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15世道崩殂,人心不古
    厉洛的昏睡不醒,让贤宗们也没能跟这位朱雀的帝君说上话,最后由江卓君作主,景陌派了一队轻骑,连夜护送厉洛和朱雀近卫百余人,前往燕回城。r?anw  en w?w?w?.?r?a?n?w?e?n?`o?r g?

    风雪在天明之前停了一阵,天光放亮之后,大雪又纷纷扬扬地被风吹着漫天飞舞。

    五国联军在大雪之中拔营起寨,往荒原的尽头走去。

    几只苍鹰在大军的头顶盘旋了一阵,又四散飞开了。

    一日之后的永生寺中,归宁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端坐不动的莫问,再看看站在下方的永生寺众僧侣们,归宁握了握拳,指甲将掌心掐得生疼。

    莫问也没看归宁,说道:“陛下紧张?”

    归宁这会儿笑都笑不出来,吱唔着说:“朕没,没上过沙场。”

    “陛下千金之体,我怎会让陛下亲临两军阵前?”莫问笑道:“大战之时,陛下安坐寺中即可。”

    归宁……,那他不是等于在等死?

    “主持,”下列的人群里,有高僧道:“真的要战?是不是派人去与几位帝君谈一谈?”

    莫问道:“景陌弑父屠弟登上的皇位,苏昭叛臣,谋逆得的江山,左佐杀君逼姐,挟天子以令诸侯,归宁造反得天下,这几人若是帝君,天理何在?”

    高僧被莫问说得一噎。

    “世道崩殂,人心不古,”莫问语调平缓地道:“眼见天下大乱,我等此时退让,慈悲何在?于心何忍?”

    归宁想吐了,这也太能胡说八道了!被莫问这么一说,他们这帮人是混蛋,这人是在除魔为道了?!

    “还有两日,”莫问看一眼下首站立的众人,低声道:“你们自行决定去留吧。”

    “主持,”站在最前排的一位高僧看着莫问要说话。

    莫问冲这位高僧摆了摆手,道:“不必多说了,我意已决,你们都退下吧。”

    莫问说完了话,起身头也不回地往的后堂去了。

    高僧们见莫问如此的态度,只得退下。

    归宁坐在坐椅上,双腿发软,站不起来。

    两个侍从僧人上前,打量归宁一眼,一人扶住了归宁的一只膀子,将归宁扶站了起来。

    “主持大师就呆在寺中了?”归宁问这两个莫问的亲信。

    扶着归宁左手的侍从僧人说:“主持不在寺中,还能去哪里?”

    归宁说:“留得青山在,何怕……”

    莫问的声音从后堂传来:“送陛下回去。”

    归宁什么话也不敢说了,莫问死在永生寺里最好,只是能不能放他走呢?

    莫问跟寺中人说是两日,只是风雪太大,五国联军直到六日之后,才到了珠峰之下的旷野上。

    景陌几个人骑了马,站在军营外远远地看着对面的联营。

    顾二少道:“除去玄武的大军,永生寺的兵马还有四十万。”

    景陌道:“看营帐,玄武的大军在后路。”

    左佑说:“莫问这是还防着归宁吗?”

    顾大少开口道:“在后路也没什么不好,背后捅刀不是更致命?”

    “今晚傅博远的人会来找我,”景陌小声道:“我想明日就列阵开战,诸位有什么意见?”

    苏昭抹去了落在脸上的雪,道:“要冒着风雪拼杀吗?”

    “我们怕风雪,那边的人也应该怕才对,”景陌抬手接了几粒雪花在手里,说:“速战速决吧,迟了,我怕莫问那里再生出什么歹心来。”

    “陛下,”一个诛日的将领骑马从营中跑来了,马到了景陌的面前,翻身下马,恭声禀道:“国师到了。”

    “走,回去看看,”景陌招呼身旁的众人道。

    营帐里,玉小小瞪眼看着被无欢国师和枫林少师带来的五位老和尚,这怎么那边的和尚还没打完呢,这边又带和尚过来了?!

    “玲珑,玲珑!”贤宗连喊了玉小小好几声。

    顾星朗拉一下玉小小的手。

    玉小小把眼睛恢复到正常大小了,看向了贤宗说:“什么事?”

    贤宗说:“这是帝休寺的高僧,你不得无礼!”

    “啥?”玉小小问。

    贤宗嘴角一抽,对了,他闺女之前连永生寺都不知道,那他怎么还能指望他闺女能知道帝休寺呢?

    无欢国师这会儿脸上还是戴着白银面具,跟玉小小解释道:“若不是帝休寺的高僧远渡重洋,传经授道,我们这里不会知道佛祖。”

    这话玉小小能明白,这是找到了佛教的老祖宗了!

    站在最前面的帝休寺高僧,两道白尾垂到了颌下,念了一声佛号,跟帐中的贤宗,江卓君等人道:“我济世主持看见景陌陛下的书信之后,即令我等前来,若信中所书属实,那永生寺绝非佛门之地。”

    另一位帝休寺高僧接话道:“这也非我帝休寺一寺之言,乃众寺之言。”

    “众寺,”玉小小问:“这就是很多寺的意思吗?”

    “是,”高僧回答玉小小的话道。

    贤宗这时松了一口气,由帝休寺代表佛门出面,那那些如同被猪油蒙了心的信徒们,至少有大半不会再跟着莫问一条道走到黑了。

    教官这时开口道:“那几位要怎么去核实景陌书信的真假呢?”

    一个高僧说:“自然是眼见为实。”

    “这个没问题,”教官站起了身,说:“我这就带你们去永生寺的后山看一看。”

    贤宗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帐中一阵风刮过,教官和五位帝休寺的高僧不见了。

    “他,”贤宗冲玉小小喊:“他这就带人去了?”

    玉小小耸耸肩膀,说:“就是去看看,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帐中众人……,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景陌等人这时走进了营帐。

    “帝休寺的大师们呢?”景陌把帐中的人看了一遍,没看见高僧,问无欢国师道。

    “跟我师父去看莫问的罪恶去了,”玉小小说了句。

    景陌嘴角一抽,说:“已经去了?”

    “没事,”玉小小浑不在意,“他们很快就回来了。”

    贤宗这时问景陌:“帝休寺离这里路途遥远,你是何时写信的?”

    “四年前,”景陌掸一下沾着雪的衣衫。

    “四年前?”玉小小震惊了,说:“景陌,四年前你还不是皇帝啊!”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