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29长了三个脑袋的怪婴
    “你又回来干什么?”玉小小问。?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

    “你还有吃的吗?”教官冲玉小小伸手。

    玉小小……

    “别装,”教官盯着玉小小背身后头的小背包,“我能闻着味。”

    顾星朗……,这还真是一条死狗!

    “你才吃了一包肉干,”玉小小往后退了几步,誓死悍卫自己的粮食。

    “我现在又饿了,”教官木着脸道。

    “你,你特么,”玉小小怒道:“我没来之前,你靠什么活的?别跟我扯淡,滚!”

    教官看顾星朗。

    顾星朗耸一下肩膀,“我身上没吃的。”

    教官闪身就到了顾三少的身后,跟玉小小说:“我拿他的命换。”

    玉小小……

    顾三少-_-|||

    “你选择一下,”教官跟玉小小说。

    玉小小决定还是再干一架吧,不把这货打服了,以后的日子都没法过了,完全无法再玩耍的节奏。

    顾星朗这会儿很冷静,跟教官道:“师父。”

    教官说:“别乱认亲,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么……”

    玉小小说:“你敢说一个废物试试。”

    教官翻白眼。

    玉小小跟顾星朗说:“你就喊他死狗好了,这是他爹妈给的名字,多有才华的名字。”

    教官瞬间就愤怒了,冲玉小小道:“是司戈,戈是兵器的意思,司戈是主战的意思,你个文盲货,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

    玉小小撇着嘴,“戈是兵器,为毛加个司就是成主战的意思了呢?”

    教官……,同为数学帝的教官也不知道。(o(╯□╰)o)

    玉小小冲着教官:“呵呵。”

    顾星朗一脸的不可思议,扭头看着教官说:“你不知道?”

    教官一脸的狂霸酷拽炫,冷冷地跟顾星朗说:“再说,我就杀了你。”

    “喂喂,你个文盲还有脸杀人?”玉小小鄙视教官道。

    教官看着玉小小呵呵了一声,说:“说的好像你不是文盲一样。”

    “司有执掌之意,”顾星朗跟教官解释道:“司戈意为执掌兵器,所以是为主战之意。”

    “我去,”教官和玉小小异口同声:“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困绕他们多年的谜题终于解开了!

    顾星朗看看神同步的这二位,这到底有什么难的?

    “我劝你还是尽快去找莫问,”玉小小跟教官说:“死狗我跟你说,我们要是失败了,你以前过啥日子,以后还是照样,你想继续苦逼,你就接着站这儿跟我扯淡吧。”

    “来两个馒头,”教官也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不是,”玉小小说:“你在这里一个月,日子是怎么过的?”

    顾星朗……,说好的快点行动,去找莫问的呢?

    教官的脸色看着更加阴沉了,说:“这山里没野兽,鸟跟兔子吃不饱,庙里的厨房除了青菜就是豆腐,我吃了,下面的小和尚就得挨饿。”

    “所以你就啥也没有偷到?”玉小小嘴角抽抽。

    教官说:“就偷了三回。”然后饿了一天的小和尚们饿得直哭,他怎么能看着小孩子饿肚子呢?只能放弃啊。

    顾星朗的嘴角抽抽。

    玉小小瘪着嘴,拿了两个馒头给教官,生怕教官吃了不够再跟她要,拉着顾星朗就跑了。

    教官看看手里的馒头,这小混蛋,说两个就两个,一个都不带多给的!把两个大馒头捏了捏,并一起,分两口吞了,教官转身走出了地室。

    这天夜里,玉小小和顾星朗在后山往南一路找,教官一个人往北找,后半夜,快天亮的时候,三个人在归恶林的洞穴入口处汇合了。

    玉小小和顾星朗的脸色都不太好,教官看看这俩,说:“没找着?”

    “没,”玉小小说:“你找着了?”

    教官说:“没。”

    好吧,莫问跑了。

    这个残酷的现实把玉小小打击到了,公主殿下抱着脑袋就往雪地里一蹲,骂道:“这个没种的死秃啊!”

    顾星朗就盯着教官的手看,说:“您拎着什么?”

    教官的手里拎着一个布包,看着像是装着个活物,正在不停的乱动,可看形状,又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来。

    教官把花布包往地上一扔,说:“我在洞里发现的,带来给小小看看的。”

    玉小小伸手就要解布包的结。

    教官把手一挥,风将布包整个吹成碎絮。

    “这,”顾星朗却没顾上感叹教官这一手的神奇,顾三少直接被布包里的东西吓到了。

    玉小小也吓了一跳,道:“我的天,这是什么玩意儿?”

    一个三头的怪婴在雪地上不停地扭动着,很快白雪就红了一片。

    顾星朗说:“他们没长皮?”

    教官抬脚踢了踢三头怪婴,说:“这是池里最小的一个,小小,你感觉这是什么?”

    玉小小说:“连体婴儿?”

    “再仔细看,”教官拿脚指一下三头怪婴的脖子。

    玉小小眯起了眼睛,随后顾星朗第一次从自家媳妇的脸上看出了表情来,一种愤怒的神情。

    “缝合的痕迹,”玉小小怒道:“这特么是人为的?”

    教官摸着下巴说:“你也这么觉得。”

    顾星朗有点懵,说:“什么人为?”

    玉小小拉顾星朗看三头怪婴脖子上的一道伤疤,说:“这是缝起来的。”

    缝起来的?顾星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是被做出来的?”顾三少的声音失了平常的音调。

    “你刚才说池子,”玉小小抬头问教官:“什么池子?”

    “污水池,哦,再准确点说,是污水泡着尸体的池子,”教官说:“一百坪,深有十米,里面这样的怪物有两百个,有点像鱼塘。”

    玉小小无力吐槽,说:“你看过鱼塘养几头怪的?”

    教官还是一板一眼地道:“我这是比喻,我读过的书很多,”后半句话,教官是看着顾星朗说的,跟玉小小我是文盲我自豪不同,教官很希望自己是个文武双全的人。

    顾星朗……,为什么他们的重点就是不一样呢?

    “这玩意儿除了能吓人,还能有什么用?”玉小小问。

    教官说:“你试试好了,就拿你男人试。”

    顾星朗……,为什么这人还一直都看他不顺眼?

    玉小小低着头,突然就把三头怪婴拎了起来,往教官的脑袋上一扔。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