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番外3
    贤宗好容易才把闺女怀孕的事消化掉,冷静下来的贤宗陛下也明白,他闺女不肯回家,那顾小三这个宠媳妇的货,根本就指望不上的,“玉师父人呢?”喝了一口顾星朗奉上的茶,贤宗终于又想起来自己一路走过来,有一位重要人物没见着了。ranwen w?w w?. r?a?n?w?e n `o?rg

    问完话后,贤宗就看见自己的女婿嘴角抽搐,江卓君叹气,自己的闺女一向面无表情的脸好像也动了一下。

    “出事了?”贤宗下意识地就问道。

    “没,”玉小小说:“他追妹子去了。”

    “噗——”

    贤宗一口茶喷了,玉司戈这样的,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要自己追去?

    “爹你要找他有事,就等一会儿,”玉小小说:“反正他也不可能成功,很快就会被人打脸回来了。”

    贤宗拿着茶杯的手都抖了,还,还追不上?

    顾星朗默默地又给老丈人换了一杯茶。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教官走了进来,看一眼顾星朗刚给贤宗换上的茶,二话不说,拿起来就一口头喝了。

    玉小小瞅一眼自家这死狗的脸,说了句:“哟,今天没有被打脸呢?”

    跟着教官一起出去的小卫走进来,要给贤宗行礼,却被贤宗一挥手免了,贤宗说:“你们真追女人去了?”

    “人有丈夫了,”小卫怒气冲冲地说了一句。

    门外的大当家等人哄了一声,二当家喊:“又是个有丈夫的?”

    贤宗看着教官的目光变得怪异起来,这人喜欢人妇?

    “他喜欢大胸,大屁股,”玉小小吐槽道:“妹子长成这样的,有几个是没成婚的?”这个世界的姑娘没发育完全就都嫁人了,有几个是发育成熟女姐姐,专等着这死狗出现的?

    教官不开心道:“为什么我找寡妇也不行呢?”

    玉小小:“呵呵。”

    江卓君就头疼,说:“玉师父,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些妇人是要守节的。”

    “凭什么?”教官冲小江喊,女人死了丈夫就不能再找个男人成家,这是什么狗屁道理?!他不服啊!

    “别理他,”玉小小扔了一颗糖豆到嘴里,说了句:“他智商有问题。”

    教官瞪玉小小。

    玉小小这会儿打肯定是打不过了,但公主殿下把小肚子挺了挺,教官的气势顿时就不见了,你本事再大,能跟个怀着娃的干架吗?

    贤宗盯着闺女的肚子看,心里盘算着,这娃生下来,他要找个好师父教,死也不能让他的外孙变得跟他娘一样!(喂喂,万一是个外孙女儿呢?)

    玉小小用肚子里的娃把教官收拾的没脾气了,扭头就又跟贤宗说:“小江这几天心情很差,爹你也是当皇帝的,你劝劝小江好了。”

    教官撇了撇嘴,说:“小江啊,你要实在不行,我来当这个皇帝也行啊。”

    屋里屋外的人们……,你够了,求闭嘴!

    “我饿了,”玉小小站起了身。

    顾星朗这会儿天大地大没有媳妇大,听玉小小喊饿,忙起身拉着媳妇的手往外走。

    贤宗喊:“顾小三你带着玲珑走慢点!”

    教官跟着小夫妻俩走了,他也饿了。

    “有太医跟着朕一起过来的,”贤宗又跟小卫说:“你去传旨,让他们去给公主看看。”

    小卫想说,公主和那只死狗都是大夫,可是想想还是算了,让太医看看更保险不是?他们公主现在吃饭一顿吃一锅饭,本来就能吃,现在更能吃,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小卫想还是让太医给自家公主看看吧。

    小卫领旨出门后,贤宗跟江卓君说:“这一回,朕就都把小卫留下了。”

    江卓君忙道:“世叔?”

    贤宗冲江卓君摆了摆手,说:“你成皇了,唯一的姐姐不跟着你享荣华富贵,跟着小卫在我奉天称臣,这算怎么回事?小卫是个能干的,他能帮你。”

    江卓君说:“我自然是希望他们一家人回来,只是我怕小卫和公主那里……”

    “玲珑是个呆不住的人,”贤宗打断了江卓君的话,道:“小卫在朱雀,他们见面的机会也不会少,玲珑不会让小卫一直跟着她这么混吃等死下去的。”

    江卓君嘴角一抽,你这么说公主,真的好吗?

    “这事就这么定了,”贤宗道:“朕作主了。”

    江卓君站起身,冲贤宗施了一礼,道:“多谢世叔。”

    小江不称帝还好,称了帝,小卫一家人在奉天,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朱雀放在奉天的人质了,贤宗允小卫一家回朱雀,无疑是送了江卓君一份大礼。

    贤宗把手摆了摆,说:“小江啊,你喊朕一声世叔,朕就将你当子侄看,玲珑方才那话何意?你为着厉洛心情不好?”

    江卓君站在贤宗的面前没有说话。

    贤宗叹了一口气,道:“厉洛早逝,你成皇,这就是命,多想无益。你麾下的那些将军,拥立你为皇,为了你,也是为了他们自己,毕竟厉洛一去,你不称皇,厉氏再上位的皇帝能容的下他们?百姓尚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更何况我们这样的人?”

    江卓君冲贤宗点一下头,仍是没有说话。

    “厉洛无子,”贤宗又道:“你要替他为江氏太后养老送终,你的后人来年清明大冬祭祖之时,不可以忘了厉洛母子,能做到这两点,你就不负厉洛与你的兄弟之情了。要是还是心有愧欠,你日后有了儿子,可以过继一个给厉洛。”

    江卓君听贤宗这么一说,笑了一下。

    贤宗道:“成皇之后,就要尽快大婚了,厉洛无子最后江山旁落,你要步他的后尘吗?朕的族中有贵女不错,你若是不弃,朕可以送贵女入你朱雀。”(圣上,您到了今天,还想着让小江娶个你们玉氏的闺女呢?o(-□-)o)

    江卓君慢慢地坐下了,沉默片刻后,看着贤宗道:“等我家陛下的大丧过去之后,我自当迎娶一位皇后入宫,到时候就有劳世叔了。”

    贤宗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能为了他家那货,小江一辈子不娶啊,有皇帝不立皇后,不纳后妃的吗?

    “要早点开枝散叶,”贤宗跟江卓君道:“在皇家,多子不一定是福,但无子一定是祸,小江,你要记住朕的话。”

    江卓君又冲贤宗拱手称谢,心里一声长叹,当皇帝并非他所愿,只是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随心所意地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