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22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21
    本来差点被拖出去杖毙的薄荷一张脸也是惨白惨白的,天那!她居然能见到皇帝?

    林夕握了握她的手,用极小的声音在她耳边悄悄道:“别怕,等会别忘记礼数,看见什么就说什么,皇帝也是人啊,不用怕。”

    皇帝果然微服而来,一同前来的还有太子的死对头三皇子,林夕不意外的在三皇子身后看见了木子轩的身影,后者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转瞬即逝的微笑。

    皇帝年约四旬左右,面色微微有些苍白,长眉入鬓,双目有神,并不能算得上是美男子,起码木世子跟太子都比他要好看得多,但是他身上自有一股跟长公主相同的气势,想必这就是久居高位的结果吧。

    长公主率先起身跟皇帝见礼,噼里啪啦跪了一屋子的人,林夕翻个白眼,妈哒,又要跪!

    皇帝在上首落座,示意众人平身,给长公主赐了坐。屋子里一时没了声息,落针可闻。

    皇帝的脸都已经黑得跟锅底媲美了。

    任谁被告知自己的儿子是个断袖都不会太开心,不但断袖,还在木家被人给堵了个正着,尤其是这个儿子还是储君,将来自己的接班人!若是走漏风声,这天家的脸面可是丢到了姥姥家了。

    皇帝雷厉风行,没有任何的问询,也没有给任何人辩解的机会就直接宣布了处置结果。

    林夕本来还以为有得磨,谁料别说是撞破太子跟木世子奸.情的证人薄荷,就连自己的儿子皇帝都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太子直接被降为安郡王,荣登大宝已经是不可能。

    永宁侯知情不报,反而帮助遮掩,混淆视听,罚俸一年。免去木子扬世子之位,终生不得入朝为官。

    皇帝淡淡扫了林夕跟薄荷一眼,林夕立时就感觉头皮发麻,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平静无波的声音响起:“这两个丫头的确是无辜,但是天家威严不可有损,也只能委屈了她们了。至于那些奴仆……”

    皇帝未曾出口的话里包含的意思,谁都明白,就是除了这几个主子外,全都得死!

    林夕的心一沉,她还是没有透彻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她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她是有多愚蠢,她竟忘记了,帝王一怒,流血漂橹,帝王一怒,浮尸千里!她跟薄荷知晓了皇家的惊天丑闻,怎么可能容忍她们活在这世上!

    林夕心中暗恨,自己实在是愚不可及,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多好的同盟,蓦地想起木子轩刚才古怪的笑容,奶奶个卷儿额,那个瘪犊子肯定早就预料到了结果。怪不得他自己不露面,却要她们来揭穿木世子的奸.情。

    林夕啊林夕,在自己的世界里,你就被人家利用,连死了以后都给人家利用。而在这个任务世界里,她依然是被利用到彻底的一个!

    原来,自己还是难逃一死!只可惜带累了无辜的薄荷。

    好一招借刀杀人!

    干掉太子,最得圣心的三皇子自然成功上位,而永宁侯只得两个儿子,嫡出的长子被免去世子之位,承爵的自然就是剩下的那个庶子木子轩。

    人家兵不血刃悄无声息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她林夕呢,就这样傻乎乎给人家做了马前卒!

    他们都输得一败涂地,最后的赢家是三皇子跟木子轩!

    林夕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抠进肉里都不自知,若是她侥幸不死,就算拼掉自己这条命也定要这两个混蛋好看!若是她侥幸不死,再不会相信任何人!

    正当林夕跟薄荷就要被拖走的时候,长公主面色淡淡,说了一句:“且慢!”

    高高在上的天子一愣,自己的妹妹,一向不是个心慈手软的烂好人啊!

    “皇兄,这丫头还是留下吧!臣妹知晓皇兄励精图治,想要我大邺海清河晏,子民安居乐业,而皇兄可知,这小丫头,是目前大邺乃至全天下唯一一个会双面三异绣的人,杀了她,这世上可能再不会有双面三异绣!”

    “哦?”帝王那入鬓的长眉微挑,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可是前朝姚大家的不传之秘三异绣?母后当年曾心心念念想要寻到三异绣的传人,却未可得,晚年常引以为憾事,想不到却居然被你给寻到了?”

    长公主嫣然而笑,灿若春花:“是啊,也是机缘巧合,臣妹得了一幅牡丹绣屏就是这丫头的双面三异绣,听说还有个名堂叫盈香吐蕊呢!下个月十七就是母后的冥寿,何不让这丫头绣上一幅三异绣供奉以慰母后?”

    皇帝陛下静默片刻,林夕只觉得一颗心砰砰乱跳,头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死活,只在人家的一念之间!

    面色无波的帝王头一次将目光望向林夕:“既如此,朕就等着下月十七看你的盈香吐蕊?”

    林夕不由长长出了一口气,想不到峰回路转,自己的这条命居然是被一幅刺绣给救了。

    她感激的望了一眼长公主,跪拜行礼:“民女自当竭尽全力!民女斗胆,恳请陛下饶过这个婢女薄荷,民女自幼与她相依为命,亲如姐妹。今日之后,兰馨与薄荷,有口而默,有目而盲,民女亦不曾来过这永宁侯府,此后愿随家母隐居田园,小女愿将双面三异绣技献于我大邺,以求三异绣不至断了传承,求陛下成全!”

    薄荷舍命救她,她又怎么忍心自己安然离去任由薄荷枉死?

    皇帝闻言,深深看了林夕一眼,暗忖这小丫头倒是个有决断有情义的,还有口而默,有目而盲,怕自己不应允,竟然还舍出三异绣的技法。他一直黑着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笑容:“你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朕若不允未免不近人情,起来吧,今后好自为之!”

    皇帝脸上笑容敛去,深潭般的眸子森然望向太子:“还等什么?滚回你的府邸去,半年之内,朕都不想看见你这长脸!”太子不但丢了皇位,这是又要禁足的节奏啊!皇帝一拂广袖,转身而去,背对着众人宛若自语:“今日之事,若流传出半句……”

    除长公主外的众人齐齐打了一个寒噤,谁敢说啊,寿星佬上吊嫌命长了?

    众人躬身送走皇帝,长公主也站起身来,冷冷看了一眼不知何时醒来抖若筛糠的木夫人:“这两个丫头本宫就带走了。”言罢,脸上闪过不加掩饰的厌恶之情,迈步就出了书房。

    林夕跟薄荷两个死中得活,忙不迭跟上了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