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知道自己完了。

    深夜,陋巷,她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远,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跑多远,她的肺部火辣辣的疼,已经多久她没有这么拼命的奔跑了。而她的两只高跟鞋早已不知所踪,早春的夜里还是很凉的,穿着丝袜的脚丫踩在冰冷的地面,那寒意一点点沁入她慌乱的心。

    终于,一堵黑黝黝的墙堵住了她的去路,听到后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林夕的心中绝望的呼唤:“邵远!你在哪里?”她的脑海中出现了邵远的面孔,白皙的皮肤,挺翘的睫毛,略薄的红润的唇,这些细节都十分清晰,可是她却想不出邵远的脸。

    林夕绝望的睁大眼,她必死无疑了,因为后面的那几个家伙,上来就一棍子砸断了她的一条胳膊,然后慢慢将她逼入这条死胡同里,昏暗的路灯下,那几张狰狞的脸上都是杀意,就算她可能会先被这几个畜生给强了,但是最后的结局必然是死!

    她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虐杀,这几个人像是算准了她会在这个时段经过这里,刻意在这里等着自己一样。

    林夕瞪大了眼睛直面自己的死亡,这一刻她无比期望着那些神鬼之事都是存在的,她拼命睁大双眼,要看清这几个杀害自己的人。但愿自己死后可化厉鬼,定要找他们索命!

    腿上猛然传来剧痛,林夕下意识伸手去捂,可是手臂也同样传来剧痛,是啊,她怎么忘记了,那条胳膊开始就被砸断了,还真是狠那!当一根越来越近的铁棍迎面而来,林夕只来得及用未曾受伤的手捂住自己的眉心,头骨传来脆响,接连两棍又狠狠的砸下,林夕所见一片血红,而后迅速变得黑暗……

    “死娘们,看什么看!”头发漂染成红色的男人走过来对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踹了一脚,伸手想去撸女尸手腕上那用平安扣串成的手链,后面的几个人中一个极其瘦小的人喊道:“红毛,你别特么手贱!行有行规,咱不是打劫的!”

    红毛有点不甘心,但是看着那染满鲜血的玉手串,嘴里骂着晦气,悻悻的走了。

    ......

    林夕现在每天都陪着于晓晓去看自己的父母,因为这位她大学的唯一闺蜜,她的好红娘,现在成了父母的干女儿。

    林夕知道于晓晓的口才极好,如果她还有表情,一定是极淡却又是极鲜明的嘲讽,很多事情,她如今都明了,原来俊朗阳光的邵远之所以看上她最多算是清秀的林夕,只是为了她家的那个荒山!

    她眼睁睁看着于晓晓撺掇着父母在转让书上签字,眼睁睁看着父母心满意足搬进了于晓晓临时租来的房子,她急得团团转,不能相信这个贱.人!因为荒山里面有温泉,会被改建成时下流行的温泉别墅高档住宅小区,而于晓晓和邵远这对狗男女光是帮助那人诓骗到父母的转让书,便已经拿到了一套价值百万以上的房子还有带着七位数字存款的一张银行卡!不能相信那个贱.人,因为她温情脉脉的说给父母居住的这套房子,这准备给他们养老的房子,其实只是付了三个月的房租而已!

    如果灵魂有泪,林夕定然已经泪流满面!她让父母不要相信于晓晓,可是自己还不是被于晓晓骗得团团转?丢了身,丢了心,最后丢了命!丢了自己的父母,丢了所有的一切!

    ......

    三个月后,林父林母意料当中被灰溜溜撵出了临时的居所,林母还喃喃着:“晓晓干女的电话咋个打不通哩?”

    初夏的风拂起两位老人斑驳的发,那么苍凉!

    当相互搀扶的两老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荒山,才知道原来荒山竟然还是被那个威逼利诱他们卖掉荒山搞开发的任一聪给弄到手了!阳光下,他的大金牙闪烁着森冷的金光,旁边,他们曾经的女婿如今的干女婿邵远正点头哈腰,而那个温柔小意的干女儿也正对着大金牙一脸谄媚的笑!

    林父林母就算是再不懂人与人之间的诡诈,也知道自己上当了,林父的哮喘当场发作,紫涨着一张脸去与他们理论,却被几个五大三粗的人几下就打到在地上,而一向温婉柔顺的林母则疯了一样撕扯着于晓晓手腕上那串平安扣串成的手链:“你这个……把我夕儿的手链还给我!”好修养的林母,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说不出难听的话来。

    可是年迈的林母很快也被踹倒在不停喘着粗气的林父旁边,根本连于晓晓一根汗毛都没碰到。

    于晓晓温柔的笑着,对大金牙说道:“哎呀,任总,别动粗嘛,因为这两个老东西见血多不吉利,咱的山庄可就要开工了,还是交给我吧。”说着,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对着林母笑颜如花:“你们落到今天这个田地,都怪这手串的主人,若不是她说什么都不肯转让这块地,她自己也不至于死,你们也不至于以后沦落街头,她就是个灾星,不过却是我们的福星!”她脸上带着得意猖狂,又说道:“好吧,你们若是乖乖的滚出这里,我可以把这手串还给你们!”

    林母也知道,他们根本就回天无力,他们只是不想自己的女儿唯一的遗物还在这恶毒女人身上,那是对女儿的亵渎!见两老含恨点头的样子,于晓晓终于张狂的笑了起来,手一扬,却是将那手串远远丢了出去,嘴里却喊道:“哎呦,不好意思,手滑了,你们自己去捡吧!”

    其实按照于晓晓吝啬的性子是绝对不会把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的,奈何当初这看起来水头上乘的平安扣带在她手上成色却越来越差,更邪门的是她还总是噩梦连连,想到林夕带血的手,于晓晓心里有点发寒,因此就算是林家二老不来讨要,她也准备丢了这个东西。

    这个东西的确邪门,因为,林夕死了之后,灵魂并未进入轮回,而是莫名其妙进入了这平安扣内。

    而后,虚情假意的于晓晓成了她父母的干女儿,而这林家祖辈传下来的玉扣则被送给了于晓晓,她也就被带在于晓晓的手上,林夕就眼睁睁看着一切的发生,却无能为力!

    林夕疯狂而无声的嘶喊:“世界上有后悔药吗?时间可能倒退吗?如果可以,我愿倾尽一切!”

    “啪”的一声,平安扣摔在一块石头上,碎成几块,林家二老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而一直被禁锢在玉石中刚被释放出来带着无边愤懑的灵魂却被一股神秘力量撕扯着去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充满暴戾、怨愤情绪的林夕的灵魂在一阵眩晕之后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