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14教官的后悔和不明白
    随着神情的逐渐呆滞,灰袍人停止了挣扎,躺在地上,嘴里发出没有意义的叫声。r?a?  ? nw?en? w?w?w?.?r?a?n?w?e?n `o?r?g?

    顾星朗冷冷问这灰袍人道:“莫问要怎么救厉洛?”

    “药,”灰袍人道。

    教官有些惊讶,这个世界还真有能治慢性肺病的特效药?

    “什么药?”顾星朗问。

    “在他的手上,”灰袍人看还踩着自己手的景陌。

    景陌往后退了一步,抬起了拿着瓷瓶的右手。

    “扯淡呢,”玉小小怒道:“这怎么可能是药?当我是傻的?”

    顾星朗看着灰袍人道:“这真能治好厉洛的病?”

    “可以让他暂时好转,不觉痛苦,”灰袍人老实交待道。

    “暂时?”教官道:“那药效过了呢?厉洛会怎么样?”

    “说,”顾星朗命令灰袍人。

    “死,”灰袍人说了一个字。

    帐中的人对这个答案都不觉得意外,这太符合莫问做事的风格了。

    “星朗你问问他,厉洛死后,莫问做何打算,”景陌跟顾星朗道。

    “说,”顾星朗又命令灰袍人道。

    “换人当皇帝,”灰袍人说。

    “换谁?”顾星朗问。

    灰袍人说:“我不知道。”

    苏昭小声道:“总有想当皇帝不顾一切的皇子的。”

    厉洛不是厉氏皇族的独苗,莫问有心找,总能找到一个为当皇帝,甘做傀儡的皇室成员的。

    “你们永生寺有治肝病之法吗?”江卓君这个时候问了灰袍人一个问题。

    灰袍人这时不用顾星朗开口下令了,跟江卓君道:“无良方。”

    “啥意思?”玉小小问。

    顾星朗低声道:“就是没办法。”

    玉小小扭头就跟教官说道:“看见没有?这死秃坏透了!”

    教官把事情在脑子里撸了一遍,说:“弄个类似毒品的药暂缓厉洛的病痛,然后拉厉洛为自己卖命,事成之后,厉洛毒发身亡,这货再找一条忠于自己的狗当朱雀的皇帝,从头到尾,这人就出了一小瓶毒药的本钱。”

    贤宗苦笑道:“这就是莫问的手段啊。”

    教官说:“这他娘的是和尚?”

    景陌道:“他修的从来都不是佛。”

    “所以我们一定要弄死这个死秃噻,”玉小小看着教官说:“这一回,我们一定不能让这死秃再跑了。”

    教官这会儿后悔了,早知道莫问是这样的品种,他在永生寺那会儿就弄死这个坏种了。

    “这个人无用了,”景陌问贤宗几个人:“还要再审吗?”

    “拖下去,”贤宗把手一挥。

    景陌喊了侍卫长进来,把灰袍人拖出来处理掉。

    “药的事,小江你不要跟厉洛说了,”贤宗低声跟江卓君道:“现在让他安心养病是正经。”

    江卓君点头应了一声是。

    “太医怎么说?”左佑问道。

    江卓君道:“病况不好。”

    “那到底能不能治呢?”左佑追问道。

    苏昭开口道:“太医们怎么会把话说死?不能治,他们也会说尽力。”

    “那你给个准信呗,”玉小小问教官,这死狗跟她不一样,死狗修的是全科医生啊。

    教官跟江卓君说:“让他养着吧,不要让他劳累,女人什么的不要碰了。”

    大家伙儿……,厉洛现在也睡不了女人吧?

    “对,”玉小小点头,“生娃的事,还是压后吧,命要紧。”

    大家伙儿……,要不怎么说这是师徒俩呢?

    “圣上,”帐外传来大当家的声音。

    “进来,”贤宗应声道。

    大当家和小庄小卫走进了帐中,三个人都是空着手。

    教官说:“没在帐中搜到东西?”

    小卫跟教官恭敬道:“只搜到了几件换洗衣服,还有一些银两。”

    教官把手伸向了大当家:“银两呢?”

    大当家乖乖地把几两银子放到了教官的手上。

    玉小小出手飞快,从教官的手里分了一半银子走。

    师徒俩旁若无人地把银子揣兜里了。

    贤宗的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疼,这两个货太丢人!

    景陌和苏昭假装没看到这一幕。

    左佑凑到了玉小小的身边,说:“公主你现在还缺钱?我这里有……”

    “不用,”顾星朗不等左佑把话说完,就道:“元帅不用破费。”

    听了自家小顾的话,玉小小就感觉肉疼。

    教官冲左佑举了一下手,说:“我缺钱,很缺。”

    左佑在玉小小身上能舍得出钱财,对旁人左大元帅哪有这么好的心肠?看了教官一眼,左佑貌似憨厚地说:“玉师父,这仗一打,我也缺钱。”

    教官就不明白了,说:“那你方才要给小小钱?”

    左佑很诚恳地道:“公主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身家性命全给公主都行。”

    “左右你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玉小小拍左佑的肩膀,这小伙伴太让她感动了。

    “不是客气,是应该的,”左佑看着玉小小笑。

    顾星朗的脸又黑了。

    教官摸下巴,这不对吧?他怎么感觉这里面有奸情呢?

    贤宗走了过来,把玉小小拉到了顾星朗的身边,说:“饿了没有?去吃饭吧,顾小三,带你媳妇吃饭去。”

    景陌几个人……

    “去啊。”贤宗冲顾星朗喊。

    玉小小问大当家:“我刚吃过没一会儿,大厨又做饭了啊?”

    大当家在贤宗的瞪视下,只能点头,没热饭热菜,他家公主来个生萝卜也能打发啊。

    “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景陌这时道:“公主,星朗,你们今晚要好好休息。”

    “哦,”玉小小说:“我今天不和小顾滚床……”

    贤宗没让闺女把床单这个词说全,“啪”的一下捂住了玉小小的嘴,跟顾星朗说:“赶紧的,带她走,不吃饭就去看逛逛,看看雪景去。”

    顾星朗到底拉着玉小小走了。

    景陌为自己辩解了一句:“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家伙儿默,现在的问题是你的意思在公主那里不重要啊!

    江卓君冲众人团团行了一礼,要告退回去看厉洛。

    贤宗道:“一起去吧,正好我们也劝劝他去燕回城。”

    教官坐在帐中,看着贤宗几个人跟着江卓君走了出去,招手让小卫到了自己的跟前,不明白道:“不听话,绑了送走就是,为什么要劝?”

    小卫……,他要怎么说才能让自家公主的师父明白,什么叫皇帝呢?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打赏,票票,收藏还有留言,么么哒,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