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27钱包不上交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比起操心着苏家兄弟还没真爱问题的玉小小,顾星朗在这时候倒是能明白苏大将军的心情,开始拣着能说的,把苏昭们的事说给苏大将军听。r?anw  en w?w?w?.?r?a?n?w?e?n?`o?r g?至于苏易瘫痪在床,苏亘没了右手,苏晫瞎了左眼,还有苏家的女眷们都已亡故的事,打死顾星朗,顾星朗也不会在现在这时候说。

    听着顾星朗说话,苏大将军渐渐平静下来。

    玉小小吁了一口气,劝人也是个技术活啊。

    顾星朗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一个不多话的人,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个唠叨鬼,这对顾三少来说也是个折磨。

    “睡着了,”玉小小盯着苏大将军观察了一下,数一下心跳,测一下呼吸频率,跟顾星朗肯定道。

    顾星朗马上就闭了嘴。

    “他会活下来的,”玉小小用手理着苏大将军长成杂草一样的头发。

    教官无声无息地走进了地室,看看坐一起的玉小小和顾星朗,眼皮一跳,好白菜被猪拱了!

    顾星朗看见教官进来,就想起身,这人不管疯不疯吧,好歹是他媳妇的师父,该讲的礼貌还是要讲的。

    玉小小却把顾星朗的手一拉,说:“坐着吧,你给他行礼他也不明白的。”

    顾星朗……,行礼都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教官伸头看看干净了不少的苏大将军,又看看苏大将军正挂着的水,问玉小小说:“葡萄糖?”

    “嗯呢,”玉小小点头。

    摸摸装着葡萄糖的木头瓶子,教官说:“你就不能弄个玻璃的?”

    玉小小撇了撇嘴,说:“容我提醒一句,你说的那个叫琉璃,很贵,我的钱只够吃饭,你要是有钱的话,我不介意你支援我点儿。”

    教官默了,这个世界连玻璃都没有?!

    玉小小说:“话说,你现在身上有钱吗?”

    教官坐下来了,说:“没钱。”

    玉小小呵呵呵了。

    教官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有吃的吗?”

    玉小小掏出了一包肉干。

    教官的两眼发亮了,“猪肉脯?”

    想着自家小顾丧失的味觉,玉小小满怀恶意地建议教官道:“尝尝?”

    教官塞了一整块的肉干到嘴里。

    顾星朗都没有看明白,这人是怎么把足有两个巴掌大的肉干塞嘴里的。

    玉小小说:“好吃吗?”

    教官很享受地说了句:“香。”纯天然无污染的肉干,哪里是末世的肉类食物能比的?

    玉小小震惊了,说:“你能吃出味道?”

    教官说:“你什么个意思?你觉得我应该吃不出来味道?”

    玉小小说:“你不是应该丧失味觉的吗?”

    教官看着玉小小,说道:“就算我看不上你男人,你也不用这么恶毒的对待我吧?”好容易不用看满世界跑的丧尸了,这货希望他丧失味觉?

    玉小小想了想,扯了块肉干往顾星朗的嘴里一塞,说:“小顾你尝尝。”

    顾星朗嚼嚼嘴里的肉干,冲玉小小摇了摇头,他吃不出味道来。

    “我说你,”玉小小想问教官你没逗我吧?扭头一看,一包肉干已经被她家死狗男人吃光了。

    顾星朗看看空了的油纸包,小心翼翼地问了教官一句:“你没嚼一下吗?”

    教官看顾三少的目光很冷漠,说:“我吃个东西你也有意见?”

    “够了啊,”玉小小护着自家小顾道:“小顾是关心你,怕你被肉干噎死。”

    教官斜着眼看顾星朗,一脸地看不上。

    看着这张跟莫问一模一样的脸,顾三少其实忍得也很辛苦,手痒地厉害,各种想开打。再想想,以后他得对着这样一张脸过日子,顾三少就感觉自己差不多又要疯癫了。

    玉小小伸手过来,把教官的脸扭着面向了自己,认真道:“你要是欺负小顾,那我就欺负你。”

    教官扭头又看顾星朗,说:“你就一直这么躲在小小的后头?”这小子也就比钻床底的那个,好了那么一丁点,这世界当将军的标准这么低呢?

    顾星朗承认道:“我打不过公主。”

    顾三少的坦然承认,把教官给噎住了,承认自己干不过女人?这小子还是汉子吗?!

    “我们不打架,”玉小小眉眼弯弯地凑过去,亲了顾星朗一口,说:“别理他,他个单身狗在嫉妒我们呢。”

    顾星朗叹了口气,问教官说:“为什么同为人蛊,我没有味觉,你却还有呢?”这个才是重点啊!

    玉小小愣怔了一下,忙就说:“对,我们应该先说这个问题。”

    教官回味一下肉干的味道,说:“我失忆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教官看着顾星朗说:“我的命比你好。”

    玉小小跳起来,一脚把教官踹了一个跟头,

    顾三少……,这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教官躺在地上,问玉小小:“还有肉干了吗?”

    “没了,”玉小小怒气冲冲。

    “我可以想办法也去当个将军,这里将军的年薪是多少?”教官摸着自己的下巴说。

    玉小小( ̄△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这死狗已经做好职业规划了?

    教官歪着头看玉小小,说:“你不知道?你俩之间,不是你管帐?”

    玉小小说:“我不管账啊。”

    教官一听玉小小这话,想被人踩了一脚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冲顾星朗怒道:“你俩在一起,你的钱不上交?”

    “不是,”玉小小要解释。

    教官恨铁不成钢地瞪着玉小小,“我跟你是怎么说的?钱包不是上交的男人,都不是好鸟,你脑袋被丧尸啃过了?记不住人话的?”

    “呵呵,”玉小小反唇相击:“说的好像你是个好鸟一样,你跟人勾搭上床的时候,你的钱包上交过吗?”

    教官怒了,“我那是找老婆吗?”

    “就你这样的还找老婆?勾搭个滚床单的都困难,”玉小小冷眼看着教官道:“你要不要这么天真又单蠢?”

    顾星朗(╯﹏╰),这对话他完全听不懂怎么办?

    教官在认真思考,他是不是还得跟这个小混蛋干上一架?不打服了看来不行。

    “我们的钱由嬷嬷管着的,”玉小小很得意地跟教官说。

    教官拧着眉头说:“啥玩意儿?馍?”

    “嬷嬷,”玉小小说:“就是我的奶娘!”沟通不能什么的,太讨厌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