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12朱雀帝君的选择
    江卓君听了厉洛的话,整个人都僵住了,放着炭盆的帐中刹时间比帐外的风雪天还要寒冷。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厉洛的脸还是泛着潮红,问江卓君说:“你要怎么做?”

    江卓君沉默半天,才问厉洛道:“莫问跟陛下提了什么要求?”

    “来人在营中,让帐外的侍卫带你去,”厉洛低声道。

    江卓君说:“去取药?”

    “把人抓了吧,”厉洛道:“多带些人,那人的武艺朕看着不低。”

    江卓君坐着又不说话了。

    厉洛笑了笑,说:“朕考虑了几天,朕不想死,可朕也不想做莫问的狗。”

    “陛下……”

    “你听朕把话说话,”厉洛掩嘴又是一阵大咳。

    江卓君忙倒了杯水,一点点喂厉洛喝了下去。

    “朕不能背叛朋友,”厉洛止住这阵咳后,说话的中气越发地不足,“虽然朕动过这样的心思,毕竟朕要丢掉的不止是命,还有一片大好河山。”

    “陛下,”江卓君一边给厉洛擦着额上冒出的冷汗,一边道:“此事不急,我去跟公主他们商量一下,抢了药,再杀这人也不迟。”

    厉洛叹道:“卓君,莫问怎么会将药放在来人的身上?朕不做他的狗,他又怎么会愿意救朕?”

    “他,他真的有办法?”江卓君问。

    “不知道,”厉洛道:“我现在也不想知道。”

    厉洛下定了决心,江卓君反而心中又难过了起来,坐在那里说不出话来,脸色阴沉的厉害。

    “去吧,把人抓了,”厉洛道:“这是命令。”

    江卓君说:“还是跟景陌他们商量看看吧。”

    “不用商量了,”厉洛摇头道:“大战在即,不要再生变故了,这是我们朱雀自己的事。”

    江卓君站起了身,跪在了厉洛的床前。

    “起来吧,”厉洛抬手让江卓君起身,低声道:“小心一些,那人的武艺不弱。”

    江卓君点了点头,站起身,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帐去。

    厉洛在江卓君出帐之后,刚刚还泛红的脸色很快就灰败了下来。看着素色的帐顶,厉洛小声笑了几声,当年他宁愿被自己的父皇吊在刑场上活活冻死,也不肯向永生寺低头,说一句服软的话,莫问凭什么认为,他黄袍加身之后,就会向永生寺低头?

    “不可能,绝不可能,”厉洛自言自语了一声,为了活命就背叛自己,背叛朋友,背叛盟约?重病的朱雀帝君疲惫不堪地闭上了眼睛,心中却不再彷徨不安了,他动摇过,却最终没有让自己变成连自己都不无法原谅的懦夫。

    江卓君带着一队近卫,由厉洛的一个近身侍卫领着路,包围了朱雀营中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营帐。

    近身侍卫看看面前的营帐,又看看提刀在手的江卓君,神情痛苦地道:“王爷,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这里面的人,也许能救陛下的命啊!

    江卓君的头上,肩头都覆盖着一层落雪,英俊的脸上也结着寒霜,问这近身侍卫道:“就是这里?”

    近身侍卫看江卓君的样子,知道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冲江卓君应了一声是,退到了一旁。

    江卓君手一抬,将营帐团团围住的弓箭手们,将箭搭在了弓弦上。

    “里面来的人出来,”江卓君冷声道。

    营帐里从江卓君等人到了跟前到现在,一直就鸦雀无声。

    “再不出来,我就下令放箭了,”江卓君又说了一句。

    片刻的寂静之后,营帐的帐顶突然被人从里面往外掀起,一个身穿灰袍的矮个男子从掀开的帐顶跃了出来。

    “放箭!”有校尉冲弓箭手们大声下令道。

    百只飞箭射向这个灰袍男子。

    男子在半空中身体灵活地几个翻腾,反手击出一掌,掌风将大部分飞箭击断。

    江卓君飞身跃起,一刀斩向这男子的头部,到了这个时候,他就没办法留活口问话了。

    男子落在了不远处的雪地上,江卓君追在男子的身后,双脚还没落地,手中的战刀就又是一个横劈,斩向这人的后颈。

    男子就地下腰,手中多了一根古铜色的铜鞭,架住了江卓君的刀。

    玉小小这个时候跟大当家们呆在营帐里吹牛胡扯,顾星朗半躺半坐在一旁的坐榻上闭目养神。

    小卫把一个烤红薯剥了皮,要放到玉小小的手上,玉小小却在这个时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小卫忙就问:“怎么了?”

    “小江在跟人干架,”玉小小从小卫的手里拿过烤红薯,一个闪身人就跑到帐外去了。

    大当家们在营帐里对望发呆,这个时候能有什么架打?

    “谁,谁还能欺负小江将军呢?”二狗子手里拿着吃得还剩一半的烤红薯问。

    顾星朗从坐榻上起身,带着小庄小卫快步往帐外走去。

    大当家忙也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招呼兄弟们说:“都跟去看看,不行的话,我们得帮着小江将军干架!”

    玉小小跑到事发地点的时候,江卓君已经用刀斩去了灰袍男子的一只臂膀。

    “小江?”玉小小跑上前。

    江卓君扭头看玉小小。

    玉小小跑到跟前,看看地上的这人,不认识,问道:“这谁啊?”

    江卓君低声道:“莫问的人。”

    玉小小的眉头顿时就拧了起来。

    “他这伤还有救吗?”江卓君问玉小小。

    玉小小蹲下身,刚想看看这人的伤口,就听这人冲江卓君骂道:“原来你也想当皇帝,狼心狗肺的东西。”

    江卓君看着这人无动于衷。

    玉小小给了这人一巴掌,说:“胡扯什么呢?”

    这人因为断臂处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看着玉小小冷笑了一声。

    玉小小直接把这人按进了雪地里,跟江卓君说:“把他冻上就能止血了,这是什么个情况?”

    江卓君小声道:“莫问派他来找我家陛下,说能治好我家陛下的病。”

    教官这时出现在玉小小和江卓君的面前,扯了一下嘴角,道:“他那病得慢慢休养,就没有特效药这一说,莫问是他娘的神医?”

    玉小小说:“你小声点说话行不?你还别说,那死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特么的是神医呢。”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