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17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16
    长公主哂笑,果然还是有所图。

    她的头略微昂起,皇家公主凛然的气势便流露出来,眼神冷冷掠过林夕,淡然道:“说!”

    林夕再次垂头躬身行礼:“兹事体大,小女斗胆,请公主屏退左右。”

    “哦?”长公主双眉微蹙,略感不耐,不过是个小吏之女,能有什么大事?看着少女凝重的双眸,她还是依言对着屋子里的人道:“你们且退下吧。”

    “是!”

    几个仆妇鱼贯而出,长公主则静静看着林夕,一语不发。

    林夕微微一笑,却是面含苦涩:“公主一定知晓小女与永宁侯府世子定下亲事,不日将完婚。小女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县令不得宠的女儿,如何能高攀得上侯府世子?”

    林夕将情况跟公主简单扼要说了,公主沉思良久,说道:“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小姑娘,你所言即便为实,本宫虽贵为一国公主,却也不好无缘无故就插手永宁侯府的私事,这门亲事,本宫是无法帮你推掉了。”

    林夕一笑,她就知道!

    林夕脸上没有任何被拒绝的沮丧,反而又说道:“家务事,公主自是不便插手,可若是事关一国储君呢?”

    “大胆,谁准你妄议朝政!”长公主登时满面怒色,山雨欲来!

    林夕依旧是一脸平淡:“公主可曾想过,木世子的……那个……”她实在没办法对一个古代的公主说出好基友或者是姘头之类的话,只得含糊带过:“那个人需要身份高贵到什么程度,才能让手握重兵的永宁侯府偃旗息鼓,不敢声张,只能求娶一个身份低微却又不能太过随意的小吏之女来掩饰,侯府甚至已经跟我父亲的那个妾室说好,小女一入侯府,便与娘家永无往来,死生不论!”

    不谈彩礼,不说八字,男方门第如此之高,女方门第如此之低,而更奇怪的是侯府对女方的要求,人还未曾进门,居然已经说什么死生不论?摆明就是没准备要新娘活着回娘家!

    幽悦公主的脸色蓦地难看起来,她已经相信了面前这个小姑娘的话!

    空穴不来风,看来那个传言恐怕是真的了。

    太子,木世子,哼!

    怪不得几乎从无来往的连家频频来公主府,还投己所好,弄到了牡丹双面绣!

    想来,定是皇兄如今对三皇子的偏爱令空有太子之名却无太子之权的那个人如坐针毡了吧?

    林夕“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小女只是闺阁女子,可也知道公主虽为女子,却胸怀天下,公主大义,必不忍见我大邺河山落入这样一个人的手中吧!”

    这一顶高帽子扣下来,长公主面上没有一点喜色,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夕,一言不发。

    林夕只好一直跪着,也是一言不发,颇有点孤臣死谏的感觉,屋子里一时间针落可闻。

    尼玛,膝盖要碎了,为毛一定要跪呢?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就在林夕几乎以为自己要跪到海枯石烂、跪成化石的时候,长公主终于冷哼了一声,说道:“本宫倒是小瞧了你这小小的闺阁女子了。你知不知道,倘若你所言有误,唯死一途,而若你所言非虚,知晓了皇家密辛,你最好的结局就是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林夕面现悲戚,是啊,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不论对错,像她这般的小人物,永远都是被牺牲掉的炮灰!

    她哀婉一笑,双眸垂泪:“公主觉得小女若是就这般进了侯府,还能有活路吗?不过是给侯府留个后代,然后去母留子。与其那般死的不明不白,小女宁愿将一切和盘托出,就算世人不知,起码公主会知晓,小女于大邺,是尽了一点点微薄之力的!就算是死,也是小女自己选择的而非是糊里糊涂枉送性命。”

    林夕抬头直视着长公主,苍白的脸上有一抹令人无法忽视的倔强不屈:“人固有一死,小女愿死在高洁之人的手中,而非是那腌龌龊之流,免得脏了小女的轮回路!”

    林夕说完这话,两行清泪缓缓滑落。

    她并不想哭的,可是当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何居然会流泪。若是任务完不成,她恐怕就会真的死了,虽然已经死过一次,可是她真的不甘心,老天给了她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不愿这样死去,奈何她如今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她唯一能利用的就是那些剧情里面提供的资料,她也只能依靠着别人去完成她的任务。

    林夕的面前突然出现一只莹白如玉的手,她愕然。

    长公主伸手拉林夕,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和婉:“这么喜欢跪着?起来吧!”

    林夕想要站起来,奈何跪得太久,一个踉跄差点又跌倒,长公主居然挽着她的手臂,语气中带着点不易察觉的怜惜:“这么莽撞,这么倔强,我其实真的挺想揍你的!丫头,你如此不管不顾的,可曾想过你若真的就这般死了,你娘会多难过?”

    林夕知道她成功了,所以没注意到长公主居然自称“我”而不是那高高在上的“本宫”。

    ************

    公主府遣人去了连府,告知连夫人,苏兰馨会一直在公主府上修复绣屏,完工后再将人送回连府。

    连夫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下,看来那屏风果然能修复好,虽然出了点小差错,但公主这条线算是搭上了。

    而徐香香就有点郁闷了,原本是想着在连府将绣屏弄好了就把人直接丢去侯府,省的多生事端,不料这人一进了公主府就出不来了,那边侯府还在等着消息呢。

    苏可馨就更郁闷了,木世子就算是有隐疾,也是个俊逸非凡的贵公子啊,而且侯府还是那么高贵的门第,凭什么苏兰馨这蠢货就顺顺当当嫁进去?现在居然还能留在长公主府里做客,那可是名动天下的幽悦长公主啊!这一件事就够炫耀一辈子了!因为连雅如说,她都不曾去过长公主府。

    她是天天巴结着连雅如,可自从来了连府,连雅如就没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她倒是远远的看过两次连家二公子,却一直没有说话的机会。只要一见到他,连雅如就丢给自己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然后跟她哥哥转身而去,只留她一个人徒唤奈何。

    苏可馨帕子都要拧成绳子了,神气什么?她是女儿,迟早要嫁出去做别家妇,自己才是连府的女主人!等将来她成了亲,一定像娘亲一样把连二公子抓在手里,到时候受的委屈统统都加倍还给连雅如,让她后悔曾经这样轻慢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