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93阳光,白雪,血
    顾大少冲面前这帮人摆了摆手,让这帮人安静,道:“不会有药人的,有人冲杀进帝宫之时,你们就护着王嬷嬷她们这帮女眷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不用担心我。火然??? ?文  w?ww.ranwen`org”

    小卫把顾大少的话想了想,带着些小心地问顾大少:“大少爷,您怎么知道不会有药人的?你说有人冲杀进帝宫,难道这些人还有可能不是永生寺的人?”

    顾大少先是叹气,然后就又笑了笑,说:“真有药人,景陌又怎么会让公主先行离开?”

    “那就没事了,”大当家听顾大少这么一说,马上就又信心十足了,说“大少爷放心,到时候我们保护嬷嬷她们。”

    小卫还想问什么,但看顾大少冲自己摇头,小卫最终闭了嘴。

    玉小小绕着九炎城转了一圈,没发现有药人的痕迹,想想还是不放心的公主殿下又把九炎城郊都跑了一遍,确定没有药人后,这才往永生寺去了。

    接下来的三天,迟迟不下的雪从天而降,连下三天之后,大雪在景陌大婚的当天停了,阳光照着白雪,蓝天之下,整座九炎城如同被冰雪雕琢而成,美轮美奂。

    景陌亲自前往别宫,接了一身嫁衣的玲珑公主,诛日皇室的玉顶琉璃花轿,由大开的正宫门进入帝宫。

    大当家们骑马跟随花轿入宫,从别宫到帝宫一路行来,他们也成了十里红妆里的一景。

    “这么大的场面呢,”看见帝宫内外密密麻麻跪着的官员,内侍,宫人,侍卫,大当家小声跟小卫嘀咕。

    小卫没说话,脸绷着,看不出一点笑模样来。

    大当家看小卫这样子都牙疼,说:“公主大婚的日子,你能别跟马上就要死了一样吗?”

    小卫说:“这里这么多的官兵,永生寺的人怎么可能冲杀进来?”

    大当家说:“你操这个心干什么?不干架不是更好?”

    小卫的目光越过花轿,看向骑马走在侍卫中间的景陌,事不对,小卫心里想着。

    等景陌用红绸牵着自己的皇后走进设在正殿里的喜堂,主持婚礼的老亲王,景陌皇祖父的弟弟寿王还未及说话,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从宫门那里传来。

    小卫跟着大当家们护卫着王嬷嬷,小风这帮宫人,由景陌的一个贴身侍卫领路,退至一处宫房里。

    “永生寺的人真的来了?”宫墙外的喊杀声疯狂地响着,这让王嬷嬷着慌起来,这声音听着,永生寺的人很快就会杀到他们这里来。

    大当家坐在廊下的台阶上,刀还挂在腰间,说了句:“嬷嬷放心吧,永生寺的人要是能杀到我们这里,那这宫里就没剩几个活人了。”

    王嬷嬷扭头就找小卫,说:“不行,就小庄和小林子他们护着大少爷,我不放心,卫啊,你去找找大少爷吧。”

    老道这时打了一个哈欠,说:“多小卫一个人,大少爷就能没事了?要出事这就是命,再多的人跟着也没用。”

    王嬷嬷怒视着老道。

    老道被王嬷嬷瞪得没了声音。

    小卫跃上了这个庭院的墙头,然后他看见了正殿那里撕杀在一起的人群。小卫在这时突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没有永生寺的人,从头到尾景陌就没有想过永生寺的人会来,这是景陌自编自导的一出戏,坏了莫问的名声,然后,铲除异己?小卫突然就感觉有点冷了。

    “又下雪了,”二狗子在庭院里喊。

    有雪花落在小卫的脸上,方才还碧空如洗的天,这会儿又纷扬起了白雪。

    正殿里,血流到了景陌的脚下,景陌抬脚尖踩了踩这小溪流一般的血水,神情沉寂。

    “走吧,”苏昭踩着血水过来,伸手就拉起了坐着的景陌,道:“你这是想告诉旁人你不怕死,还是想告诉旁人你根本不担心会被杀?”

    有大臣惨叫着倒在离景陌和苏昭不远的地方。

    景陌一眼几乎被利刃斩成两段的大臣,跟苏昭小声道:“他是我的兵部侍郎,很能干的一个人,只是留不得。”

    苏昭拉着景陌就往内殿走,他不关心这人是谁,只要这一次能将前朝余孽一网打尽,那他们就不算白当一回戏子。

    江卓君手里的刀剌穿了一个老臣的胸膛。

    这位朱雀的老臣一脸惊愕地看着江卓君,混乱之中,一个蒙面的“贼人”冲过来,在这老臣的身后又砍了一刀。

    江卓君看着这位教导过厉洛的帝师,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

    老臣倒在地上,脸上的神情渐渐地由惊愕变得了然,原来,这场大婚是他们这些前朝之人的坟场,“快……”

    老臣想喊,让那些还被蒙在鼓里的同族快点逃走,江卓君一脚踢在了这老臣的咽喉上,将这位前朝之人活生生踩死在了地上。

    左佑这会儿也在人群里撕杀,手起刀落,瞬间就将几个就在他身边站着的臣子砍杀在地上。

    景陌和苏昭坐在内殿里,听着外殿的打斗、惨嚎声,两位帝君沉默了半晌。

    苏昭听见有自己手下的大臣在外殿喊自己,突然就冲景陌道:“在奉天时,你就已经打算这么做了?”让自己的兵马扮作永生寺的人,来这么一场杀戮。

    景陌道:“永寺的人不来,那就只能我自己动手。”

    所以这人一开始就在做两手准备,苏昭扭头看着垂着珠帘的内宫门,低声道:“这事你不能让公主知道。”

    这场撕杀不单是在帝宫,整个九炎城这会儿都陷在这场杀戮中,不死一些无辜的人,人们怎么会相信,永生寺其实是夺人性命的恶鬼呢?

    侍卫长一头冲进了内殿,小声跟景陌禀道:“陛下,内宫门被打开了。”

    景陌点了点头。

    苏昭也是沉默不语。

    侍卫长说:“庄太妃她们已经被送至太庙,可太后娘娘不愿离开太后殿,陛下您看?”

    “绑了抬走,”景陌道:“这事还要朕亲自去办不成?”

    想想太后娘娘这会儿拿着把剪子对着自个儿咽喉的模样,侍卫长头皮都发麻,跟景陌说:“陛下,太后娘娘万一伤着了……”

    “她被永生寺的恶僧所伤,”景陌很简单地说了一句。

    侍卫长领旨跑了出去。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么么哒,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