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22教官说,我是莫问的爹
    玉小小摇头说:“现在哪有空送你下山回军营,你跟我一起去后山啊。?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你等等,”归宁一听自己也要去后山,马上就一脸惨烈地看着玉小小,说:“你要带我去杀莫问,我,我帮不上忙啊。”

    这会儿就轮到玉小小体会人艰不拆的滋味了,她能指望这个艺术家帮什么忙?画个符咒把莫问咒死吗?

    “我不想去后山,”归宁跟玉小小实话实说道。

    “你当我就想去后山呢?”玉小小说:“行了,去看看我们战斗的场面,以后你写文章,写到战斗场面时,不是就有亲身体会了?”

    归宁……,他写什么文章能写到战斗场面啊?!

    玉小小拎着归宁就出了禅房。

    禅房外,十来个侍从僧人晕在地上,雪地上倒是不见有血。

    归宁努力为自己争取不受惊吓的机会,跟玉小小说:“我以后不写文章了还不行吗?”

    玉小小的脚步一停,问归宁说:“啥?你不写文章了?那你还能干什么正经事?你这时候弃文从武,太迟了吧?”

    归宁再一次不想跟这个货说话了。

    玉小小拎着归宁晃了晃,费解道:“我就不明白了,我和小顾,还有我家死狗都在,你还有毛可怕的?”

    归宁说:“死狗?你养狗了?”

    玉小小……

    教官这时站在后山林中的一棵大树上,传进他耳朵里的心跳声,有强有弱,还有血液流动的声音,呼吸的声音,想从这么多的声音中,分辨出哪一个声音属于莫问,教官拍一下自己的耳朵,他不具备这种找人的本事。

    几个侍从僧人脚步匆匆地从林中跑过。

    教官抬手就用风卷起这几个人,送到了自己的跟前。

    自己双脚悬空站立,身体被什么东西压迫着,动弹不得,五个侍从僧人不是胆小之人,但突然之间就遇上这种事,这五位险些被吓死。

    “莫问在哪里?”教官站树顶上问。

    五个侍从僧人看怪物一样看着教官。

    教院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把态度放和蔼了点,跟五个侍从僧人说:“我是莫问的爹,现在你们告诉我,我儿子在哪里?”

    五个侍从僧人…

    站在了树下的玉小小和归宁……

    好想吐血怎么办?

    “说吧,”教官还在树顶上努力要装一个慈祥的父亲,“我儿子在哪里?”

    归宁打着哆嗦问玉小小:“莫问还有个爹?”

    玉小小咬牙道:“屁的爹,上头那个装孙子呢。”

    归宁一脑袋问号,有自称是爹装孙子的货吗?

    “我是他爹,你们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看自己都自称是莫问的爹了,这帮莫问的手下还是不开口说话,教官就有点怒了,难不成他得自称是那死秃的爷爷吗?!(这跟是爹还是爷爷没关系啊!-_-|||)

    有蛊虫爬到了玉小小的脚下打滚。

    玉小小站着没动,嘴里赶虫道:“去,干正经事呢,都别闹。”

    归宁听见玉小小说话,低头看脚下,随即归宁陛下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低头了,一地的虫子,这都是什么时候爬过来的?!

    “小顾,”玉小小这时转身小声喊。

    归宁忙又抬头,发现顾星朗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归宁陛下抓狂,这人又是什么时候来的?他的耳朵是聋了吗?!

    顾星朗冲归宁躬身行了一礼,就在归宁要说我很好的时候,顾三少已经在问玉小小道:“找到莫问了?”

    话被噎在喉咙里的归宁(#‵′)凸

    玉小小指了指头顶,说:“死狗正在审问莫问的人呢?”

    顾星朗抬头看树顶,听了听树顶那里正在进行的对话,顾三少嘴角一抽,这叫什么事?

    “死狗就是个傻叉,”玉小小撇着嘴道:“他还不如直接装莫问,带领永生寺人重回白道呢。”

    归宁说:“白道?”他们这是在混江湖吗?

    “那就做好人,”玉小小不耐烦了,看着归宁嘀咕了一句:“你们这些文化人就是抓不住重点。”

    归宁整张脸皮都在抽动了,这货说的好像她能抓得住重点一样!

    听着树下的对话,树顶上的教官翻起了白眼,早怎么没人跟他说装莫问呢?那小混蛋也就放马后炮的本事。

    “我们就站这里等吗?”顾星朗问玉小小。

    玉小小歪脑袋想了想,跟归宁说:“艺术家你在这里等我家死狗,我和小顾去灭怪。”

    归宁一把没抓住玉小小,手一歪,归宁陛下抓住了顾星朗,一脸悲愤地说:“你们想把我扔这里?!”

    顾星朗说:“你在这里没事的。”

    归宁看着顾星朗,一副我不相信你的神情。

    “哎哟我去,”玉小小把归宁的衣领子又拎住了,抬手就把归宁扔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去了,然后跟顾星朗说:“我们走吧。”

    顾星朗看看双手抱着树枝,跨坐在树上的归宁,嘴角抽了抽,顾三少说:“他这样不会有事吧?”

    玉小小说:“有死狗在,要担心什么?我们还是操心莫问吧,那死秃不在永生寺里啊。”

    顾星朗跟着玉小小走了,他媳妇说的对,这会儿他们还是操心莫问吧。

    归宁看着这两个货就这么走了,心头滴血,好歹告诉他一声,这个死狗是个什么来路啊啊啊啊啊啊!

    “啪哒——”

    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掉在了地上,归宁低头看树下,看见一堆血乎淋拉的东西,眯了眼睛仔细一看,归宁发现这是一堆人的肚肠。

    “呕……”

    归宁陛下果断地吐了。

    教官这会儿在树顶上怒道:“不说话,你们就跟他一个下场!”

    一个全身内脏被风挤压出身体的侍从僧人,还是被风禁锢着悬在半空中,肚子干瘪着,整个下半身鲜血淋漓。

    “说,”教官逼问道。

    “阿弥陀佛,”一个侍从僧人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教官闹不明白这位这个时候,跟他念阿弥陀佛是什么个意思。

    侍从僧人四肢无法动弹,便狠狠地一咬牙关,断舌从嘴中掉出,血流如注。

    教官……,这货竟然跟他玩咬舌自尽?

    “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另一个侍人僧人怒视着教官道:“主持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恶人!”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