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20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19
    林夕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也不擦嘴边的血迹,一副娇怯怯的样子靠着薄荷。

    众人一看苏兰馨站了起来,不由都松了口气,还好,没出什么事。

    苏可馨心下有些失望,连雅如这战斗力明显不行啊,白白浪费自己那么多的唇舌鼓动着她来找苏兰馨的麻烦,居然只打了几个耳光,真是雷声大雨点小,她还想趁乱踹几下出出胸中恶气呢!

    见没人说话,苏可馨娇声笑道:“怎么连娘都惊动来了,没事,没事,就是我跟连姐姐一起来看看姐姐,什么事情都没有,对吗,姐姐?”

    林夕嫣然一笑,示意薄荷扶着自己过去:“对啊,的确没什么事,不过是姐妹们一起玩耍,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

    见她话里都是息事宁人的意思,连雅如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算你识相!

    徐香香对林夕这话也很满意,她才懒得管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徐香香有点恼恨女儿不懂事,这个时候竟然撺掇着连雅如来找苏兰馨,出了事还不是她们倒霉?

    蠢货!幸亏什么事情都没有。只要人是活的,明天送进侯府,她就万事大吉!

    薄荷搀扶着林夕走过,许是刚刚被打得狠了,只见苏兰馨似在强忍着晕眩的感觉,脸上清晰的巴掌印,脚步踉跄宛如醉汉,看着很是狼狈。众人脸上的轻蔑都不加掩饰,世子夫人又怎么了,被连小姐劈头盖脸一顿耳光,不也屁都不敢放一个?结果苏兰馨也不知道怎么就一个踉跄绊了苏可馨一下,而苏可馨正跟连雅如面对面挤眉弄眼,于是两张脸异常亲密的碰撞在一起。

    “啊!呜呜!”苏可馨惨嚎。

    “你眼瞎了?”连雅如怒骂,并且抬手又给了苏可馨一个耳光。

    苏可馨也疼啊,还得要承受连雅如的怒火,妈哒,苏兰馨一定是故意的!

    林夕:对啊,就是故意的,你来咬我啊!

    丫头婆子找帕子的打水的,忙了个不亦乐乎。猝不及防之下撞的太狠,两个小姐情况几乎差不多相同的惨烈,眼泪与鼻血齐飞,脸蛋共猴腚一色。

    苏可馨鼻子红红的,两管鼻血还在流着,眼泪吧嗒吧嗒不停的掉,就有丫头边擦眼泪边劝说着:“二小姐,不要哭了。”

    苏可馨都快要气死了,谁哭了,谁特么想哭了,来,来,来!你鼻子这么撞一下看看!

    呜呜,这叫一个酸爽,她眼泪又下来了!

    最倒霉的是,明明是苏兰馨绊的她,连雅如这个白痴居然把账算在她的头上。

    罪魁祸首却直叫着头晕,需要好好休息,不然明天都没办法跟木世子拜堂了,丢下他们居然径自去了内室。

    林夕躺在床上,薄荷用煮熟的鸡蛋滚着她的眼睛和红肿的脸颊,泪水滚滚而落。她听见薄荷的啜泣声,淡淡笑道:“傻丫头,你哭什么?没见那两个撞得比你家小姐还惨?”她虽说在安慰着薄荷,其实心中也很是愤懑,在古代,若是身后没有背景势力,自己又没有什么武力,就算你浑身都是理,也依然是被欺辱的菜逼一个!

    这三耳光,姐记下了,以后定要你们加倍还回来!

    *******************

    与苏家这边的惨淡相比,木家那边可以说是极致奢华。整个木府张灯结彩,鞭炮齐鸣。衣香鬓影,贺客盈门。

    木夫人一身锦衣华服,满脸喜色招呼着众人,怎么看都是对婚事十分满意的样子。而容光焕发的世子木子扬更是让一众贵小姐们心塞不已。就连木府的一众家丁仆妇们也俱都是穿着新裳,一派喜气洋洋

    永宁侯看着木家殚精竭虑营造出来的效果,满意的点点头,只要等会拜了堂入了洞房,木家这场祸事就此揭过去。

    嫁进来的苏氏女听说是个极好拿捏的,再说,就算是个刺儿头,人已经进了侯府,小小一个毛丫头量她也翻不出花来!而木家将来还能得到那位的照应,也算是皆大欢喜。

    随着司仪“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的高声呼喊,一群人簇拥着一对新人入了洞房,人们说了一堆吉祥话,又呼啦啦出了新房,把这美好的时刻留给了一对新人。

    木侯爷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去,长长吁了一口气。

    而这边新房中,一对新人的气氛却有些诡异。

    羞答答的新娘低垂着头,新郎的面上却是一丝表情都欠奉。

    林夕心中暗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麻痹的,摆出一副死人脸给谁看?老娘是欠你钱啊还是蹭你家waifai了,你不愿意娶,当老娘愿意嫁啊!

    终于木世子冷冷的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你乖乖呆着,我还要去前面看看。”说罢转身就要出去,不料衣袖被林夕一把拽住,林夕用很是“娇柔”的声音说道:“夫君,还……还没喝合卺酒呢!”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准备好的酒壶斟满了两杯酒,一双眼睛带着娇羞的渴盼望着木子扬。

    木子扬略显不耐,狭长的凤眼闪过一丝鄙夷,喝了合卺酒你也还是一只变不了凤凰的草鸡,他脑海中不停闪现着另外一双冷然而霸气的眸子,今天是他的婚礼,而那个无数次拥他入怀的人也许还在外面,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心情,他多想今天是他们的婚礼!

    急于摆脱这个据说老实木讷的妻子去看看那个令他挂心的人儿,木子扬对他新婚妻子如此不识趣有点厌烦,不过好歹今天是新婚,前面还有很多宾客,他也不想出现什么意外,于是敷衍的拿起了酒杯,也不管林夕,径自一饮而尽,然后丢下酒杯就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子。

    林夕的眸子闪过一丝冷色,如果是原主,这一刻该有多么难堪!她将沾了药粉的指甲在酒杯里涮了一下,然后将酒倒进花盆里面,嗯,一切都很顺利。

    就是不知道当木子扬知道喝下的带料的酒水是他看不起的蝼蚁一样的苏兰馨所为,会不会为这一刻的轻视后悔!

    木子扬出了新房不远,迎面就慌慌张张跑过来一个小厮,对着木子扬耳语了几句,原本向着前院而去的木子扬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在此同时,木府也迎来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婚礼的尊贵客人。

    当宾客基本都散去,逐渐安静下来的木府的后宅却传来一声惊呼!

    正陪着那尊贵客人的木夫人就是一惊,难道是新娘子出了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