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25顾三少说,为什么他们长相一样?
    “我们去看看雪崩去?”玉小小拉着顾星朗站起身,瞎话编不下去了,他们还是找点别的事干吧。?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顾星朗被玉小小拉站起来了,说了句:“不对,小小你等等,这事不对。”

    “又有哪里不对了?”玉小小感觉自己要冒汗了。

    顾星朗说:“你师父怎么跟莫问长的一样?”

    玉小小眨巴一下眼睛,“是吗?”

    顾星朗看着自己的媳妇,说:“小小,你以前是不是就知道了什么?”

    天了噜!

    玉小小很糟心,她能知道什么啊?她顶多知道残暴女帝有几个姘头,玉子易是个多么坑姐的货!她怎么知道死狗男人也能过来?!

    “小小?”顾星朗拉玉小小的手。

    “一开始见到莫问我也吓了一跳啊,”玉小小跟顾星朗说了句实话。

    顾星朗等着玉小小的下文。

    “可是随后我就发现,死秃跟死狗的骨头架子大小不一样,”玉小小说:“小顾你也应该发现了,死狗的个头比莫问高不少呢,呃,好像比你还高了,”玉小小抬头估算她家小顾跟死狗男人的身高差。

    顾星朗嘴角一抽,抬手把玉小小的脑袋一按,说:“这个就不要提了。”那货怎么能长那么高的个子?!比他家二哥还高呢!

    玉小小挺认真地道:“个太高不好,费布料。”

    顾星朗……

    想到死狗不但能吃,穿衣服还费布料,玉小小再加糟心了,这样的货她怎么养得活哟!(o(╯□╰)o)

    “那他的脸,”顾星朗想想还是不对,他没说那死狗男人就是莫问啊,“他怎么跟莫问长得一样呢?”顾星朗问玉小小。

    “哦,这个啊,”玉小小说:“这个就三种可能呗,一是巧合,二是莫问可能是他的儿子要不是孙子,三是莫问太崇拜他,所以整了张跟死狗一样的脸。”

    顾星朗……,他感觉三种都不靠谱。

    “等他回来,我们问他好了,”玉小小反手把顾星朗的手一握,说:“我们去看雪崩吧。”自己做的孽自己搞定啊,她哪知道为毛莫问长了一张跟人蛊一样的脸?

    顾星朗被玉小小拉着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了,猛地停下脚步跟玉小小说:“不行,我们不能走。”

    玉小小这个心累啊,还有什么问题?

    “苏英,”顾星朗拉着玉小小往洞穴入口处走,说:“小小,你去看看苏英。”

    玉小小说:“苏英又是哪位啊?”

    “苏昭的父亲,”顾星朗说。

    玉小小马上就思想集中了,说:“你找着阿昭他老爹了?”

    “不是我找着的,”顾星朗把那天在归恶林中发生的事,从他的角度又跟玉小小说了一遍。

    “死狗不是会医吗?”玉小小听了顾星朗的话后,很是奇怪地问:“他没替苏老爹看看?”

    顾星朗没好气地道:“他说人发烧喝点白开水就行,我说的话,他一句都不听的。”

    玉小小……

    顾星朗看一眼幽深的洞口,说:“我们下去。”

    玉小小拉着顾星朗就往下洞里一跳,跟顾星朗说:“不怕,我身上带着医药包呢,苏老爹不会有事的。”

    永生寺的僧人们这会儿全都呆站在室外,山中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将山呼海啸一般的雪浪吹散了,这阵大风来得快去得也快,雪散的同时,这阵风也就消散了。

    有僧人跪地颂经,这是佛祖保佑。

    很快,永生寺的雪地上,跪满了僧人,颂经声在雪夜里响彻整座山巅。

    教官站在一座舍利塔的尖顶上,将跪在雪地里的僧人都打量了一遍,没有莫问。想了想,教官干脆把整个永生寺都走了一遍,仍是没有发现莫问的踪迹。

    “跑了?”教官看着脚下的药人,自言自语道。

    “什么人?!”站在屋顶的僧人终于发现了教官的存在,大声喝问道。

    教官站在院墙上,抬头看看对面的屋顶,莫问该死的话,那这货手下的人同理不是也该死吗?妈的,教官在心里骂,刚才来的太急,忘了问那小混蛋一声,这寺庙里该死的人都有谁了。

    僧人见教官站在院墙头上不动,抬手一记掌风就挥向了教官。

    守着门窗的几个僧人也往教官这里跑来。

    “吼!”药人站在院墙下,手指抓挠着的墙壁,冲教官张嘴,牙齿剧烈地咬合着。

    教官让过了向自己袭来的掌风,仔细观察脚下的药人,这不是丧尸?盯着仔细看了后,教官发现这疑似丧尸的生物体内长满了白虫,这人只是个宿主罢了。

    “你是什么人?!”屋顶上这会儿多出了五六个僧人,院中有药人,他们不敢上前,只能是站在屋顶上大声喝问。

    教官抬头看向这些僧人,冷道:“你们把他变成了这样?”

    教官怪异的发音,在雪夜里听起来很是瘆人。

    “嗬嗬,哒哒,哒,”药人用嘴啃起了墙壁,因为太过用力的抓挠墙壁,这药人的左手断在了地上,白色的蛊虫从断手里爬出来,很快在雪地上团成了一团。

    几个僧人连手,同时一掌击出,掌风汇在一起,直击教官的心脏。

    院中生起一阵风,将致命的掌风包裹其中。

    僧人们被风吹刮着,祼露在外的皮肤如同被刀割一般。

    “你们想杀我?”教官一字一句地道,真心是没道理可讲,他做什么了,这帮和尚就要冲他下死手?

    一个僧人被风吹着,掉落在院中。

    药人闻见身后的生人味道,转身就奔到了这僧人的面前。

    僧人促不及防之下看见药人到了自己的面前,慌忙一掌劈向这药人。

    药人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青色的心脏从洞里掉出,被血管拉着,悬在体外。

    僧人看自己一击即中,松了一口气,正想再一掌击断药人的双腿,药人却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

    蛊虫从这药人胸前的破洞处爬出,只片刻之间,僧人的皮肤下就隆起了无数的小凸起。

    药人张嘴,将僧人的半边脸整个咬下,大快朵颐。

    屋顶的僧人们看见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地就想离开,只是围绕着他们旋转的风如同墙壁一般,将他们禁锢其中,别说逃,他们连动都动不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么么哒,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