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45教官说,我是小小的师父
    顾大少有些踉跄地走到了教官的面前。ranw?en w?w?w?.?r?a?n?w?e?n?`org

    教官不等顾大少说话,就道:“一个包子当谢礼也行。”从小混蛋那里搜刮的食物两天前就吃完了,教官从昨天到今天就吃了十只地鼠,四只兔子,教官这会儿饿了!

    原本想先谢教官救命之恩的顾大少下意识地,把耳朵往教官的嘴那里伸了伸,说:“你说什么?”

    要一个肉包子也是很过份的事?看看还是波涛汹涌的宝石湖,教官琢磨着,这个世界没有丧尸吧,可药人怪物,非人道生物实验什么的,一个也不少,所以教官心头滴血,这个还是个苦逼的,为了口吃的得玩命的世界?!

    大当家带着自己的兄弟们,慌慌张张地从军营一路赶了来,看见顾大少四肢健全地站着,大当家们都是松了一口气。

    “圣上呢?”顾大少问大当家。

    “圣上没事,”大当家一边打量着教官,一边回顾大少的话:“二少爷带人把圣上护送回营了。”

    二当家四下里看看,说:“大少爷,不是说闹妖怪了吗?妖怪呢?”

    前海盗们也到处找着,就算把妖怪都弄死了,尸体总应该还在吧?这怎么什么也没有呢?

    “那什么,”教官在这时候决定再把要求放低点,“没肉包,来个馒头也行。说话,你们这里,一个馒头多少钱?”

    顾大少和他的亲卫兵们…

    大当家和他的兄弟们……

    要死,这种诡异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很贵?”教官看面前这一帮人都不说话,又问了一句。

    “你谁啊?”大当家盯着教官问道。

    顾林在后头小声说了句:“他一个人弄死了所有的怪物。”

    大当家Σ(°△°|||)︴

    二狗子睁大了眼睛,吸溜着冻出来的鼻涕,感叹了一句:“这么厉害?”这也就比他家公主差了那么一点点啊。(是滴,你家公主宇宙无敌……)

    顾大少这时冲教官行了一礼,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在下顾星诺,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顾星诺,”教官说:“顾星朗是你什么人?”

    顾大少又是一愣。

    在场的官兵们马上就又开始紧张了,顾三少可是弑母逆君的大罪人啊!这人好好的怎么会问起这位来?

    大当家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顾大少的身边,小声道:“大少爷,你觉不觉得他说起话来,很像驸马爷疯癫时的样子?”

    顾大少冲教官笑道:“在下是顾星朗是大哥,敢问阁下是?”

    教官抬手就捏一下顾大少的膀子,撇一下嘴,问顾大少说:“当将军的?”

    大当家说:“这是我家相爷。”

    “文官?”教官问。

    二当家说:“我家相爷也是当过将军的。”

    教官看看顾大少,又看看在场的军人们,突然又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了,世道苦逼点没关系,他能找着个活干就行啊!就他这本事,当个将军啥的不是妥妥的吗?

    顾大少说:“阁下是?”

    教官说:“我叫玉司戈,是公主的……”

    “圣上!”

    教官的话没说完,后面有人喊圣上,跪在地上山呼吾皇万岁了。

    顾大少忙回头看,就见顾星言护卫着贤宗走了过来。

    “言若你没事吧?”贤宗到了跟前,先就问顾大少。

    顾大少一笑,低声道:“托圣上的鸿福,臣无事。”

    教官说了句:“鸿福是什么玩意儿?是我救的你吧?一个馒头到底行不行?”小弱鸡的哥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啊?

    大当家木着脸跟二当家说:“我总觉得事不对。”

    贤宗这时看向了教官,客气道:“这位就是出手除妖的……”

    “除妖?”教官呵呵呵了,说:“这就是蜥蜴,动物,不是妖怪,人太迷信了不好。”

    贤宗张了张嘴,扭头看顾大少,“这怎么回事?”贤宗陛下的声音都失常了,“这位是谁啊?”

    “你就是玉宁生吧?”教官问贤宗。

    四周围一片抽气声。

    贤宗呆愣愣地点头:“是,是啊,朕就是玉宁生。”

    教官说:“哦,我找的就是你。”

    顾二少迈步就站在了贤宗的身前,他怎么听这位的口气,是来找他家圣上寻仇来的呢?

    “打的过吗?”大当家又小声问顾大少。

    顾大少嘴角一抽,这要公主在,跟这位或许能干上一架。

    贤宗盯着教官露在围巾外的眼睛看,然后跟顾大少说:“朕不认识他啊。”

    大家伙儿想给圣上跪了,您光看个眼睛,还是露一半的眼睛,能看出什么来?

    “一样,”教官说:“我也不认识你。”

    “啊,”贤宗说:“你这说话声音是怎么回事?”

    教官也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这个说话声音,跟个机器人似的,扯着这么一个嗓子,他能约到什么妹子?他不能指望这世界所有的妹子都跟小混蛋一样,眼瞎外加脑子不好使噻。

    贤宗看教官不说话,就说:“不能说?”

    教官把头一摇,说:“我练功走火入魔了。”

    贤宗说:“啊,走火入魔了啊,太糟糕了,所以呢?”

    教官说:“所以我失忆了。”

    大当家叫了起来:“你失忆了?那你来找我们圣上做什么?”

    贤宗说:“是啊,那你怎么还记得朕的名字呢?”

    “我是来保护你的,”教官说:“莫问可能会来杀你。”

    贤宗冲教官点了点头,说:“这个朕知道,那些长着人脸的怪物,只能是莫问养出来的。”

    顾大少沉声问教官道:“那您知道莫问现在在何处吗?”

    教官说:“莫问不在这里。”

    贤宗很失望,说:“这死秃命这么大?”

    “带人都退下吧,”顾大少这会儿跟顾二少道:“这里不会再有危险了。”

    顾二少没多说什么,带着官兵们退出了百多米远。

    “您是要杀莫问的?”官兵们都退下后,顾大少才问教官道。

    教官说:“是。”

    贤宗这下子又高兴了,冲教官笑道:“如此甚好,有英雄相助,我们何愁莫问不死?”

    大当家们真心感觉圣上高兴的太早了。

    “您从永生寺来?”顾大少问教官,这人就算是友,他也得弄明白这位是谁啊。

    教官很无谓地道:“我是小混,小小的师父。”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