔边上去啊?”大当家问。

    玉小小挺认真地说:“我可以让他们暂时失语哦。”

    大当家说:“失语?”

    “就是哑巴了,”玉小小说。

    大当家凭空挥了一巴掌,说:“火焰掌?”

    “是弄成哑巴,不是烧死,”玉小小翻白眼,“我也可以让他们暂时瘫痪,不能动弹不能说话,那些人还怎么找景陌的麻烦?”

    大当家们Σ(°△°),他们是站在驸马爷这边的,只是有时候想想,他们公主跟景陌还是满配的,一对凶神!

    “狗子你吃糖葫芦吗?”玉小小这会儿又看见一个卖糖葫芦的,随口就问了二狗子一句。

    二狗子说:“公主你要吃吗?我请你。”

    玉小小摇头,说:“这玩意儿好吃是挺好吃的,就是不划算,买串糖葫芦的钱,我都能去吃碗阳春面了。”

    大当家叹气,他们现在真心不差钱啊。

    “吃吗?”玉小小问二狗子。

    “我吃阳春面,”做为一个曾经饿惨过的好少年,二狗子想都不想,就选择了能饱肚子的阳春面。

    “那就阳春面,”玉小小往前走。

    小卫说:“公主,要不我去买两串来?”

    玉小小说:“不用,一会儿景陌来找我们,他说请客吃饭的。”

    大当家伙儿……,所以你就指望景陌陛下请你吃串糖葫芦?你能不能有点追求啊?

    目不斜视地走过一个卖首饰的摊子,玉小小又盯上了一个卖生煎包子的铺子。

    景陌这个时候还是坐在御书房里,一个侍卫拎着一只用厚布盖着的竹笼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了景陌的身旁,将厚布掀开,竹笼里竟是关着四只信鸽。

    “陛下,”这个侍卫跟景陌道:“养鸽子的金太监已经招供了,他帮金氏养了八只信鸽,有四只放出去了,还剩下四只。”

    景陌看一眼竹笼中的信鸽,道:“金太监,他跟金氏是什么关系?”

    侍卫道:“金太监说他们是干姐弟。”

    手指敲一下桌案,景陌站起了身,道:“摆驾,去慎刑司。”

    诛日的慎刑司比奉天的慎刑司多了一层水牢,对外被宣称已经被绞杀的金嬷嬷,这会儿就被关在水牢里,被打得很惨,有懂医的慎刑司太监在一旁看着,不让金嬷嬷挨不过刑死了。

    景陌走进水牢的时候,刑讯已经提前一刻停了,金嬷嬷一身是血,身上的衣服被打烂,这嬷嬷等于光着身子泡在半尺深的污水里。

    景陌坐在了金嬷嬷的面前,有景陌身边的侍卫上前,拎着金嬷嬷的头发,让金嬷嬷抬头面对了景陌。

    景陌也不嫌水牢里的气味难闻,看着金嬷嬷道:“把朕的母后当木偶操纵,这感觉是不是很好?”

    金嬷嬷嘴唇颤抖两下,竭力冲景陌喊道:“陛下,奴婢冤枉!”

    “冤枉?”景陌一笑,道:“那是谁撺掇着朕的母后跟公主作对的?”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