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84景陌陛下的心
    玉小小打量着周府用来装珠宝的箱子。ranw?en w?w?w?.?r?a?n?w?e?n?`org

    大当家说:“公主,这箱子够大了,咱们家里装衣服的箱子都没这个大。”

    玉小小说:“那是你和李家妹子用的,我和小顾的比这个大。”

    大当家……,这货到底明不明白,皇家用的东西跟官员老百姓用的不一样?

    “一百箱,”玉小小说:“就一百箱吧,反正这是你说的数。”

    大当家感觉不太好了,说:“这是什么意思?”

    “一会儿我得告诉景陌,这是你的主意啊,”玉小小理所当然地道。

    大当家Σ(°△°),他这不倒霉催的吗?

    凑过来旁听的二当家说:“那按公主的意思呢?”

    玉小小说:“全要。”

    “那行,那你说吧,”大当家马上就说:“记得把你的想法跟景陌陛下先说一声。”对比起来看,他还是好的那个,对不?

    景陌坐在只剩半间的书房里,风将一本书册刮到了他的脚下,景陌看着这书。

    侍卫长忙把这本书捡起来,呈给了景陌。

    景陌看一眼书的封面,这是周上卿大人昔年所著之书,景陌在上书房读书的时候,还专门学过这本治国经略。

    站了一院子的官员,这会儿已经缓过神来,看着周上卿大人的神情复杂之极,他们中有很多是周大人的弟子,老师弑君犯上,被诛九族,那他们这些弟子跑得掉吗?

    景陌将书放回到了身边的茶几上,问众人道:“你们觉得周扁舟该当何罪?”

    官员们沉默片刻,一起跪下道:“臣启禀陛下,周扁舟该当诛九族之罪。”

    周上卿大人一闭眼。

    景陌叹了一口气,道:“是该诛九族,不过周扁舟于国有功,也为我诛日教导出了诸多有用之材,当过朕父皇的老师,是朕皇祖父的知交,如今看来,是朕没有福气。”

    “陛下!”众官员听景陌这么一说,忙给景陌叩首,皇帝自称没有福气,这样的话,皇帝本人担得起,众官员可担不起。

    周上卿大人抬头看景陌,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闭嘴不言了。景陌要了他的命,还借着他收买人心,他有何话可说?

    “朕诛你府中人,”景陌看着周大人道:“你的亲朋弟子,朕放过他们,算是朕报你多年为国操劳,桃李满天下之恩。周扁舟,你还有何话要与朕说?”

    周上卿大人道:“陛下,永生寺势力遍布六国,不是那么好根除的。”

    “是,”景陌道:“永生寺如今就如参天大树,想动它似乎比撼天还难,不过总要有人来挥这个砍树的刀,你说是不是?”

    周上卿大人沉默不语。

    景陌冲侍卫长一挥手。

    侍卫长带着两个兵丁上来,拖起来周上卿大人就要走。

    周大人却在这时猛地发力,甩开了两个兵丁的手,他想起来了,景陌方才说什么?诛他府中人,他有一子在外,那个被老妻赶出府门的周樵,还有孙儿周耀,这二人不在府中,所以,周上卿大人看着景陌,所以他还是有一子一孙可以活着?

    景陌嘴角挂着冷笑,道:“你有六子,五子皆平庸,只一子才华出众,只可惜,你信妇人之言,他若能早点入仕,得朕的重用,也许你今日的大祸就不会临头。”

    周上卿大人与景陌对视片刻,道:“那个畜生已被我逐出家门。”

    景陌点头道:“朕知道。”

    周上卿大人这时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周樵曾做过景陌三月的伴读,只这三月的情份,这人竟然……

    景陌起身,走到了周大人的面前,半蹲下身,将周大人披散下来的头发理了理,近乎耳语般地跟周大人道:“周樵有才,朕想用他,可他性子太过刚烈,不懂水清无鱼的道理,这样的人若是位高权重了,一定树敌无数,下场只能是死无葬身之地。”

    周上卿大人睁大了眼睛瞪着景陌,一脸的难以置信。

    “所以朕那时问过朕的老师,”景陌笑着低语道:“朕的老师言曰,斩他傲骨即可。被逐家门之人,被父母兄弟所不容,女儿沦为商籍,现在你又弑君犯上,周樵的那根傲骨,朕已经将它斩了。后宅阴私,嫡庶之争,上卿大人,你让朕看了一出大戏。”

    “你,”周上卿大人愕然道:“你为了周樵,竟然……”竟然花如此大的心思?

    “朕没费多少心思,”景陌笑容挺愉悦地道:“不过是斩一个人的傲骨,能是多难的事?”

    “你甚至不用封他官位,”周上卿大人道。

    景陌说:“这是最好的结果。”

    周大人强行将涌上咽喉的血咽了回去。

    景陌站起了身,跟两个兵丁道:“将他拖下去吧,跟周府中人一起押去刑场,即刻问斩。”

    “陛下,”有官员听见景陌的这个命令,忙就道:“陛下大婚在即,此时见血的话……”

    景陌转身,看一眼这个礼部的官员,道:“朕早就杀伐过无数的人命,朕还怕他周府的血光吗?朕不在意,公主殿下也不会在意,诸卿还有何话要说?”

    新郎官和新娘子都没有意见,那旁人能有什么意见?

    周上卿大人长叹一声,冲景陌磕了三个头,不管这位皇帝的心如何,至少他周扁舟这一脉,还能有血脉相传。想想景陌离开诛日去奉天之前,下旨将他四个外放的儿子全都召回京师,那时众人还祝贺他周府一门富贵似锦,如今看来,周上卿大人惨笑数声,不再言语。

    两个兵丁上前,拖了周上卿大人就出了庭院。

    又有兵丁忙着搬开废墟,将晕在废墟下的壮丁们救出,再抬走,准备跟周府中人一起,送上刑场去砍头。

    “将这二人送回宫去,”景陌指一指脚下的两个永生寺的僧人,跟侍卫长道。

    侍卫长忙又招手让八个兵丁上前,将两个永生寺的僧人带走。

    小卫这时指着也仍是在昏迷中的死士道:“那他?”

    侍卫长冲小卫翻白眼:“他也是周府中人,你还要问什么?”

    小卫不冷不热地回了侍卫长一句:“那你还让人倒在这里做什么?”

    侍卫长……

    景陌这时看着小卫低声道:“这次我利用了公主,所以周家的金库公主想拿多少就拿多少,算是朕的谢礼。”

    小卫( ̄△ ̄;),我家公主在这儿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谢谢亲们~(梅果各种求呀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