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11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10
    去还是不去?去还是不去?

    薄荷见小姐自从看见这张纸条,便手握纸条一直焦躁的在室内转来转去,烦恼无比的样子便叫到:“小姐,我有办法啊!”

    “哦?”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林夕眼睛一亮:“说说看!”

    “把纸条烧掉就好啦!”

    卧槽!

    林夕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去!翻了一个白眼,她决定睡觉,整整一天除去早上跟叶氏请安,几乎都在弄那个牡丹绣屏,原来绣花跟十字绣差好多,这双面三异绣,真的很烧脑,尤其她的还是加了料的双面绣。

    已经都快累瘫了。

    林夕用一个极不雅观的姿势四肢伸展瘫在床上,赌气一样连头带脚都蒙住,奶奶滴,睡觉!什么都不想了,睡觉最大!

    翌日醒来,照例给叶氏请安之后,林夕还是决定去赴约。并非是她傻大胆,而是经过仔细分析,感觉苏兰馨的敌人无非就是木世子和徐香香,而木世子是不屑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的,手无寸铁的苏兰馨在木世子眼中就是个一只手指就能碾死的蝼蚁。徐香香就更不可能干出自毁长城的蠢事来,所以林夕一边念叨着好奇害死猫一边仍然去慷慨赴约了!

    林夕准时来到博雅酒楼,一进门便有个看着眉眼很是普通却有一双灵动眸子的女子向着自己微笑:“苏小姐,您这边请!”

    林夕镇定了一下心神,面不改色跟着那女子走进了一个包厢。

    里面只有一个看起来年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目俊朗,唇红齿白,衣着很是普通却难掩风姿,若是在自己的世界,无论是长相还是年纪,都算得上是个极品小鲜肉了,而林夕看他的第一眼,便笃定那张字条绝对出自他的手笔。

    少年颔首示意她坐下,林夕也不客气,落座之后,安静抬眸看着这少年,既没有兴师问罪,亦没有请求解惑之意,就只是安静而坦然望着对面的少年。

    两人就这般对视良久,这少年不禁纳罕,若是一般闺阁女子早就含羞带怯不敢抬头,这苏小姐果非常人!

    他却不知,这个苏小姐是来自现代,学校里燕瘦环肥什么品种的男生她没见过,且这位看着虽然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壳子里的灵魂却是个二十三岁的老女人了!

    少年略显冷峻的一张脸上突然就有了一抹亦正亦邪的笑:“我是该叫你大嫂呢,还是该叫你苏小姐呢?”

    林夕回以诡异一笑:那我是该叫你二弟呢,还是叫你木少爷呢?”

    此话一出口,那少年登时就变了脸色,林夕面上虽说是不动声色,却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蒙对了!

    木世子断袖之事徐香香也是极其偶然才知晓的,剧情里面这事几乎没有人知道,就是原主也是在快死的时候才知晓,而自己与木世子这桩婚事亦是极其隐秘进行的,能同时得知两件事的人,基本上除了徐香香就只能是这位一直隐忍低调的木家庶出的二少爷。

    林夕能猜到是他,是因为原主隐约见过一次这木子轩,更主要的是这位也不是个安于现状的主,在原剧情里就一直想把木世子干掉,奈何木世子的“男人”实在来头太大,一直到原主被害死也没成功,至于后来到底鹿死谁手林夕就不知道了。

    少年神色几乎瞬间就恢复了,只是那抹邪笑却收敛起来:“想不到在下的名字居然能传到苏小姐耳中,是子轩的荣幸!”

    林夕径自拿了一个茶盏递了过去,少年挑眉盯着林夕看了少顷,才拿起茶壶来给林夕倒了一杯,一语双关道:“胆子不小啊!”

    林夕将茶杯放下,微笑着起身:“自然是不小,不然也不敢来见阁下。想必木少爷也是个大忙人,若是寻了小女只为夸赞这一句,小女就告辞了。”

    姐很忙,像东方大姐一样忙着绣花呢,没空陪你个小屁孩在这玩深沉。

    木子轩也不再嗦,直奔主题:“几日前见过苏小姐一面,在下觉得苏小姐很是与众不同。我也就长话短说了,你与我哥哥的婚事,不是你想象中那般美好的,我哥哥……”

    他侧头盯了林夕一眼,目光如刀:“你若相信我的话,可以跟我合作,我可以给你的,比木子扬多!”

    咦?搞事情啊搞事情!

    林夕闻言果然坐了下去,啜了一口茶,淡淡道:“愿闻其详!”

    敌人的敌人就算不是朋友,起码也能帮点忙不是?总比她一个孤军奋战的好!

    *******************

    林夕出了博雅,又去了一趟金霓裳。这一次却是径直去了里间见了叶瑾唐她这具身体的亲舅舅!

    出来时她的手上多了一包丝线,毕竟是用这个借口出来的。林夕又去了王记食斋买了几样叶氏比较喜欢的点心,想吃苏府的可口饭菜,可比外面的贵多了。

    这一趟不但找了个盟友,还将自己的计划推进了一步。林夕提着点心去了叶氏的院子,心情很是愉悦。虽然她没有人家那样的金手指,可毕竟预先知道了剧情,只要小心谨慎,这新手任务又比较简单,应该能过去吧。

    进了屋子却感觉气氛有点怪怪的。叶氏见她来也不像以往那样很高兴的迎上来。而是偏着头坐着,用鼻音很浓重的声音招呼她:“兰儿,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林夕说道:“我出去买了些丝线,顺道给娘买了王记的点心。”一边说着一边吩咐丫头寻了高足盘来盛放,自己却忽地走近了叶氏,见她双眼红肿,显然是哭过。

    林夕一惊,忙问:“娘,你怎么了?”

    叶氏边用手拭泪边掩饰道:“看兰儿这么惦记着我,娘高兴!”

    叶氏身边如今也只得一个娘家带来的李嬷嬷并一个已经二十多岁的叫海棠的丫头,见叶氏不肯说,两人在林夕的示意下一五一十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林夕刚一出府不久,好几年都不曾进太太院子的苏涛苏老爷居然破天荒过来了,叶氏不由喜笑颜开,还以为是女儿寻得好婆家,从此老爷也对她高看一眼。谁料苏涛进来就对着叶氏一通骂,并让叶氏交出嫁妆单子来。

    叶氏莫名其妙,自然是不肯的。苏涛就怒道:“还不是你的宝贝女儿送给可儿的破镯子惹恼了连家小姐,好好的一头婚事要给她搞砸了!”

    搞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是兰儿送了苏可馨一个玉镯子,结果不知道因为什么却惹恼了未来小姑,苏涛还指望着能借这门亲事攀上詹士府呢,只好割地赔款多给连家好处。

    苏涛一个小小知县,哪里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况且苏大老爷认为这祸是苏兰馨的破镯子招来的,自然是要这母女俩补偿!他以前也没少打这些嫁妆的主意,叶氏都是有求必应。奈何自从徐氏进了门把持中馈以后,叶氏对剩下的那些嫁妆是严防死守,再不肯拿出一分。也因为如此,苏涛索性不进叶氏的屋子,任由徐氏拿捏着她任她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