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36阿昭,我和小顾把苏老爹带回来了
    城楼上的人齐步后退,有的人甚至本能地抬手掩住口鼻。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人头蜥蜴在极致的高温中化为灰烬。

    护城河里的水也在高温中瞬间蒸发,潜在河里没有跃出水里的人头蜥蜴也无一幸免,全都被炙烤成灰,在干涸了的河床,堤壁上留下一个个黑色的影子。

    官兵们再一次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惊住,大部分人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全然不会动弹了。

    “那什么,火焰掌,”玉小小还跟人们解释了一句。

    “这,”王兆在城楼上自语道:“这他娘的是掌?”这要是掌,那他们平日里的挥掌其实是拍手吗?!

    一片寂静中,靠近护城河的一片雪地突然被什么东西从下方掀开,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一个全身白衣的人从雪下跃出,双手拼命地在身上做扑打状,状若疯癫。

    就在官兵们想,要不要上去将这人抓住的时候,玉小小团了个雪球在手里,抬手就把雪球砸在了这人的脑袋上。

    白衣人一声没吭,倒在了雪地上。

    官兵们……,这样也行?

    玉小小和顾星朗走到这人的身前,玉小小看了这人一眼,跟顾星朗说:“妥妥的晕了。”

    顾星朗点点头,目光微动。

    几只蛊虫从这人的双耳里爬出,白虫爬在雪地里,无心的人压根看不见。

    玉小小蹲在这人的跟前,摸摸这人的脸,跟顾星朗说:“皮是长脸上的,不是无皮人。”

    顾星朗说:“小小你再看看,这里还藏着人吗?”

    玉小小往四下里看。

    官兵们也不知道这二位在干什么,但就是不明觉厉,不少官兵都不敢大口喘气。

    “没了,”玉小小把四下里看了又看后,跟顾星朗说:“就这家伙一个人。”

    侍卫长这时跑上了鸦雀无声的城楼,往城外一看,侍卫长一眼就看见玉小小和顾星朗了。侍卫长撑在城墙垛口上的手一滑,轻功高手差点没一个跟头栽下城楼,这二位怎么过来了?!

    侍卫长一句话没说,扭头就往城楼下跑。

    王兆看着侍卫长被狗撵了似的往城下奔,大声问:“那两个是谁?”

    侍卫长头也不回地说:“大将军你快开城门吧!”

    王大将军……,下头那俩还是贵客了?

    侍卫长径直奔到了景陌的马前,小声禀道:“陛下,公主和驸马来了。”

    景陌的眉头就是一皱,玉小小来不奇怪,怎么顾星朗也来了?

    骑马与景陌并肩的苏昭道:“就他们两个人?”

    侍卫长说:“驸马手上还抱着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苏昭说:“东西?”

    侍卫长想想,说:“可能是人?”

    听侍卫长这么一说,景陌扭头就跟苏昭说:“他们会不会已经把莫问抓住了?”

    侍卫长和景陌、苏昭身遭的侍卫们马上就两眼放光了,这个有可能啊!

    苏昭嘴角一抽,说:“莫问要是被抓,你这里怎么还会闹怪物?”

    城门在这时洞开了,吊桥也在铁锁的摩擦声中,缓缓放下。

    “驾,”景陌催马,往城外跑去。

    侍卫长翻身上马,跟在了景陌的身后。

    玉小小这会儿还在研究被她用雪球砸晕的人,跟顾星朗说:“这人看起来是正常人类啊。”

    顾星朗说:“能藏身在雪中的人,怎么可能是正常人?”

    “也对,”玉小小拨拉白衣人的脑袋,说:“头发也是长出来的,他不是和尚,这是莫问的小伙伴?”

    顾星朗往前走了几步,雪地里掉着一个黑乎乎的木块。

    玉小小看一眼这木块,说:“是个木头哨子。”

    拿起木块,玉小小才又发现,这是个竹质的哨子,玉小小拿着竹哨就要往嘴里送。

    “别,”顾星朗忙喊,谁知道这玩意儿有没有毒呢?

    景陌和苏昭这会儿跑过吊桥,到了小夫妻俩的跟前。

    “景陌,阿昭,”玉小小跟这二位打招呼。

    景陌和苏昭下了马,看看地上的白衣人,看看玉小小,又看看顾星朗。

    侍卫长没带着侍卫们往前来,也挥手示意玉小小和顾星朗身后的兵将们后退。

    景陌低声问顾星朗:“还好吗?”

    顾星朗说:“我没事。”

    玉小小跑上前,拉着苏昭到了顾星朗的跟前,很高兴地说:“阿昭,我和小顾把苏老爹带回来了。”

    苏昭愣住了。

    景陌听了玉小小的话,忙就往顾星朗的手上看去,这里面包着的是苏英?

    顾星朗说:“我们是不是找个暖和点的地方说话?”

    玉小小说:“是啊,我们没关系,苏老爹不能受冻的。”

    景陌忙道:“我们回城。”

    一行人回城。

    侍卫长带着人把白衣人绳捆锁绑了,抬回了城里。

    至于干了的护城河,景陌这会儿还没空管这事儿。

    景陌带着玉小小和顾星朗走进了一间暖阁里,烧着地龙的暖阁温暖如春,铜鹤香炉还燃着香,玉小小乍一闻带着清香的空气,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

    景陌不声不响地走到香炉前,将出香的鹤嘴堵上了。

    顾星朗把苏大将军放到了床榻上,小心翼翼地给苏大将军解被子,除裹着头脚的皮袄。

    苏昭站在床前,有些无措地看着顾星朗忙活,都没反应过来自己才是应该动手做这些事的那个人。

    玉小小拿出医药包,准备给苏大将军挂水。

    景陌知道这会儿不是问话的时候,帮着玉小小往医药包外拿药。

    “有人参吗?”玉小小问景陌:“有的话,给苏老爹来一碗人参汤吧。”

    景陌忙又走到门外,命人去燉碗人参汤来。

    苏昭这会儿看见苏大将军的脸了,顿时呼吸一滞。苏昭已经很久回忆不出父亲的样子了,只是这会儿看见人了,那些久远到已经遗忘的记忆一下子又活了过来,这是他父亲没错,只是他的父亲怎么会变成这样?

    最后一床被子,顾星朗给苏大将军解开了,但仍是盖在了苏大将军的身上,又将床上叠着的锦被拉开,给苏大将军盖上。扭头看看苏昭,顾星朗低声道:“大将军会没事的,我父亲那时比他还要糟糕,好好的休养,慢慢地人就会好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