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09人有退路好活命
    “慢性肝病,”玉小小对内科不在行,但蜘蛛痣意味着什么,她是知道。ranw?en w?w?w?.?r?a?n?w?e?n?`org

    在贤宗们想来,肝生病了,那就是要命的病,一时间帐中的无人说话了。

    玉小小努力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慢性肝病要怎么治。

    教官扭头看看身边面瘫着脸的这位,说了句:“你操什么心?慢性病中医治着最好,有这么多太医在,你还怕什么?不懂就不要瞎操心。”

    玉小小撇了一下嘴,太医有用的话,她怎么就没见厉洛的病有好转呢?

    “不对,”贤宗这时道:“他肝不好,怎么会咳个不停呢?”圣上不懂医,不过咳嗽是肺的问题,这个圣上还是懂的。

    “身体抵抗力太差,”教官说得很轻描淡写,“什么毛病都会生的。”

    “那他为什么还要来?”玉小小不明白。

    “说莫问吧,”贤宗摆了摆手。

    景陌,苏昭,左佑互相看了看,厉洛为什么要抱病亲征,这里面的内情,他们都能猜的到。

    “还要说莫问?”玉小小这会儿听见莫问这个名字都烦了。

    教官说:“我和小小不能提早去永生寺,莫问看见我们,再跑了怎么办?”

    景陌问:“他还能往哪里跑?”

    “天下这么大,他怎么就不能跑了?”教官把小碟里的最后一块点心也吃完了,说了句:“你们也不要被小小弄得就想着胜利了,也想想万一失败的事。”

    “不会的,”玉小小马上就道:“不能失败!”

    教官拍玉小小的脑袋,“跟你说多少回了,追求百分百的都是傻逼,你是不是又记不住我的话了?!”

    众人……,百分百又是什么鬼?

    玉小小把教官的手拍开了,大声道:“要是失败了,我们这帮人怎么办?去死哦?”

    “那现在就想想,失败了你们怎么活,”教官按着玉小小的脑袋揉了揉,看看对面的景陌几个人道:“哄下边人必胜没问题,你们自己心里对失败后的事得有个谱,人有退路好活命,这个道理,懂不?”

    玉小小……,人有退路好活命,每回出门跟丧尸玩命之前,她家这死狗都会说这么一句的。

    景陌这时候道:“没有退路,这场仗我们都是倾了举国之力,玉师父,我们如今没有退路可走。”

    教官皱起了眉头。

    顾大少这时开口道:“我想玉师父说的失败,是莫问跑了,不是永生寺胜的意思。”

    景陌这时候显得异常强硬,摇头道:“莫问跑了,我们这仗就不算是打赢了。”

    苏昭点头道:“是啊,莫问跑了,那些信徒会认为他有佛祖庇佑,只需给他区区数年的时日,莫问就会建起一个新的永生寺,到那时再想我们举全国之力,我青龙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对,”玉小小说:“这场仗还是我找了一座小金山才不缺钱了,再打一场,我要上哪儿找金山去?”

    教官马上就问玉小小:“金山?你全拿出来了?”

    玉小小手一指景陌:“我借景陌了啊。”

    教官这才仔仔细细地端详了景陌几眼,能让小混蛋把钱吐出来,这货不简单啊。

    “赢也好,败也好,”贤宗这时说了句心里话,“我们先打了再说吧。”

    “后山我和小小,还有顾小三过去,”教官说:“如何冲杀上山,如何将永生寺占领,这就是你们的事了。”

    玉小小说:“我们专职弄死莫问去吗?”

    教官说:“要不然你在帐篷里睡一觉?”

    “别,别吵嘴,”贤宗抢在闺女开口之前说道:“莫问就拜托玉师父了,朕只是不解,星朗为何也要去后山?”

    教官说:“后山遍地都是怪物,圣上你是想我和小小一边对付莫问,一边打怪物?”

    贤宗拍一下脑门,对了,还有药人和怪物。

    “我知道了,”顾星朗没什么意见,开口道:“我去后山。”

    “那就这样吧,”教官站起了身,问玉小小:“要去伙房看看吗?”

    “顾小三,带你媳妇去伙房,”贤宗也赶闺女走,这货属于出力行,商量事情能把人逼死的品种。

    教官带着玉小小和顾星朗出帐找食去了。

    贤宗收敛起对着教官时的笑容,跟景陌三人道:“要跟兵将们说清楚,千万不要踏足后山,被药人咬上一口,好好的一个兵就会变成药人,那样一来,我们就不是去打仗,是去送死了。”

    “这个我明白,”景陌道:“我今日就把这命令传下去。”

    “归宁还在永生寺,”贤宗又道:“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景陌说:“玄武大军阵前倒戈,莫问在永生寺不可能没有反应,这事还是要劳烦公主和玉师父。”

    贤宗嘴角一抽,“让归宁跟着他们去后山?”这是真不怕把归宁吓坏了啊!

    景陌说:“世叔,也只能这样了,我们攻上山需要时间,哪里能赶得上传消息的速度?”

    贤宗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我们要在这里停几天?”苏昭问景陌。

    “明日一早出发,”景陌道:“据探马来报,我们三日之后,会遇上永生寺的大军。”

    三日。

    贤宗深吸了一口气,三日之后,就是图穷匕现的时候了。

    “那厉洛怎么办?”左佑问道:“他这样子,能跟着我们一起上路?”

    景陌的脸色微微沉了沉,道:“这是他朱雀的事,我们不能插手,看他和小江的意思吧。”

    “这不扯么,”左佑低声道:“我看他是嫌命太长。”

    “若是有办法,谁会嫌命长?”苏昭声音有些冷地道:“厉洛至今都还无子,你觉得他会不惜命?”

    帐中的气氛又有些压抑了。

    “陛下,”帐门外传来侍卫长的声音:“小江将军来了。”

    景陌忙道:“快请进。”

    帐帘被人从外面掀起,江卓君带着一身的寒凉之气走进了军帐。

    “厉洛如何了?”贤宗不等小江将军行礼,开口就问道。

    “我家陛下服了药,已经睡下了,”江卓君话语简单地道。

    “我那里的太……”左佑想说可以让我们白虎的太医去给厉洛看看,却被景陌一巴掌拍手上后,把这话拍没了。

    景陌指一指帐中的空椅,冲江卓君笑道:“小江,坐下说话吧。”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