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06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5
    被带去内室的林夕忙里偷闲看见苏可馨一脸谄媚的笑跟身边的那个黄皮妞不知道在说什么,而黄皮妞看着自己的眼神,竟然是恶狠狠犹如利剑一般。

    林夕暗自纳罕,翻遍了苏兰馨的记忆,也没有这个一个人那?好像还很敌视她的样子,这个人会是谁呢?

    林夕虽说在现代就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臭丝,但是现在她却是接收了苏兰馨所有的记忆,黄皮妞除了肤色比较黄外,五官还是很精致的,乌油油的头发上珠环翠绕,穿着在这些女孩子中算是佼佼者,看来家境定然也是不错的。而苏可馨跟她娘一样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林夕一直偷偷留意着苏可馨的举动,从来到这个园子里,她几乎是一直在近乎卑微的讨好黄皮妞,并未曾像剧情里面那样死死的粘着徐家的姐妹们。

    嗯,有阴谋啊有阴谋!

    到了赏花宴结束的时候,林夕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整个宴会期间,苏可馨几乎都是寸步不离的陪着黄皮妞,她不禁也好奇这个黄皮妞的身份了。

    林夕本想找个小丫头打听打听黄皮妞的来历,因为那些官家小姐在苏可馨的大力宣传下已经对她厌恶至极,谁都不搭理她。直到离开徐府,她也没寻到这个机会,这个黄皮妞她翻遍了原主的记忆,也没有找到一丁点痕迹,难道是因为她来了,产生了蝴蝶效应?

    至于她被徐香香带走后的事情么,就跟剧情没什么出入。

    她被徐氏给带进了一间屋子,里面坐着一个妇人,五十多岁的年纪,虽然保养得宜,但是看着却令人很不舒服。那人极是高傲的对她说道:“我听香香说你绣工极好,师从名家,还会双面绣,可对?”

    林夕默了……

    虽然老娘知道你就是知府徐友德的死婆娘徐香香的嫡母常氏,但起码你也自报一下家门吧,你就这么大咧咧的跟老娘要东西?望着一脸懵逼的林夕,徐香香忙推了她一把,亲切异常的说道:“这是你外祖母,还不快去拜见?”

    林夕继续懵逼脸:“外祖母?我外祖母死了好多年啦?怎么又冒出来个外祖母?”

    常氏高傲的脸孔瞬间龟裂,咒她是死人也就算了,还说她是“冒”出来的?果然是低贱的商户女生的孩子!

    徐香香也有些尴尬,赶紧又提起双面绣的事情来缓解冷场。

    然后就如同看电视一般,林夕甚至能预知道她们接下来的台词。

    徐香香说只要她能拿得出一副牡丹的绣屏来,徐夫人就能出面给她保一门好亲事,甚至干脆就隐晦的暗示她很可能会嫁进侯府,从此一步登天!

    面对如此漏洞百出的说辞,林夕几乎都要笑了,原主并不是蠢,她只是太希望能摆脱目前的境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个人一旦对什么太急切,就很容易为他人所乘。

    林夕自然唯唯诺诺又无限娇羞的答应下来,恐怕到时候你们会后悔曾经要过这一幅绣屏!

    第二天,林夕便破天荒主动去见了徐氏,说要出去亲自选绣品的一应用具,务必在夫人指定日期将绣屏赶制出来。

    徐氏自然是喜出望外,舌灿莲花对着她一顿夸赞,说是只要绣出双面绣的牡丹绣屏,侯府那门亲事一准成了。

    林夕只想吐她一脸,按照你丫的说辞,全大邺的绣娘们都成官家太太了,老娘书读的多,你丫别想骗我!

    而且那徐氏说的虽好听,却一文钱都没给她拿,还酸溜溜的说她舅舅的铺子里丝线、料子都是整个宝应府最好的,他们有钱都未必能买到。

    这就是徐氏,她从来不会亲自对付原主母女,可整个苏家从上到下几乎都忽略掉了这一对母女。最过分的时候连一日三餐都会“忘记”了她们的,亏得叶氏嫁妆丰厚,身边从来不会短了银钱,她们便只好高价打发了婆子们去买,堂堂嫡妻嫡女,被逼的只能靠叫外卖才能吃饱。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徐氏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那些仆从们从她们母女身上掏银子,大头其实却都进了徐氏的口袋。

    对于自带貔貅属性的徐氏来说,没占到便宜就算是吃亏了。

    林夕暗道,这也是一条致富之路啊!好吧,姐忍着,在绣品没有完成之前,她的部署没有实现之前,手无寸铁的她只能忍耐,不然一旦徐氏跟她们撕破了脸,林夕的任务可能就要糟!

