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30顾三少的感觉
    教官就知道会这样,好容易找着了一个伴,小混蛋怎么舍得再回头做单身狗去?教官把头一歪,让开了三头怪婴。r?a?  ? nw?en? w?w?w?.?r?a?n?w?e?n `o?r?g?

    怪婴摔在雪地上,身前正好是一块大石,怪婴身体往前一窜,硬生生将大石撞出一个洞来。

    顾星朗喊:“他要跑了。”

    三头怪婴往前奔跑的速度极快,眨眼前跑进了树林,身形在树间穿梭,四肢着地的奔跑,那动作看着很像蜥蜴。

    教官说了句:“这玩意儿奔跑速度快,四肢强劲有力,大杀器。”

    顾星朗顾不上听教官对怪婴的评价,正要追,三头怪婴被一阵风裹卷回来了,掉在他们三人的面前,三个头都大张着嘴,只是发不出声音。

    “看见没有?”玉小小指着怪婴的嘴跟顾星朗说:“他们没舌头。”

    顾星朗抬头看教官。

    教官木着脸说:“巨风掌,一样身为人蛊,你这小弱鸡竟然不会?”

    顾三少顿时就好想让这货去死。

    “你够了啊,”玉小小翻白眼,问教官说:“要弄死吗?”

    教官说:“莫问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玉小小和顾星朗一起看教官。

    教官摸一下自己的脸,恼怒道:“我说了,我失忆了!”

    玉小小说:“把你的巨风掌收了吧,你这样不累哦?”

    一直就有一股风在禁锢着三头怪婴,看着很拉风,可这也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教官的异能。

    教官收了风的同时,玉小小把三头怪婴拎起来,往地里一“种”。

    顾星朗蹲在三头怪头的面前看,三个头都是小婴儿的脑袋,五官都已经变形,只勉强有个人形,顾三少盯着这三个头看了好一会儿,指着中间的那头颅道:“这个看起来是个女孩儿。”

    玉小小和教官一起蹲下来,教官拍拍左右两边的小脑袋,说:“这两个是男孩儿,动这样的手术,不造成排斥反应的唯一可能性就是,他们的dna相同。”

    “弟什么?”顾星朗问,他好像听他媳妇说过这个词。

    教官看玉小小,这什么世界?dna都不知道?

    玉小小说:“你有看见飞机大炮轮船汽车吗?”

    教官摇头。

    “那没有dna这个词,有什么可奇怪的?”玉小小问。

    教官……

    顾星朗拉了拉玉小小的袖子,媳妇跟死狗师父说话,给顾三少的感觉很不好,就好像这俩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就跟个外人一样,听不懂,更不用说插话了。(三少,您的感觉是对的,-_-|||)

    “当人蛊当久了,他还没个媳妇,”玉小小指指自己的脑袋,跟顾星朗说:“所以他的脑袋寂寞坏了,教我的时候,他就天天胡说八道。”

    顾星朗默,总觉得公主当年的日子很艰难的样子。(呵呵,他们是互相折磨啊~)

    感觉不到爱的教官就很糟心,狠拍三头怪婴的脑袋撒气,结果一点意外没有的,教官拍断了三头怪婴左边的脑袋。教官的手一僵,力道用大了。

    玉小小拧着眉头,说了句:“还活着。”

    断了一个脑袋的三头怪婴仍在扭动脖子。

    “这怪物放出去,得死多少人?”教官问玉小小和顾星朗。

    玉小小喃喃自语了一句:“有两百个啊。”

    大军冲杀上来,遇上这么一群怪物,这仗要怎么打?顾星朗光想象一下,就不寒而栗了,这哪儿还是打仗?这将会是一场屠杀啊。

    “所以我爹和景陌他们费老鼻子劲,要把小顾你送来当卧底啊,”玉小小拍拍顾星朗的肩膀。

    顾星朗摇头,说:“我没发现这种怪物。”

    “我打碎了一堵石墙才发现了他们,”教官说:“你眼神不好,听力不行,要怎么发现?对了,你俩在一起多久了?有一年了吗?”

    玉小小和顾星朗一起看着教官,不明白这货又想说什么。

    “啧,”教官咂一下嘴,瞄一眼顾星朗的下半身。

    身为男人,顾三少秒懂这死狗男人的意思,这死狗在说他眼神不好,听力不行,下边也不行……

    教官掉脸就又戳玉小小的肺管子,“到底是他不行,还是你不能生?”

    顾星朗见识过大当家的嘴欠,觉得天下嘴欠之人,也就大当家这样的了,没想到,他媳妇的这个死狗师父,又让他开了眼了,大当家的那张嘴跟这货比起来,大当家那叫讨喜啊!

    飘雪的天空又响起了雷鸣声。

    教官说:“你想让你男人看龙拳风吗?”打不过你,我还打不过你男人吗?

    “嗷!”玉小小不准备用雷劈了,公主殿下又一次窜上了教官的肩膀,抱着教官的脑袋一阵猛捶。

    教官干脆又一个抱摔,跟玉小小在雪地里抱着打,怒道:“找个男人你不生娃,你想干什么?我就知道,就你这脑子,你一个人你就过不了日子!”

    “呸!”玉小小也怒,“你找那么多女人,你的娃在哪里?”

    “我那是不想生!”

    “等我和小顾弄死了莫问,我们有的是时间生娃!”

    “生娃跟弄死莫问有什么冲突?你是得脑癌了吗?”教官问。

    “我咬死你!”玉小小掐教官的脖子。

    教官冷笑,“说不过我,你就要咬死我?你也就这点出息了,看过医生了吗?你是不是脑癌晚期了?”

    玉小小把教官按进了雪地里,无法玩耍了,这货还是去死吧。

    教官当然不会被动挨打,拼死反抗。

    站在不停颤动的大地上的顾三少……,这二位是怎么把话题扯到生娃上面去的?

    “我说,”顾星朗试图劝架。

    地面在这时出现了裂缝,禁锢三头怪婴的力量一轻,怪婴扭动着身躯窜到了地面,似乎是知道正抱着打滚干架的教官和玉小小不能惹,三头怪婴直接冲向了顾星朗。

    玉小小听见声不对,喊一声小顾,就要去帮忙。

    教官抱住了玉小小,小声道:“别动,让我看看这小弱鸡的本事。”

    怪婴的速度极快,冲到顾星朗的跟前时,顾星朗的大脑甚至都作不出反应,只是下意识地抬手,扼住了怪婴的脖子。

    怪婴还能动的两个头颅都冲顾星朗大张着嘴,露出两排尖牙,口腔里呼出的气息,带着血腥的味道。

    顾星朗没吃住怪婴挣扎的力道,手一松,三头怪婴掉在了地上。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