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47打不过,认命吧
    “你们军营的厨房里有现成的饭菜吗?”教官问顾大少:“不会还要我等吧?”

    顾大少说:“坐下就能吃。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教官满意了。

    “朕是正人君子,”贤宗这会儿教育大当家道:“下巴豆让人拉肚这种事,朕怎么能干?”

    大当家就感觉圣上太难伺候,正大光明他们打得过吗?就算暗地里下手,都不一定能成呢!

    二当家又给贤宗出了一个主意:“要不圣上您让暗卫们上去试试?这里武艺最好的,就是他们了。”

    暗地里保护贤宗的暗卫小哥们……,跟着公主的人都不是东西!

    贤宗想想自己的暗卫们,脚步沉重地往军营走,圣上跟自己说,打不过,认命吧。

    军营里燃着篝火,灯火通明。

    教官感叹了一句:“这就是军营啊!”

    跟玉小小相处总结出来的经验,接不上的话就一定不要勉强想词去接,所以顾大少没接教官的这句感叹,而是问教官道:“玉师父,是公主让您来这里的?”

    “我来这里,小小和小弱鸡,就是你弟弟,他们两个去燕回城,保一个叫景陌的人,”教官跟顾大少说:“我没遇上,那莫问应该去小小那里了。”

    “那永生寺那里?”

    “我不知道,我失忆了,”教官说:“我就知道永生寺外有很多脑残粉,后山里有很多药人和怪物。”

    顾大少说:“脑残粉是什么?”

    “就是莫问拉屎,他们都说香的傻逼,”教官跟顾大少解释道。

    这话太犀利,让顾大少又接不上话了。

    “吃饭吧,”教官说:“我饿了。”

    刚吃完拉屎,话题马上就又跳到吃饭上,顾大少抚额,跟迎上来的参将说:“拿些热饭菜去我那里。”

    “不是一些,”教官说:“要很多。”

    参将看着教官。

    顾大少只得说:“拿很多。”

    参将转身往伙房走了。

    教官跟着顾大少走进一顶军帐,军帐里也燃着篝火,让人进帐之后,顿时就感觉不到严冬的寒冷了。

    教官对顾大少送上的茶水不感兴趣,坐坐椅上说:“那个抓到的人,你不审审?”

    顾大少说:“现在审,不打扰玉师父吃饭?”

    “不打扰,”教官说:“我也想知道永生寺是怎么回事。”

    顾大少冲帐外道:“把那凶徒押进来。”

    两个兵卒将四肢俱断的白衣人拖进了帐。

    教官看看这人的神情,说:“你不怕疼?”

    白衣人说:“主持大师不会放过你的!”

    “就一个和尚,装什么大师?”教官说:“莫问去燕回城了?”

    白衣人不说话了。

    “其实他去哪儿都一样,”教官说:“燕回城那里有小小在,他去了一样是死。”

    白衣人的眼中闪过惧意,这个人出手就将人面蜥全都杀了,主持大师可没有这样的本事。

    “永生寺里有多少这种怪物?”顾大少问白衣人。

    白衣人说了句:“很多。”

    “不用怕,”教官跟顾大少说:“有多少都能弄死,我累了,还有小小呢。”

    “佛祖不会放过你们的!”白衣人冲教官狠道。

    教官目光一沉。

    白衣人的身体平地飞起,被风卷着到了篝火前,火烧到脸,白衣人的脸瞬间就毁了。

    军帐里弥漫开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

    两个兵卒被这一幕吓到,站着不知所措。

    顾大少见惯了死亡的人,还是面不改色地坐着。

    白衣人伸手摸自己的脸,摸了一手血,眼眶似是有什么东西垂吊在那里,用手一抠,白衣人将自己的左眼抠了下来。再没有痛觉的人,也受不了亲手抠下自己的眼睛这种事,白衣人看着自己的眼睛,惨叫了一声。

    “你们这样的货也配说佛?”教官冷声道:“佛要人向善,让你们杀人了?妈的,自己要做坏人,拉着佛祖干什么?”

    白衣人往后爬,想远离篝火,只是他四肢都断了,脑子里想做爬的动作,现实却是这人只是在地上蠕动着身体。

    帐中又是一阵风起,白衣人到了教官的脚下。

    教官低头,一脚踩白衣人的脖子上。

    白衣人感觉到呼吸困难,张大了嘴巴。

    教官踩着这人的脖子想审,只是想想,教官又发现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要问的,永生寺里有怪物又怎样?他又不是弄不死,“要问什么?”教官问顾大少。

    顾大少说:“他是怎么操纵那些怪物的?”

    教官觉得这个问题能问问,对着白衣人没有了眼球的眼窝踢了一脚,说:“那些蜥蜴是你生的?”

    顾大少和两个兵卒都默了,这话问的……

    白衣人看着教官。

    教官说:“不说,我让你变全瞎。”

    白衣人还是那句话:“佛祖不会放过你的。”

    教官呵了一声。

    白衣人的脸突然变形,右眼球愣是从眼眶里被挤了出来。

    眼前的世界一片黑暗后,白衣人又是一声惨叫。

    “顾大哥,”帐外这时传来江卓君的声音。

    顾大少忙应声道:“是小江来了?快请进。”

    江卓君从帐外走了进来,看见脸被烧毁,眼睛成了两个血窟窿的白衣人,小江将军的脚步就是一顿。

    “你们下去吧,”顾大少跟两个兵卒说。

    两个兵卒忙就退了出去。

    顾大少跟江卓君说:“小江,这位姓玉名司戈,是公主的师父。”

    “哈啰,”教官跟江卓君打招呼。

    小江将军听见这声哈啰,顿时就犯晕。

    顾大少又跟教官介绍江卓君,说:“这位是江卓君,朱雀的宁远王,兵马大元帅。”

    打量一眼小江将军后,教官又震惊了,这小弱鸡竟然是元帅?!

    江卓君醒了醒神,给教官行礼。

    教官站起身,学着小江的模样,也抱了抱拳,然后说:“这么年轻就是元帅了啊,小伙子,今年多大了?”

    “小江虽然年纪不大,”看江卓君被公主的师父弄愣住了,顾大少只得开口道:“可是他从龙有功,在朱雀也是战功赫赫。”

    “从龙,”教官摸摸下巴,“你们这个世界还有龙?”

    顾大少和小江将军一起沉默了,这话好像公主也说过。

    教官看这二位的样子,觉得自己可能问了一个很傻逼的问题,于是又踢了白衣人的一脚,换话题道:“说话!”

    顾大少看着教官,这位要说跟公主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位玉师父比起公主要心狠手辣的多。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