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49教官问,小小是怎么跟你过日子的?
    出于本能,小江将军把手里拎着的人面蜥蜴扔了。?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顾二少在这时撩开了帐帘,贤宗从帐外走了进来。

    “圣……”顾大少反应过来要喊圣上小心,却看见他的圣上已经伸手把人面蜥蜴给接手里了。

    “什么东西?”刚从外面进帐的贤宗,双眼还没适应过来光线的变化,眯着眼举着人面蜥蜴到跟前看。

    人面蜥蜴冲贤宗张大了嘴,嘴里三排尖牙。

    “嗷!”

    贤宗陛下嚎了一嗓子,却大脑短路,没想起来松手,反而把这只人面蜥蜴抓得死紧。

    顾二少情急之下,把刀拔了出来。

    教官闪身到了贤宗的面前,直接在贤宗的手腕上拍了一巴掌,把贤宗拍得松了手后,教官把人面蜥蜴拎在了手里。

    “圣上!”

    “世叔!”

    顾大少和江卓君都往贤宗这里跑。

    贤宗的视线越过教官,看见一地的小怪物在爬,他刚说过不想再看见这玩意儿的。贤宗陛下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圣上晕了,军帐里一阵忙乱。

    教官叹了口气,当皇帝的人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这么差,这到底是什么世界?这种弱货到了末世,指定是第一批被丧尸啃的人啊。(这不是末世,为什么你们都这毛病?-_-|||)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怪物?”顾二少大声问自家大哥。

    顾大少说:“别问了,先喊太医来。”

    教官拎着人面蜥蜴,吹竹哨试验,声音长短高低挨个试。

    “是不是到别处去?”江卓君问顾大少。

    “圣上?”顾大少一边喊,一边掐贤宗的人中。

    贤宗硬是被自家相爷掐人中掐醒了。

    看见贤宗睁眼了,围着贤宗的几位都长出了一口气。

    顾二少说:“圣上您现在感觉如何?”

    贤宗说:“朕刚才好像又看见怪物了。”

    大家伙儿……,您不是好像,您是真的看见了!

    “朕好像还用手抓了一只,”贤宗接着做梦一般地道。

    “你刚才是抓了啊,”教官在后头用机器人一样的声音接话道。

    贤宗一下子就从坐榻上坐了起来,把挡住了自己视线的顾二少往旁边推了推,瞪着教官说:“真有这么一个人!”

    教官嘴角一抽,和着这位当他是虚构人物?

    贤宗目光往下看,一地的小怪物,还有一个全身上下血乎淋拉的人,“这怎么回事?”贤宗问顾大少。

    顾大少说:“圣上,这人就是玉师父抓到的那个养蜥人,这些小蜥蜴就被他装在身上。”

    贤宗盯着地上的白衣人看了半天,说了句:“永生寺的人都是怪物吗?”

    教官说:“你们发现没有?这些蜥蜴不咬他。”

    厉洛好奇地打量了教官一眼,说:“这会儿这些怪物好像不像是要咬人的样子。”

    教官吹了一口竹哨。

    众人也没听见哨声,但地上的小蜥蜴们马上就又像炸了窝一样,头动尾巴摇,有的想往贤宗们这里来,有的想冲教官去,只是被风禁锢着,这些小蜥蜴无法移动。贤宗们也发现,没有一只人面蜥蜴是要往白衣人那里去的。

    教官又看了一眼竹哨吹口那里的刻纹,抬手将白衣人又抓到了手上。

    白衣人双眼都被教官弄瞎了,什么也看不见,这会儿还失血过多,整个人昏沉沉的,被教官抓到了手上,也不知道要挣扎了,待宰的羔羊一般。

    顾大少猜道:“是不是他身上有什么可驱赶蜥蜴的东西?”

    “他都光着了,”顾二少说:“还能往哪里藏东西?”

    教官嗅了嗅鼻子,血腥味里,这人身上好像是有股别的味道,教官形容不出来这是什么味道,反正比丧尸身上的味道要好闻一点。

    “说话,”教官晃了白衣人一下,道:“说实话,我就给你止血。”

    白衣人张着嘴,有口涎从嘴角流出,却仍是一声不吭。

    “挺坚强,”教官嘀咕了一句。

    “要命人来动刑吗?”贤宗问教官。

    教官摇了摇头,十分干脆地在白衣人的身上开了一个口子,用手接了白衣人的血,往人面蜥蜴们聚集的地方一洒。

    蜥蜴们纷纷放开,空出了滴了血的地方。

    教官闻闻自己手上的血,这会儿教官能肯定了,这是一股类似于中药的味道,他在顾星朗的身上闻到过。

    白衣人被教官再一次丢在了地上,被火烧毁了的脸正好对着贤宗。、

    贤宗陛下打了一个寒战。

    “蛊虫,”教官甩着手上的血说道。

    顾大少忙就道:“他中蛊了?”

    教官一愣,说:“你先跟我说说中蛊的人什么样?”

    顾二少说:“脑子里有虫。”

    教官垂眸看看地上的白衣人,手指动了动。

    白衣人的头部被风挤压着破碎,脑部组织和血液飞溅了一地。

    贤宗就感觉胃不舒服,想吐。

    “没有虫,”教官把白衣人的头部扫了一眼,肯定道。

    “那玉师父说蛊虫的意思是?”顾大少问。

    教官说:“他身上有蛊虫的味道。”

    “体液?”江卓君说。

    教官摇头,说:“不知道,我对蛊这个东西不太了解。”

    众人……,您不了解,可您下手狠啊!

    教官坐着想了想,跟江卓君说:“小江,你把那个盆拿过来。”

    江卓君看看教官指着的铜盆,走过去,把这铜盆送到了教官的面前。

    教官把铜盆往脚下一放,倒拎起白衣人的尸体,铜盆里很快就接了大半盆人血。

    “这血有用?”江卓君倒不怕见这场面,问教官道。

    教官说:“不知道,先盛起来再说,万一有用呢?”

    贤宗颤巍巍地说:“朕,朕能出去透口气吗?”

    教官抬眼看看贤宗,说:“怕见血?”

    贤宗想承认,可是被教官注视着,圣上突然就羞于承认了。

    “你这样,小小是怎么跟你过日子的?”教官咂嘴道:“是不是她弄死谁了,你站旁边哭?”

    “小小,啊不对,玲珑不杀人,”贤宗忙就说道。

    教官笑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很冷。小混蛋出生在末世里,不知道人类也有好有坏,不杀人正常。

    贤宗听教官笑,精神更是紧张了,说:“您,您这是何意?”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谢谢亲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