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48君不负臣,臣不负君
    白衣人被教官踢到帐门前,又被风卷到教官的脚下,反复几回之后,白衣人血葫芦一样的脑袋整个肿了起来。??火然文  w?w?w?.?r?a?n?w?e?n?`org

    教官将白衣人提到了手里,冷声道:“这会儿是不是觉得自己可怜了?”

    白衣人咳嗽,吐了不少血。

    教官说:“你将那些蜥蜴放出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些会死的人可怜?杀同类,莫问疯,你跟着他一起疯?”

    白衣人被教官掐脖子掐得喘不过气来。

    教官拍拍白衣人的身上,然后发现不对了,这衣服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

    “他的袖口里是不是有东西?”江卓君这时走过来,盯着白衣人的右手衣袖问道。

    顾大少起身也走了过来。

    江卓君从白衣人的袖中摸了一个小竹哨出来,“普通的竹哨,”小江将军仔细看了竹哨后,没看出什么来,就把竹哨交到了顾大少的手里。

    顾大少看这竹哨,也没看出什么来,这就是用竹子做的小哨子。

    教官见这二位看竹哨没看出问题来,抬手将白衣人的衣服裤子一起扒了,连裤衩都没给人留下。

    看着赤祼祼躺在地上的白衣人,教官说了句:“挺小。”

    正看白衣人身上人头蜥蜴纹身的顾大少和小江将军听了教官的话,不由自主地,往下瞄了那么一眼,然后两个人都僵住了,该死的,他们为什么要看这玩意儿?

    “跟着莫问混,”教官脚尖踢踢白衣人,“他答应让你这东西长大点?”

    白衣人被烧伤的脸扭曲着,牙齿都咬出了响声。

    “想咬死我?那你得先会爬才行,”教官说着话,从地上拎起白衣人的衣服看。

    几只标本一样的小蜥蜴被教官从衣服上抖了下来。

    江卓君伸手就拉着顾大少退后。

    教官再把衣服使劲一抖。

    地上掉落了一堆小蜥蜴,半个小姆指大小。

    “这是什么东西?死的?”江卓君低声问道。

    教官说:“我没听到心跳声。”

    顾大少将竹哨递到了教官的面前,这位是公主的师父,虽然说话不靠谱,但应该比他们有见识吧?顾大少问教官说:“玉师父,你见过这个吗?”

    教官把竹哨拿到了手里,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了看,说:“这不就是竹哨吗?”

    江卓君皱着眉头,从地上拎起了一只小蜥蜴,晃了晃,小蜥蜴动都不动。

    教官把竹哨放到了嘴里。

    顾大少喊:“别……”

    教官一口气吹向竹哨。

    顾大少急声道:“这竹哨没毒?”什么都不知道呢,这位就敢把竹哨往嘴里放?

    竹哨不响,这让教官感觉意外了,他的力气还吹不响一个小哨子?

    江卓君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就感觉手里的小蜥蜴动了一下。

    教官一边跟顾大少说不用怕,没毒,一边又吹竹哨。

    这一回小江将军能确定,手里的小蜥蜴在动了,忙就道:“这怪物动了。”

    教官和顾大少一起看向了小江将军的手。

    贤宗这时走进了辕门。

    厉洛从营中迎了来,离着老远就道:“世叔无事吧?”

    贤宗又是叹气,没什么精神地跟厉洛道:“朕无事,小江呢?”

    厉洛掩嘴咳嗽了一声,跟着贤宗往军营里走,一边说:“他去顾大哥那里了。”

    贤宗说:“听到风声了?”

    厉洛点头,小声道:“公主的师父来了。”

    贤宗的脸挂了老长。

    厉洛仍是咳嗽,说:“有公主的师父帮忙,我们杀莫问之事不是更有胜算了?”

    贤宗听着厉洛边咳边说话,抬手替厉洛拍后背顺气,愁道:“你这咳嗽怎么越发地厉害了?太医到底是怎么说的?”

    厉洛摇了摇头,笑道:“世叔,我只是着了凉。”

    贤宗能摸到厉洛后背的骨头,这位朱雀的新君消瘦的厉害,脸上也隐隐有腊黄之色,这在贤宗看来可不是什么好现象,“病了,你让小江带兵前来就是,”贤宗忍不住跟厉洛道:“这冰天雪地的,病情加重了如何是好?你不来,景陌他们还能说你不成?”

    厉洛好容易止住了这阵咳,低头往前走了几步才跟贤宗小声道:“我不来,让卓君全权代替,这对卓君不好。”

    贤宗眉头一锁,同为帝王,他能听明白厉洛的话,“朝中有人说小江功高震主这样的话了?”贤宗低声问厉洛。

    厉洛说:“卓君年少位高,总归会引人嫉妒的。”

    贤宗道:“只要你不信,那谁也伤不到小江。”

    厉洛扭头看贤宗。

    贤宗的神情难得的严肃。

    厉洛笑道:“是,世叔的话我记下了。”

    贤宗跟着厉洛走了一会儿,想想还是担心,就又跟厉洛说:“小江是玲珑的好友,他若是出事,玲珑可不会放过害小江的人。”

    厉洛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这是小江有事,公主就要来弄死他的意思吗?

    “谁能打得过玲珑呢?”贤宗问厉洛。

    厉洛陛下……

    贤宗接着往前走,走着走着脚步突然就是一踉跄,他刚才做了什么?他竟然用他闺女去威胁朱雀的皇帝了?

    顾二少从后头匆匆地赶了来,跟贤宗禀道:“圣上,玉师父去了臣大哥那里。”

    贤宗清了清嗓子,说:“那我们也去好了。”

    顾二少走在了前面带路。

    贤宗跟厉洛说:“朕就是顺嘴一说,朕还是相信你和小江能君不负臣,臣不负君的。”

    厉洛默,都拿公主来威胁我了,您还说您相信我呢?

    “这么大,”贤宗边走边又开始跟厉洛比划人面蜥蜴的样子,“长着人面,身子像是鳄。”

    厉洛说:“鳄?我听说是蜥蜴啊。”

    贤宗说:“朕瞧着像鳄。”

    “没有尸首吗?”厉洛问。

    “没有,”贤宗说:“朕不想再看见那东西了。”

    军帐里,小江将军手里的人面蜥蜴见风长。

    “都活过来了,”顾大少看着在地上开始爬动的小蜥蜴们,整个人都木了。

    “看来这个竹哨就是控制它们的东西,”教官跟江卓君说:“小江啊,你拎好它,我来试试看。”

    江卓君感觉不太好,说:“玉师父你要怎么试?”

    教官说:“声控无非就是声音长短高低,这个简单,”说着话,教官轻吹了竹哨一下。

    被江卓君拎在手里的人面蜥蜴突然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抬起身子就要咬小江将军的手。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