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13突如其来的记忆
    朱雀军营里又是放箭,又是江卓君亲自跟人动刀的,这动静不可能不惊动旁人。火然??? ?文  w?ww.ranwen`org在顾星朗带着小卫小庄,大当家带着兄弟们赶到后,贤宗,景陌们也都派了人过来问情况。

    “抓了一个奸细,”江卓君跟赶到的朱雀将领们道:“现在已经无事了,大家各司其职去吧。”

    这支朱雀军原身就是江家军,现在更是江卓君的嫡系,所以江卓君粉饰太平的话,对这帮将领还是管用的。

    看着朱雀诸将离开,顾星朗才指着被埋在雪地里的灰袍人道:“这人要怎么处置?”

    “审问啊,还能怎么办?”玉小小说:“看看景陌他们是什么个意见。”

    教官踢踢在雪中已经昏迷的灰袍人,说了句:“再这样放着不管,这人活不了多久了。”

    玉小小把灰袍人拎在了手里,跟顾星朗和江卓君说:“去我爹那里,我们开会。”

    教官看着自家小混蛋拎着人一溜烟地跑了,跟大当家说:“你带人进帐去,把那人带来行李搜出来。”

    大当家忙就带着小庄小卫,二当家几个人进帐去了。

    教官一手拽着顾星朗,一手拽着江卓君,带着这二位往贤宗的营帐飞掠过去。

    坐在营帐里正等消息等得心焦的贤宗,被闺女扔自己面前的人吓了一跳,开口就道:“你把这人的膀子砍了?”

    玉小小说:“小江砍的,永生寺的人,呃,莫问的特使。”

    坐旁边的景陌说:“公主,这人是来找厉洛的?”

    玉小小说:“是啊。”

    “莫问找厉洛何事?”景陌问。

    被景陌引导着说话,玉小小说话倒是能句句不离重点了,公主殿下当下就把莫问找厉洛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了玉小小的话,贤宗就拍了桌案,骂了一句:“卑鄙!”

    玉小小耸耸肩膀,说:“爹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那死秃,他不卑鄙还有谁卑鄙?”

    苏昭起身,走到了一身是血的灰袍人面前,问玉小小:“公主,能把这人弄醒吗?”

    “哦,这个简单,”玉小小说着话蹲下身,手按在灰袍人的胸口,电击心脏,把灰袍人电醒了。

    教官这时带着顾星朗和江卓君走进了营帐。

    贤宗看看他闺女的师父,他现在也不指望这位知道进门之前能先问一声了,他闺女翻墙进家的毛病,一定就是跟这货学的!

    玉小小这会儿蹲地上正给灰袍人包扎伤口呢。

    “这是厉洛让你干的事?”左佑看着江卓君大声问道。

    江卓君点头。

    左佑说:“他这是豁出去不要命了吗?”

    江卓君冷道:“莫问的要求我家陛下无法答应。”

    “那什么,”贤宗就喊玉小小:“玲珑,这人的伤你随便弄弄就好,你先搜搜看他身上有什么。”

    顾星朗蹲下身,把灰袍人的身上搜了一遍,最后在灰袍人的腰间搜了一个小瓷瓶出来。

    贤宗现在对这种出自永生寺的小瓷瓶子有阴影,冲顾星朗喊:“你拿稳了,别掉地上!”谁知道这里面装着什么啊?

    教官从顾星朗的手上拿过小瓷瓶,打开瓶塞,发现瓶里装着大半瓶液体,闻了一下,教官的眉头就皱起来了,中药味道,这他娘的估计又是什么蛊?还是就单纯的是中药?

    景陌和左佑都走过来看小瓷瓶,就贤宗坐那儿没动,圣上就感觉自己再也承受不住剌激了。

    “你瞧一下,”教官把瓷瓶放到了顾星朗的手里。

    顾星朗倒了几滴在手里,贤宗想喊不要已经来不及了。

    “这是什么?水?”左佑问。

    顾三少拿手指捻了捻,肯定道:“里面有蛊虫液。”

    “莫问这是又想把谁变成药人了?”左佑叫了起来。

    玉小小这时帮灰袍人把伤口包扎好了,站起身,就着顾星朗的手看看瓷瓶里的液体,身为一个亲自动手提取过蛊虫体液的人,玉小小看一眼这大半瓶液体,就很专业地道:“这么稀,还不至让人变成药人,这里面又没有虫卵。”

    “那他吃这个?”左佑指着地上的灰袍人问道。

    玉小小说:“不知道啊。”

    景陌很小心地把小瓷瓶拿到了自己手里,晃了一下,小声道:“莫问想让厉洛听他的话,是不是应该先给厉洛一点甜头尝尝?”

    苏昭忙就道:“你是说这个就是能治厉洛的药?”

    “这怎么可能呢?”玉小小摇头道:“厉洛又不是药人,吃这个肯定没好处啊,弄不好就中毒了。”

    教官抬手,一股风推着灰袍人的身体,让这人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说,”玉小小问灰袍人道:“这瓶里的东西是干什么的?”

    灰袍人并不理睬玉小小。

    “顾小三,”教官拍一下顾星朗的肩膀,说:“放只虫子进他的脑子,这样的人不用留命了。”

    顾星朗点了点头。

    贤宗这会儿也不拦着自己的女婿做这事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比他闺女还要命的货护着,他女婿以后好像也不用顾忌什么人了。

    教官把灰袍人扔到了地上。

    一只蛊虫随即爬到了灰袍人的脸上。

    感觉到有东西在往自己的眼睛里钻了,灰袍人知道害怕了,大叫了起来。

    蛊虫并没有因为灰袍人的大叫而停止动作,很快这只白白胖胖的蛊虫就钻进了灰袍人的左眼。

    左佑摸一下自己的左眼,他看着都眼疼。

    灰袍人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甚至想伸手去抠自己的眼睛。

    景陌抬脚将这人还剩下的左手踩住了。

    教官习惯性地又想摸烟,手在兜里摸了一个空后,只能又很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玉小小轻声问:“你怎么知道我家小顾有这本事的?”

    教官眯着眼说:“不知道,我就是知道。”

    玉小小……,还有比这更不讲理的理由了吗?!

    教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这话他就是这么说出来了,完全没通过大脑一样。“要不然是人蛊的记忆在恢复?”教官问玉小小。

    玉小小撇嘴道:“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你要不然试着想想,你跟莫问啥关系?”

    教官很努力地想了,然后冲玉小小摇头,他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