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23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22
    是夜,林夕将那件日赶夜赶绣好的小衣拿给了长公主,幽悦公主很是满意,淡淡笑着说道:“你这丫头倒是贴心。就是行事太也鲁莽,若是出了一点偏差,不说皇兄,那木家任何一个都能要了你的性命!”

    “嗯,是小女鲁钝,不该轻信别人。”林夕垂头,掩去眸中闪过的戾芒,对着长公主索性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拿她当枪使,就别怪老娘过河拆桥!

    幽悦公主听完后,默了片刻,怪不得,这丫头老神在在的叫她只需在婚礼当晚宾客散尽去木府就可呢。太子所饮的酒水中被木子轩动了手脚,昏昏沉沉就被扶去平日与木子扬狎玩的书房小憩。而这边的林夕则在合卺酒中加了佐料,为确保万无一失,木子轩还在书房燃了些催.情的香料。

    长公主的眸中已经燃起了怒火。

    诚然,太子跟木子扬确有那龌龊之事,二人倒是不冤。可恨那木子轩蝇营狗苟,妄图踩着天家血脉来成就自己的野心。长公主沉思少顷,喃喃冷哼:“区区一个侯府世子之位他们怎么会满足?他们更看重的怕是永宁侯手中的兵权吧!想不到老三平日里谦卑恭谨,原来……”

    长公主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林夕又说道:“公主,虽说子不言父过,可我父宝应知县苏涛,自上任以来,上不分君之忧,下不体民之苦,与知府徐友德鱼肉乡里,横征暴敛。自古天地君亲师,他虽为小女之父,却也是我大邺子民。如今他更是为了官途卖女求荣,通过与侯府联姻又巴结上了连詹士,结党营私,沆瀣一气,这样的人怎配入朝为官?”

    随着林夕诉说的一桩桩一件件,长公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若不是天色已晚,几乎就要即刻进宫面圣了。

    虽说长公主为了救林夕一命才说的双面绣,但是毕竟君无戏言。于是长公主思量片刻,嘱咐林夕就在公主府住下,安心绣她的双面绣。

    隔天,长公主一早就进了宫,直到掌灯时分才回了公主府。

    林夕自此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弄双面绣。尽管走了弯路,但是到了这一刻,她的任务基本上就完成了。现在只等舅舅那边将搜罗到的渣爹跟徐友德的罪证送过来。

    不过她现在心中很是困惑,原主的两个心愿,跟渣爹合离她已经完成,而跟母亲找个地方过普通人的生活估计一个月以后等她的绣品完工也就完成了,那么她接下来需要怎么办呢?是用这个身体一直活到寿终正寝还是回去那个最开始她呆过的空间里面呢?

    林夕一手撑着腮,另一只手胡乱敲击着酸枝木雕花椅的扶手,希望是完成任务就回去吧,老实说,她还不太适应用别人的身份生活。

    接下来的事情可以说是峰回路转,几家欢喜几家愁。

    呼声最高的三皇子并没有被册立为新的太子,皇帝居然选择了一直不太出众的五皇子做了继承人,令人大跌眼镜。皇帝又以极快的速度将皇子们封王赐府,雷厉风行令他们该就藩的就藩,该上任的上任,彻底绝了那些人不该有的念想。

    永宁侯府新娶的世子夫人忽然暴毙,世子哀痛欲绝竟然一病不起。皇帝准了永宁侯府二公子木子轩为世子的请封,但是却将永宁侯手中的兵权一分为三,下放给了三股不同的势力。显赫一时的永宁侯府偷鸡不成蚀把米,太子没靠住反倒是把自己家搞成了空壳子。

    太子被贬连个亲王都没混上,是所有皇子里面位份最低的郡王。一朝天子一朝臣,詹士府自然也迎来一次大换血,根基浅薄的连家在京城孤立无援,只好变卖家财灰溜溜的回了老家。不过听说连家很是倒霉,在回老家的途中遇见了几次山匪,一家人虽然性命得以保全,可到了老家几乎已是身无分文。

    林夕有点小小的遗憾,她真的好想亲手去将那三个耳光的债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不过么,连家携带大量金银珠宝回家的消息是林夕叫舅舅放出去的,想来失去了一切光环的连雅如现在比扇她几十个耳光都要更凄惨吧!

    舅舅那边也传来消息说渣爹丢了官,上下打点几乎散尽家财总算是脱了牢狱之灾,徐香香虽然被扶正,可却被春桃爬床成功,开了脸成了姨娘,两人斗的是不亦乐乎。

    苏涛丢了官,家产也败得差不多,又回到当初一穷二白的悲惨境地。不同的是,这一次,再不会出现一个叶家女救苏涛于水深火热。而主犯徐友德则被押解进京,估计能保住小命都算他祖上积德。

    皇帝对林夕进献的双面三异绣十分满意,尤其是对宛若真花缓缓绽放在面前的牡丹赞不绝口,不但提拔叶家做了皇商,居然还亲笔提了“盈香吐蕊”四字赐给叶家,叶家一时宾客盈门,再不似从前的光景。

    林夕则跟叶氏住进了公主安排的皇城近郊的一处庄子,尽管长公主言笑晏晏的说庄子是奖励她把三异绣发扬光大,实则是龙椅上那个怕她说出太子的秘密,索性弄到身边省的再生事端。

    林夕对此倒是无可厚非,能在皇帝手里捡了条命已是万幸,反正这事只有她跟薄荷知晓,连叶氏以及叶家她一丝口风都没漏过。

    朝堂上只以为这些动荡皆是由皇子夺嫡引起,知道真正原因的寥寥无几。

    皇家保住了尊严,苏兰馨保住了性命,林夕保住了任务,皆大欢喜!

    作为皇商的叶家也在京城购置了房产,嫡枝大多搬进了京城。宝应府的叶宅则作为了祖宅。

    已经沦为落魄坐馆先生的苏涛听说了此事,肠子都悔青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满身铜臭的叶家成了皇商,那个他一直都不喜欢的大女儿居然得了皇帝的亲笔题字!

    他望着每天跟春桃两个唇枪舌战面目可憎的徐香香和马上就要给比他年纪还大的富商做妾室的小女儿苏可馨,心中充满了绝望,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着: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他很后悔,如果当初他选择靠向叶氏跟大女儿这边,是不是,一切就都会不同了呢?

    很可惜,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存在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