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08教官说,蜘蛛痣
    这天入夜后,风雪果然停歇,奉天和朱雀的联军在贤宗的一声令下后,准备拔营起寨,赶往燕回城,与诛日,青龙,白虎的联军汇合。?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金耶大巫拿了一个半个小指长的人面蜥蜴给玉小小,顾星朗还有教官看。

    “生小蜥蜴了?”玉小小一眼看见金耶大巫手里的蜥蜴就问道。

    “是它们变小了,”金耶大巫说。

    教官把小蜥蜴拎到手里掂了掂,说:“这不科学。”

    玉小小说:“你跟莫问能讲什么科学?你干毛老跟自己过不去?”

    顾星朗的想法一向实际,问金耶大巫说:“这样一来,是不是可以带着它们走了?”

    金耶大巫点头。

    “那就带上吧,”教官把小蜥蜴放回到了金耶大巫的手里,“开打的时候,这边的人要是打不赢,就把这玩意儿放出去。”

    玉小小说:“那要咬到自己人怎么办?”

    “我说你,”教官为自家这姑娘的智商捉急,“我刚才是怎么说的?”

    玉小小茫然:“你说放蜥蜴啊。”

    “我说打得扛不住的时候放蜥蜴,”教官还是拍玉小小的脑袋:“你非得这样吗?脑子呢?都输定了,那还不大家抱着一块儿死?”

    顾星朗把玉小小护自己身后去了,跟教官说:“不会到这一步的。”

    教官说:“那就把这玩意儿一起下锅煮了吃?”

    金乌大巫转身就走了,找这几个货说话,是他傻!

    玉小小和教官互瞪中。

    顾星朗现在也看明白了,这俩属于见不到面想,见到面就又两看相厌,“走吧,”顾三少带着媳妇走了。

    教官看着小夫妻手拉手走了,把他一人丢这儿了,嘀咕了一句:“虐单身狗算什么本事?”

    大当家小心翼翼地走了来,说:“玉师父,圣上让小的问您,你是骑马还是坐车?”

    教官说:“我想坐汽车,你们有吗?”

    大当家……,这货怎么还不滚蛋呢?

    “我也想坐飞机,”教官抱着膀子看大当家。

    大当家脸上挂着笑说:“这两个都没有。”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教官问。

    “不知道,”大当家果断摇头。

    “熊熊!”玉小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来:“过来。”

    “是!”大当家拔腿就跑了。

    教官看着大当家脱了肛的野狗一般一路往前狂奔而去,觉得自己也得花心思收几个小弟了,当然,得找智商高点的。(o(╯□╰)o)

    大军拔营起寨,连夜赶往燕回城。

    十日之后,奉天,朱雀联军在燕回城外的荒原上,与诛日,青龙,白虎三国联军会师,此时,天气进入了一年之中最冷的隆冬时节。

    景陌,苏昭,左佑三人看见教官,马上就一起愣住。

    教官摸一把自己的脸,说:“我不是莫问。”

    “我师父,”玉小小兴致不高地说了句。

    “我们进帐说话,”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棉球的贤宗下了马就喊进帐。

    景陌三人有再多的话要问,看见贤宗被冻得发青的脸,也只能是先迈步进军帐。

    军帐里放着炭盆,景陌在贤宗进帐之后,又拿了两个暖手炉给贤宗抱着,圣上这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教官很随意地就坐下了,看见身旁的茶几上放着点心,问景陌说:“能吃吗?”

    景陌忙就点头。

    教官拿点心吃。

    景陌就问玉小小:“公主想吃什么?”

    玉小小说:“想吃饭。”

    景陌看向了侍卫长。

    侍卫长忙躬身道:“奴才这就去吩咐伙房备饭。”

    贤宗抱着暖手炉说:“永生寺的情况怎么样?”

    景陌摇头道:“永生寺外冻死了不少信徒,莫问前几日刚给死者做了一场法事。”

    玉小小说:“做一场法事就算了?”

    景陌苦笑道:“死者能去西方极乐之地,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明臣啊,”贤宗又问苏昭:“苏大将军的身体如何了?”

    苏昭都坐下了,听见贤宗问,忙又起身道:“家父好一些了,多谢世叔挂念。”

    “没事就好,”贤宗打手势让苏昭坐。

    “这是?”景陌指一指教官,问顾大少道。

    顾大少几句话就把教官的事说明白了。

    玉小小把自家顾大哥的话在脑子里过了过,嗯,换成是她,一定说不了这么明白,看来景陌单挑她家顾大哥问是对的。

    “原来如此,”景陌看着教官笑道。

    教官问了句:“听你这意思,你是明白了,说说看,你明白什么了?”

    景陌说:“我明白莫问很怕玉师父,至于人蛊之事,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最重要是的大军如何攻上珠峰,我们如何杀了莫问。”

    “就是,”玉小小接景陌的话道:“你当人人关心你的身世呢?”

    “你闭嘴,”贤宗看这架式,这二位可能又得干架,忙就训闺女道:“这里又有你什么事了?吃饭之前你不洗手啊?顾小三,带你媳妇洗手去。”

    景陌三人……,世叔你现在已经是这样赶公主滚蛋了?

    教官听一回顾小三这个名,就乐一回。

    “坐下吧,”景陌让顾星朗带着玉小小坐下,笑道:“有人伺候,还要出帐洗手做什么?世叔你就不心疼公主被风吹着?”

    贤宗呵呵呵了,他闺女能被风吹病了吗?人间变炼狱,他闺女也是能活到最后的那位啊!

    “怎么不见厉洛和小江?”景陌见顾星朗和玉小小坐下了,自己才坐下,问起了厉洛和江卓君。

    “厉洛病了,”贤宗说起厉洛,脸上就又现了愁容了。

    “什么病?”景陌关心道。

    “肝病,”教官开口道。

    “什么?”玉小小忙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脖子那里长了不少蜘蛛痣,”教官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帐中的几位面面相觑,蜘蛛痣又是什么?

    贤宗是经常去探病的,说:“厉洛的脖子和胸前是长了些红痣。”

    教官说:“红痣边缘有细细的红线延伸,看着像蜘蛛腿,所以这种红痣就叫蜘蛛痣。”

    “可医吗?”苏昭问道。

    “肝病越重,那痣就越多越明显,”教官摇头道:“我手上无药,想救他很难。”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么么哒,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