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31去哪里找他的公主?
    火山爆发是什么样的场景?

    贤宗看着飞石如同开花一般,崩飞到天际,高山如高楼一般坍塌,这会儿天色刚近黄昏,之前还红艳的夕阳瞬间褪尽了颜色,之后便在天空失去了身影。ranw?en w?w?w?.?r?a?n?w?e?n?`org

    大地晃动,天昏地暗。

    贤宗跌坐在地上,魂飞魄散。

    熔岩从山体的缺口里喷射出来,远远看去,珠峰在喷火。

    暗卫们扶起贤宗,虽然同样惊得面无人色,但跟周围跪地磕头,请求山神息怒的兵卒们不同,这些暗卫仍是想带着贤宗走。

    “玲珑!”贤宗声嘶力竭地吼叫了一声。

    山神发怒了,他的闺女,他的女婿都还在山中,这要怎么办?!

    贤宗挣脱了暗卫们的手,翻身重又上了马,往珠峰奔去。

    “圣上!”暗卫们惊呼起来。

    一个大内侍卫统领横马立在了贤宗的面前,拦住了贤宗的去路。

    “滚开!”贤宗挥鞭打向这统领。

    统领生挨了贤宗一鞭,知道跟自家圣上这会儿不可能讲道理,统领拼着事后被贤宗砍脑袋的危险,伸手死死地攥住了贤宗跨下战马的缰绳,任凭贤宗怎么喊,怎么骂,怎么威胁,怎么挥鞭子,统领都没松开手。

    又是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原本高耸入云的珠峰又往下矮了一截。

    “圣上,走啊!”统领冲贤宗大声喊道,站在这里仍然能感觉到大地的震动,这说明他们现在站的地方还是不安全。

    贤宗这会儿就想见自己的闺女和女婿,怎么可能走?

    几个暗卫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一涌而上,拽着贤宗骑着的战马就走。

    贤宗一个人如何拼得过五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想往马下跳,都被暗卫拦住了。

    “朕杀了你们!”贤宗嚷嚷。

    暗卫们对贤宗的威胁充耳不闻,杀不杀的,等能活命以后再说吧。

    “走!”统领见暗卫们拽着贤宗走了,忙就大声冲身遭的兵卒们下令道。

    大军又开始狂奔逃命。

    这一跑,就是整整一夜。

    放生湖里,莫问头颅下的断颈已经长好,就在这时,大量的火山岩浆涌入了湖中,湖水被瞬间蒸发,莫问的头颈也被岩浆包裹住,血肉化尽,最后骨头成灰。这位大师赢过了时间,却到底没能敌过大自然的力量。

    珠峰上的所有生灵,在这天的黄昏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幸运地避开了岩浆途经之处,却逃不过在火山灰中窒息而亡的厄运。

    第二日的清晨,火山仍在喷发,太阳被火山灰遮挡着,天地仍是一片漆黑,如同深夜。

    贤宗焦燥不安地在荒原上踱着步,他的身边站着景陌,苏昭,归宁,左佑,顾大少,无欢国师。众人都没有说话,看着远处喷着火的山峰,神情焦急,却又都感觉无可奈何。

    “不会有事的,”贤宗边转圈,边叽叽咕咕地念叨着。出来一趟,他葬送掉唯一的闺女和女婿,贤宗光想想,就觉得自己不可能活着回奉天了,他会死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急死的,心疼死,自己把自己埋怨死!

    大当家和小庄小卫站在一块,兄弟们都在,只是公主和驸马爷不在,大家伙儿都是六神无主的模样,甚至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事,更不可能去想以后的事。

    到了这天的中午,顾二少带着顾星朗,江卓君,还有枫林少师回来了。

    三个人全身上下都落满了厚厚的火山灰,只眼白还是白的。

    枫林少师被顾二少背在身后,昏迷不醒。

    江卓君到了众人近前,急切地四下张望着,想看见那个自己想找的人。

    顾星朗更为直接,直接问贤宗道:“公主呢?”

    贤宗一直在望眼欲穿地盼着玉小小和顾星朗回来,这会儿顾星朗回来了,贤宗却一下子哭了起来,女婿回来了,他闺女呢?

    顾星朗看见贤宗掉眼泪,站着摇晃了一下身体,低声道:“她没有回来?”

    贤宗摇了摇头。

    顾星朗慢慢地转身,远处的山峰仍在喷射着火焰,火山灰从如雪一般从天空飘落,黑暗中,只有远处的那一方天地火红,似是燃着熊熊烈火。顾星朗眼前的世界渐渐地失去了应有的颜色,他的公主这会儿能在哪里?他感觉不到那只蛊虫的存在,原本他还抱着一丝希望,也许玉小小只是把那只蛊虫弄丢了,现在呢?他要用怎样的心情站在这里等待?

    “星朗!”顾大少一把抓住了顾星朗抬起的手。

    景陌和苏昭一起抢顾星朗手里的刀。

    左佑和归宁扎着手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贤宗看着就要站立不住,被神情绝望的江卓君扶住了。

    “等山神息怒,”顾大少声音哽咽地跟顾星朗道:“若是到了那时,公主还没有回来,我一定不拦着你去找她,好不好?”

    顾星朗僵直着身体,站在被火山灰覆盖了的大地上。

    “星朗,”顾二少看着顾星朗道:“到了那个时候,二哥也绝不拦你,你再等等,二哥求你了。”

    顾星朗手一松。

    刀落在了景陌的手里,景陌抬手就将这把刀扔出去很远。

    二狗子又开始哭了,只是不敢哭出声来。

    “山神什么时候才能息怒?”顾星朗问。

    这个问题没人知道,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说个瞎话骗顾星朗。

    贤宗如同踩着棉花一般,摇摇晃晃地走到了顾星朗的身前,小声道:“等吧。”

    顾星朗站了一会儿,又坐在了地上,看着远处喷火的山,火红的天空发呆。

    顾大少坐在了顾星朗的身旁,将顾星朗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三日之后,山神仍在发怒。

    五日之后,山神的怒气仍是没有平歇。

    随着火山灰的越积越多,人们不得不一退再退。

    到了第七日,远处的珠峰火山仍在喷发。

    顾星朗站在临时搭起的营地前,站在这里,阳光终于可以照抚在人的身上了,顾星朗却感觉不到阳光带来的温暖,七天了,玉小小生死不明的七天后,顾三少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

    想想最后离开时,他都没有好好地看上一眼玉小小,也没有说一声再见,顾三少甚至开始怀疑,这会儿自己去黄泉路上找,他还能找着自己的公主吗?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