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11他可以治好我的病
    厉洛躺在床上,咳了半天之后,蜡黄的脸泛红,久久不退。?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太医们依次给厉洛看诊,然后走到一旁,压低了声音跟同行们说自己的看法,气氛被太医们这样一弄,无端地就有些紧张。

    玉小小坐在一旁,竖着耳朵听太医们说话听了半天,最后一句也没听明白。

    “这到底在说啥啊?”玉小小小声嘀咕。

    顾星朗悄悄拍一下玉小小的手,小声道:“他们在讨论药方。”

    玉小小说:“这得讨论到什么时候?治病救人呢,意见这么不统一,真的好吗?”

    顾星朗看着江卓君站在床前弯腰听厉洛说话,问玉小小:“公主有办法治厉洛的病吗?”

    玉小小摇头,“这不是外科噻。”

    顾星朗握着媳妇的手,说:“那就没办法了。”

    “让他们去别的帐里说话吧,”厉洛这时跟江卓君道。

    “陛下再等一等,”江卓君小声劝厉洛:“还有三位太医,等他们为陛下诊过脉了,臣马上就带他们去别的帐中。”

    厉洛闭上眼又不作声了。

    江卓君招手示意等在一旁的太医上前。

    玉小小跟顾星朗说:“厉洛的心情差透了。”

    顾星朗只能是叹了口气,好容易得到了皇位,正想大展鸿图的时候,却又得了重病,这事换了是谁遇上,心情也不可能好的。

    等最后三位太医给厉洛诊完了脉,江卓君带着太医们退出了营帐,顾星朗轻拍一下玉小小的手,小夫妻俩走到了厉洛的床前。

    厉洛看见玉小小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公主怎么又来了?”

    玉小小鼓一下腮帮子,说:“我刚吃完饭就来看你了,你还有意见哦?”

    厉洛笑着让玉小小和顾星朗坐。

    顾星朗坐下后,就道:“陛下今日感觉如何?”

    “还是这样,”厉洛脸上的笑容淡了些,说:“我让卓君不要说,他还是忍不住。”

    “话不能这么说,”玉小小忙就为江卓君说话道:“生病了,多看几个大夫有什么不好的?你还想骑马去打仗吗?我爹身体壮得跟牛一样,他都不干这事。”

    顾星朗拉一下媳妇的袖子,你安慰人,也不用回回都贬低你父皇吧?

    厉洛倒是被玉小小说的又笑了起来,道:“我上去也打不过莫问。”

    “就是这么说噻,”玉小小报复性地捏一下顾星朗的手背,跟厉洛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养好身体,小江很担心你,嗯,我和小顾也很担心你。”

    厉洛抬眼看看素色的帐顶,道:“公主是劝我不要再跟着大军走?”

    顾星朗开口道:“天气这么冷,陛下又咳得厉害,不如暂时去燕回城将养身体。”

    “等我们弄死了莫问,我们大家一起去燕回城看你啊,”玉小小说着话也抬头看看帐顶,问厉洛说:“就是白色的帐子,有什么好看的?”

    厉洛说:“看着像灵堂的垂幔。”

    垂幔是什么,玉小小不明白,不过灵堂她知道,“呸呸呸,”连呸了三口,公主殿下跟厉洛说:“你这是想让小江哭死吗?”

    江卓君这时又走进了帐中,手里端着一碗汤药,走到床前,低声道:“陛下,汤药好了。”

    顾星朗伸手把厉洛扶坐了起来,拿了床被子抵在厉洛的身后,让厉洛靠着坐。

    江卓君半跪下来,要喂厉洛喝药。

    玉小小这会儿看见江卓君的手了,小声叫了起来:“小江你的手怎么了?”

    厉洛和顾星朗忙都看向了江卓君的手,江卓君拿着药碗的手红了一大片。

    “快把碗放下!”厉洛说话的声音突然就一高。

    顾星朗接过了江卓君手里的药碗,将药碗放到了床边上。

    “都烫红了啊,”玉小小拉过江卓君被烫得有些红肿的手看。

    “不小心被烫了一下,”江卓君笑了笑,不在意道。

    玉小小拿出自己带着的医药包,翻他们奉天帝宫专治烫伤的膏药,要给江卓君涂上。

    “陛下喝药吧,这药不能冷了喝,”江卓君就催厉洛喝药。

    顾星朗拿了瓷勺要喂厉洛喝药。

    厉洛摇了摇头,说了句:“这药太苦,一口气喝完才能少受点罪。”

    顾星朗放下瓷勺,端着药碗送到了厉洛的嘴边。

    玉小小忙着为江卓君涂烫伤膏,嘴里嘀嘀咕咕地说:“你这哪里是不小心?你是故意的吧?”

    江卓君冲玉小小摇头,说:“我没事,公主别说了。”

    “啧,”玉小小说:“我没说不让你照顾厉洛啊,你拿个食盒拎着不行吗?”

    食盒就算塞了棉被,在这种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里也起不到保湿的作用,厉洛心知肚明,江卓君不用手焐着这药,把药碗抱在怀里,这药到了他跟前早就冷了。

    顾星朗喂厉洛喝完了药,看看玉小小也给江卓君上完药了,便道:“公主,我们走吧,让陛下休息。”厉洛这个样子,他们也不好多打扰,更别提陪着说话了。

    玉小小哦了一声,问厉洛说:“那你想吃什么?我呆会儿来看你的时候,给你带过来。”

    “不用了,我不饿,”厉洛又笑了起来,说:“公主多吃一点好了。”

    玉小小觉得自己不可能少吃,不过不能跟病人对着干,所以公主殿下点了点头,说:“行,我把你的那份也吃了好了,等你病好了,我请你吃饭。”

    厉洛笑着点头。

    顾星朗带着玉小小走了。

    “日后就在帐中熬药吧,”在玉小小和顾星朗走了后,厉洛跟江卓君道。

    江卓君正低头看着玉小小替他上了药的手,听见厉洛说话,忙抬头看着厉洛道:“陛下现在闻不得烟味,臣今天只是不小心,下回臣小心些就是。”

    “大军什么时候开拔?”厉洛问。

    “明日一早。”

    “公主和星朗都劝朕去燕回城。”

    江卓君听厉洛这么一说,忙就道:“世叔和景陌他们也是这个意思,陛下,身体要紧,臣跟陛下发誓,一定得胜归来。”

    厉洛看着江卓君的手良久。

    江卓君被厉洛盯得不自在,把搭在床沿上的手放到了膝盖上。

    “莫问派人来找我,”厉洛又是沉默半晌之后,突然就开口跟江卓君道:“他说可以治好我的病。”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么哒,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