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34公主说,出发!
    教官将信徒们全都带出了洞穴,当这些清醒的,昏迷的信徒从天而降一般,落在永生寺前的雪地上后,引得大批信徒云集在永生寺的山门之前。?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听了老妇人永生寺后山镇着十万恶鬼的述说后,信徒们齐齐地跪在了雪地上,冲永生寺跪拜颂经。

    看到这一切的教官骂了一句傻逼,手里拿着一包肉干,随手从经过的人头上摘了一顶厚羊皮帽戴头上,教官就这么着,一阵风似的往珠峰下走去。

    玉小小跑出永生寺,找到藏棉被的树洞,抱出了被子,又很随意地逛了山间的几顶帐篷,拿了厚皮袄一件,锅子一个,干粮若干袋,最后想着苏大将军的身体,公主殿下又抱了一床厚被子在手里,苏老爹这会儿受不了冻啊。

    顾星朗在地室里照看着苏大将军,听见脚步声扭头一看,一个活动的“货架”走进了地室。

    玉小小低头,顶脑袋上的两床被子掉下来了,公主殿下才露出了脸,看着顾星朗说:“再裹件皮袄,两床厚被子,苏老爹就冻不到了吧?”

    顾星朗伸手到被里摸一下苏大将军的手,愁道:“烤着火,他的手还是冰的。”

    玉小小把手里拎着,身上挂着的物件都放下了,跑到了苏大将军的跟前,蹲下身摸摸苏大将军的脸,也是冰的。

    “他这样能跟着我们上路?”顾星朗问。

    “不管怎么样,不能把苏老爹丢这儿啊,”玉小小叹气。

    “水没了,我就把针拔了,”顾星朗让玉小小看空了的木瓶子。

    玉小小站起身晃晃木瓶子,里面是没水声了。

    “我回来的时候,里面还有一些,”顾星朗说。

    玉小小又蹲下了身,跟顾星朗说:“我抱着苏老爹,小顾你扛着行李。”

    “你抱着他?”

    “火焰掌,烈焰掌我都会,”玉小小说:“苏老爹身体温度太低的话,我可以运功给他取温啊。”

    顾星朗有些不放心地道:“这样行吗?你会不会累着?”

    这能不累吗?控制电流在一个供人取暖的温度,这比直接来个雷劈死丧尸累多了啊!玉小小瘪了瘪嘴。

    顾星朗搂着玉小小的肩膀,跟玉小小头靠头了一下,说了句:“我们两个换着抱苏老爹吧。”

    顾三少不心疼媳妇?当然心疼,可让他媳妇歇着,把苏大将军冻死?顾三少干不出来这种事,只能是恨自己没用,他要个会个火焰掌什么的……,(三少,那是异能,你学不会的o(╯□╰)o)

    小夫妻俩把苏大将军用三床被子裹了,顾星朗把皮袄一分两半,一半裹苏大将军的头,一半裹脚,这样弄下来后,光看外表,旁人绝对看不出人形来。

    玉小小把苏大将军横抱了,顾星朗背着他媳妇的包,拎着锅,身上还挂着几个装干粮的布袋,小夫妻俩离开了地室,上到了洞穴上头。

    站在雪地上,顾星朗看看自己的身后,被教官一阵风弄没的蛊虫,这会儿又是一大堆了。

    玉小小回头,也看见一地的蛊虫了,说:“它们把那些几头怪都吃了?”

    顾星朗点了点头。

    “这要怎么带着走呢?”玉小小犯愁。

    顾星朗伸手,几只蛊虫爬到了他的手上,钻进袖口之后,就不见了踪影,“让它们跟着爬吧,没我的话,它们不会伤人的。”

    玉小小说:“我们的速度可快啊。”

    顾星朗说:“没事,它们知道我在哪里。”

    “那就走,”玉小小转身面向了他们要去的方向,跟顾星朗说:“拉着我。”

    顾星朗将手搭在了玉小小的肩膀上。

    玉小小看看顾星朗搭在自己肩头的手,吁了一口气,艾玛,她终于可以带着她家小顾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再来的时候,他们就是带着千军万马来了!“走了,”玉小小跟顾星朗说。

    顾星朗“嗯”了一声,搭在玉小小肩头的手紧了紧。

    “苏老爹,我们出发去见阿昭了啊,”玉小小又跟昏睡中的苏大将军打了一声招呼,脚尖在雪地上一点,公主殿下抱着苏大将军,带着自家小顾往珠峰下飞掠而去。

    蛊虫们团成几团,往山下滚动。

    永生寺里,几位高僧站在莫问的悲世殿前求见莫问。

    一个侍从僧人脚步匆匆地从殿后沿着回廊绕过来,冲几位高僧行了一礼,低声道:“几位大师,主持早先说大战在即,他要闭关直至山下那些宵小之徒攻来。”

    “主持闭关了?”有高僧惊讶道,大敌当前,他们不是应该商议如何御敌吗?主持在这个时候闭什么关?

    侍从僧人说:“大师放心,主持说有护寺之人,请各位大师不必担心。”

    “那后山是怎么回事?”另一个年事已高的高僧问道。

    待从僧人说:“后山之事,贫僧不清楚。”

    “寺门前的事,你知道了?”这位高僧看着这侍从僧人问道。

    侍从僧人恭恭敬敬地道:“大师,这事贫僧听说了,只是后山之事,贫僧不清楚。”

    高僧们无可奈何,莫问在永生寺的地位至高无上,他们不能硬闯莫问的闭关之所,他们拿面前的这个侍从僧人,都没什么办法。

    归宁这会儿看着僧人们将倒在院中的侍从僧人们抬走。

    “他,他们死了?”归宁问站在自己面前的侍从僧人。

    “全身的骨头断了大半,”这个侍从僧人道:“陛下,应该还有一人,请问陛下知道他的下落吗?”

    归宁摇头,说:“那个药人也不见了。”

    侍从僧人看着归宁。

    归宁回避了这侍从僧人探究的目光,说:“昨晚朕听见了打斗声,只是朕没敢看。”

    “来的有几人?”侍从僧人问。

    归宁说:“不知道。”

    “来人竟然没有伤陛下分毫,”侍从僧人说道。

    归宁呼地扭头看向这个侍从僧人,有些恼怒地道:“你这是何意?朕也要断大半身的骨头才好?还是说,朕也失踪就好了?”

    侍从僧人给归宁行了一礼,冷冰冰地道:“贫僧失言,请陛下恕罪。”

    归宁说:“顾星朗从归恶林出来了没有?”

    侍从僧人将归宁往禅房里一推,说:“大战在即,请陛下务必呆在房中不要外出。”

    归宁……,能不能给一点尊重?!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