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44教官说,来两个包子
    大内侍卫们护卫着贤宗在雪地里狂奔,在这一刻贤宗很恨自己为什么不骑马来?雪景在奉天也能看,他到底为什么要来宝石湖看雪景?!

    惊叫声不断从身后传来。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贤宗要回身看,被大内侍卫统领拦住了,这位王姓统领急声跟贤宗道:“圣上,请您先回营!”

    贤宗大声道:“言若呢?”

    王统领跟贤宗说:“圣上,臣冒犯了。”

    “什么?”贤宗一愣。

    王统领蹲下身,不由分说背起贤宗就跑。

    “相爷!”

    “相爷小心!”

    “相爷——”

    ……

    听见身后一阵惊呼相爷的声音,贤宗趴在王统领的背上,回头看去。

    顾星诺被一只人面蜥蜴扑倒在了地上。

    顾林疯了一般一刀砍在这蜥蜴的背上,结果小林子的虎口崩裂流血,刀几乎脱手,人面蜥蜴却一点事儿也没有。

    人面蜥蜴张嘴咬向顾大少的脸。

    顾大少手里的刀还没有脱手,看见这怪物张嘴,顾大少勉强将刀身一竖,架住了人面蜥蜴的嘴。

    顾栋带着几个侍卫对着这只人面蜥蜴连番踢打,却无法伤到这蜥蜴分毫,也推不动这怪物。

    “咔嚓”一声脆响从人面蜥蜴的嘴里传出,顾大少的刀被这蜥蜴咬成了两截。

    “主子!”顾林往前冲,却被另一只人面蜥蜴从身后扑倒在了雪地上。

    “言若!”贤宗惊慌的高喊,雪地上都是人,还有怪物,贤宗也看不出他的相爷在哪里。

    眼见着长着三排利齿的血盆大口向自己咬来,顾大少一闭眼,只是随即他的身体就感觉一轻,压在身上的重量不见了。

    顾大少忙又睁眼,就看见面前站着一个脸裹在厚巾里,身穿黑袍的人,那只差点要了他命的人面蜥蜴正被这人拎在手里。

    教官抬起一脚,将要咬死顾林的人面蜥蜴踢飞,扭头跟顾大少说:“你是这里的官员?”

    顾大少点了点头。

    “让你的人都退后,”教官挥手,将几只压在兵卒身上的人面蜥蜴用风卷走。

    顾大少从雪地上站了起来,大声下令道:“退后!”

    兵卒们迅速后退,在发现这些怪物全都在原地挣扎,却不能再往前走动一步后,松了一口气的兵卒们后退的速度可以用奔逃来形容。

    “你也后退,”教官推了顾大少一把。

    被教官拎着的人面蜥蜴在这时挣断了自己的尾巴,身体掉到地上后,这蜥蜴张嘴就咬教官的双腿。

    “小心!”顾大少忙就喊道。

    雪地上刮起了大风。

    所有人的都被这风吹得睁不开眼睛。

    人面蜥蜴被风席卷到半空,因为数量太多,这股从地面升起的旋风整个成了黑色。

    教官看看雪地上没有人躺着,也没有看见有血,稍稍放了点心,有他在,还让这里的人类受到伤害,这甚至是伤他自尊的事。

    顾大少顶着如刀割着身体一般的狂风睁开了眼,面前巨大的旋风,让顾大少直接呆住,此生此世,他真的没有想过,有一日他会看见风的模样。

    教官身形挺拔地站在雪地上。

    旋风猛地上下两端一起往中间压起,所有的人面蜥蜴在风中被压成了碎粉。

    顾大少就看见这股风跳动了一下,然后大地恢复平静,明月照着雪地,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教官一个闪身,到了宝石湖的湖岸前,仔细看一眼倒映着星月的幽蓝湖水,爆了一句粗口。

    小兵卒这会儿还和自己的同伴们站在湖边没走,这少年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气势,战战兢兢地问教官说:“发,发生什么事了?”

    “一湖的蜥蜴,”教官踢了一块石头到湖里,跟小兵卒说:“你说发生什么事了?”

    一队十来个兵卒全都面无人色地看着教官。

    有风刮过大地,从离湖岸十来米处的雪地里拽出了一个白衣人。

    兵卒们又是抽气。

    风将白衣人带到教官的面前,教官指着白衣人,跟小兵卒说:“冲我喊剌客喊得那么大声,就好像我杀了你全家,真正的剌客在这里,看见了没有?”

    小兵卒这会儿就剩下冲教官点头的份了。

    教官将白衣人抓在手里,随手一抖。

    白衣人没呼痛,脸上也没有痛苦的神情,只是看四肢的扭向,这人的手脚都被教官弄断了。

    “要是张嘴咬,我就敲掉你一嘴牙,”教官将人扔在地上,威胁了一句。

    白衣人盯着教官,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蜥蜴们呆得时间长了,这人的双眼看起来也像是蜥蜴一般,眼球往外鼓出。

    “有东西上来了!”小兵卒这时指着湖面,惊慌失措地喊了起来。

    教官看向了宝石湖。

    顾星诺这时也带着人赶到了宝石湖边。

    风从湖中心的位置,从湖底卷出,整个宝石湖如同被人搅动了一般,沿着顺时针的方向开始晃动。

    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

    风带着湖水往天空升去,直达天际,宝石湖的湖底祼露在了人们的眼前,怪石嶙峋,河沟遍布,还有不少沉湖的船舶在湖底不知道躺了多久。

    在水滴落在顾大少的脸上。

    “呯”的一声,被风带着旋转升空的水柱瞬间炸开。

    人们看见大水向自己扑面而来,却在与自己近在咫尺之后,被什么东西挡住,不能再前行一步。

    顾大少试着伸出了手,大水却在这时往后退去。

    巨大的水声传入人们的耳中。

    宝石湖迅速又盛满了湖水,湖水剧烈晃动,波浪依旧凶猛,随时就可以将岸边之人吞噬的模样。

    “没事了,”教官拍一下小兵卒的脸,说:“看傻啦?”

    小兵卒看着教官,嘴唇颤抖两下,说:“你,你是神仙?”

    从剌客到神仙,这跨度略大,教官摸摸裹在围巾里的下巴,跟小兵卒说:“我也算是救了你的命,这样吧,拿两个包子算是谢礼?”

    小兵卒和他的同伴们从呆傻走向了更呆傻。

    教官眸色一暗,看来跟人要点吃的,比杀人全家还招人恨呢,怪不得永生寺那么大的一个庙顿顿青菜豆腐。(你是把人吓傻了,不是因为食物,还有,和尚不能吃肉啊,啊喂啊!)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在亲们的提醒下,梅果才发现前面的章节序号错了二十几个,梅果被自己蠢哭,错的太多,等文完结一起改吧,谢谢亲们的提醒,造成阅读不便,亲们就原谅梅果这个时刻犯蠢的货吧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