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94皇权与教廷之战的正式开始
    血水从外殿通过内宫门流进了内殿里,血腥味也很快在内殿弥漫开来,景陌和苏昭看着这渐渐流经了内殿所有地面的血,不光是外殿的情形,就算是整个九炎城的情形,他们都能想象的到。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光杀一个莫问没有用处,”景陌低声跟苏昭道:“只要永生寺还在,那这个莫问死了,第二个莫问就会出现,把树身斩去,树根深埋地下,加以时日,这棵树还是会重新生长。明臣,我们不是要杀一个人,我们要杀的,是一种信仰。”

    苏昭默不作声地听景陌说话,景陌不是个话少的人,只是像现在这样,像是解释,又像是自我辩解的话,苏昭还从来没有听景陌说过。

    “我跟公主说,她不一定能懂,”景陌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她说。”

    苏昭看着景陌。

    “我有别的办法可以用,不过都没有这个来的彻底,”景陌微微摇着头道。

    苏昭终于开口道:“既然做了,你还要说这么多做什么?”屠刀落下了,你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

    景陌愣了一下,有些怅然地道:“是啊,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杀周府满门的时候,我有想过,饶过那些女人小孩,还有那些下人们,只是……”

    苏昭看景陌话说了一半又不说了,便道:“只是什么?”

    “只是我又怎么可以饶过这些人?”景陌说:“这个先例一开,日后叛我的人不是心存侥幸,有持无恐了?”

    为什么叛君要诛连九族?这不就是一种恫吓?如果这种恫吓没有了,那会多出多少叛臣贼子?人无顾虑,那不是百无禁忌了?

    苏昭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公主有说什么吗?”

    景陌苦笑,玉小小什么也没说,事实上,这位就没再跟他说过周府的事。

    “她没说什么,就说明她明白,”苏昭道:“你还要她如何呢?”

    苏昭能明白景陌这会儿在想什么,从本质上而言,他们是同一类人,钟爱权力,想要掌控一切,想事事完美无缺,想鱼与熊掌都能兼得。景陌想在玉小小的心里是一个仁慈善良,属合公主殿下所有爱人标准的人,只是景陌不可能成为顾星朗,沙场征战,心里却永远有一处净土,恪守为将之人的本份,却又在卸甲之后,与世无争。

    想,却明白自己做不到。

    苏昭看着自己脚下的血水笑了笑,跟景陌说:“不要再想了。”

    景陌将身上还穿着的红袍脱下,扔在了地上的血水里。

    左佑手提着战刀,走进了内殿,看看坐着的二位,说:“你们两个倒是清闲,外边你死我活地杀着呢,你俩坐这儿聊天?”

    “卓君呢?”景陌问。

    “外边挨个翻死人看呢,”左佑一屁股坐下了,拿起茶几上的茶壶就灌了一口茶水。

    “顾大哥呢?”苏昭问。

    苏昭的话音未落,珠帘一响,顾星诺从外殿走了进来。

    左佑就道:“来的正好,苏昭正问你呢。”

    景陌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座,让顾大少坐。

    “城里失火了,”顾大少没坐,站着道:“火光有十六处,外殿的人该死的都死了,还要再打下去吗?”

    景陌说:“十六处,那城里还没有打完。”

    “那你安排了多少把火?”左佑问。

    “三十九处,”景陌低声报了一个数字出来。

    顾大少三人……,这位对自己的城池竟然下这种狠手!

    王嬷嬷站在院墙下,问站院墙上的小卫和大当家,二当家几个人:“外面怎么样了?”

    大当家说:“正杀着呢,嬷嬷放心,没人往我们这里来。”

    “这,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王嬷嬷问。

    “没什么,”小卫回头看着王嬷嬷说:“嬷嬷,外面还得再打上一段时间,你去休息吧。”

    老道坐在走廊的地上拿铜钱算卦,二狗子几个人蹲在旁边看。

    “上北下南,龙贵虎凶,坤位……”

    二狗子听老道念叨,半天没听明白,干脆开口问老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

    老道一脸的纠结,说了句:“不知道。”

    “去!”

    二狗子们都冲老道嘘声,一哄而散,对这个江湖骗子抱有希望,是他们傻!

    建筑物倒塌的巨大声响,这时传进了众人的耳中。

    大当家扭头看看,大声道:“内宫的一幢楼倒了!”

    “隁儿!”失火倒塌的楼前,有太妃哭倒在地。

    身在楼中的小皇子,已经没有了声响。

    太监宫人们拉起这位年纪不过双十的太妃要走,几个蒙面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明亮的刀映着火光,明明火光艳红,却让人战栗。片刻之后,地上就又多了几具尸体,蒙面人继续去找下一个目标,地上的尸体死不瞑目。

    藩王原本是景氏皇族用来巩固江山的手段,但随着皇室子弟的越来越多,藩镇割据,这又成了阻碍皇权统制的毒瘤,削藩就要开战,没有皇帝会愿意看见自己治下的江山发生内乱,而今天,景陌找到了机会,他也没有放过,藩王们,即将要分封的皇子们,大部分都会死于“永生寺”之手,而他会为这些皇族成员报仇。

    九炎城的大火从这天的清晨烧到夜晚,一直到第二日的清晨,诛日的都城才渐渐平静下来,惊弓之鸟一般的人们站在满目疮痍的城中,看着战胞染血的官兵们架着凶手的尸体从面前走过,和尚,凶徒,永生寺的度牒,佛珠,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永生寺。

    于是九炎城的人们愤怒了。

    不是没有人怀疑这些证据,因为这些证据都太明显,只是帝王会为了开战,屠杀自己的臣民吗?烧毁自己的京师?还是在自己的大婚之日?两相比较之下,这些对证据太过明显,太刻意的怀疑,淹没在了大多数人对永生寺的愤怒中。

    景陌于大婚的第二日,宣布发兵复仇。

    随即,奉天,朱雀,青龙,白虎四国也宣布发兵征伐永生寺。

    而永生寺很快就再次发了护佛令,号如天下信徒前往永生寺护佛。

    与护佛令同时发出的,是玄武国君归宁发出的诏书,归氏皇族将会信守先祖对永生寺的承诺,玄武大军即日前往永生寺护佛。

    皇权与教廷的战争正式开始。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