    古代毕竟不是现代,她本想要叶氏跟渣爹合离,而叶氏的表现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

    古代的女子,只要不逼她们去死,几乎什么痛苦、折磨都可以忍耐。以夫为天,从一而终才是她们坚持的理念。而林夕的认知里,很多人就算是真的逼她们去死,也还是不懂得反抗。精神枷锁根深蒂固,加上大环境的影响,所以原主尽管被人那般残害,却不敢想着去报复,只想带着母亲逃离!

    林夕正要跟徐氏告辞去逛她古代生活的第一次街,苏可馨却如同一个火车头一般冲了进来,林夕猝不及防被撞了个趔趄,腿重重磕在了红木雕花椅上,膝盖不由一痛。

    苏可馨却视若无睹只对着徐氏哭嚷道:“母亲,你怎么那么偏心,为什么要把永宁侯府那么好的亲事说给这个废物!就因为她会双面绣吗?”

    林夕拿手拧着帕子,一副惶恐的样子,如同没听到苏可馨骂她废物一般:“可……可儿妹妹是怎么啦?”

    未及徐氏开口,苏可馨又冲到林夕面前,鼻尖几乎顶到她的,娇俏的脸蛋近在咫尺,说的话却无比阴狠:“你这样的窝囊废也敢肖想永宁侯府的木世子?你也配!”

    林夕:你配,你最配了,要不你去?

    “够啦!”徐氏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亏得这屋子没有外人,你姐姐又素来不是个多话的,不会有第四个人知晓此事,否则传了出去,你还能做人吗?”

    看看,多吃了二十来年白米饭绝不是假的,徐氏一边警告了自己若此事传出就是自己多嘴,一边提醒了自己女儿要注意形象,这话说的滴水不漏。

    苏可馨却并不买账,又是抹泪又是跺脚哭道:“你不是我的亲娘,你肯定不是!”一边哭着一边抓着徐氏衣袖摇晃着,徐氏快被自己女儿摇散架了,只好对林夕道:“兰儿啊,你先回去吧,晚上我让春桃支了银子拿给你,明天一早你也好出府去购置。”

    林夕也明白徐氏是急于打发自己出去,免得苏可馨说出更没脸面的话来,苏可馨这猪队友原来是给自己送银子的,她面上不动声色,揉了揉自己的膝盖,一瘸一拐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直到回了自己的地盘,薄荷才愤愤问道:“小姐,明明是你磕到了腿,怎么二小姐却又是哭又是闹的啊?”

    原主一向对人宽厚,跟贴身丫头薄荷更是无话不说,所以薄荷现在有此一问。她一直在外间,只隐约听见苏可馨哭,这可是极少的,从来都是大小姐被欺负的哭都不敢哭的,今天可真是奇怪了!

    林夕嘴角一勾,淡淡说道:“没什么,二小姐是庆祝春天到了!”

    所以呢,一听说永宁侯世子是个谪仙般的人儿,就立刻思春发.情了。

    薄荷用手指挠了挠头,脑袋上都快顶着三个大问号了:这春天都快过去了好吗?小姐这几天是怎么了,明明在说人话,可怎么她都听不懂呢?

    晚上,春桃果然来了,拿着个小钱袋子,估计里面的银子连买普通丝线都不够。她语气依旧的高高在上。如同在打发乞丐一般,没有地位的主子,活的还不如个奴才啊!

    林夕不但不恼,反而微笑着夸赞春桃越来越漂亮,还说跟着太太越来越有太太的威仪了,又说自己不小心在太太那里把膝盖磕了,明天刚好顺路去抓点药来,谢谢太太给了这么多的银子。

    好话谁都爱听,春桃总算傲娇的施舍了一个笑容给她们主仆。

    薄荷继续顶问号:是小姐聪明了还是自己变笨了,完全跟不上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