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24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23(完)
    林夕的脑海中突然传来冷冰冰的声音:“第一个试炼任务完成,试炼者灵魂剥离中……本体灵魂投放中……”

    随着那声音的响起,林夕感觉身体一轻,不由自主的悬浮起来,离开了苏兰馨的身体。

    少顷,呆立不动的苏兰馨站了起来,伸出手摇晃两下,她面上有片刻的迷惘,转头四顾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房间,喃喃自语:“我……还活着?我又回来了吗?原来都是真的,那个人,他没骗我!”

    她对着空中盈盈下拜,双眸含泪,语带虔诚:“谢谢你圆了我的美梦,谢谢你!”

    然后她迫不及待抬脚走出房间,迎面而来的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秋日温暖的阳光下,叶氏正一脸柔和的修剪着怒放的秋菊,苏兰馨忽然间泪流满面,走过去紧紧拥住莫名其妙的叶氏,一遍遍泣不成声的叫着:“娘!娘!”

    林夕望着这样一对相拥的母女,各种情绪纷至沓来,有羡慕,有心酸,还有一点成就感。毕竟,这对母女以后可以过自己想要的日子了,而达成她们心愿的人,是自己。

    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请试炼者稍事休息,调整心态,即将链接下一个试炼任务!”

    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反正听了冷冰冰的话,林夕索性盘坐悬浮,放空心思,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冥想。

    过了一会,冰冷的声音又一次在林夕脑海中响起:“准备!进入第二个试炼任务!”

    很难形容这一刻的感受,林夕只觉得自己犹如被一个黑色的极速旋转着的漩涡吸入,然后身不由己随着那漩涡高速旋转,一阵天昏地暗后,林夕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具身体。

    “二丫,跟永富哥走吧,哥保你以后吃香喝辣。只要你跟着我,谁要是敢欺负你,你蓝哥哥弄死他!”一只枯瘦的爪子就伸了过来,试图去牵她的手。

    林夕双眉紧锁,沉思一秒钟后,对着他朱唇微启:“呕~!!”

    实在没办法抑制那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林夕很丢脸的吐了出来,秽物伴随着一股难闻的酸腐味道悉数喷洒到鸟爪般手掌的主人那张错愕的脸上。

    好吧,她到底没能摆脱宿命,还是用了呕吐式登场,她耶!可以随手改变别人命运、拯救劳苦大众于水火的伟大试炼者耶!居然是这样矬的出场方式,林夕的心里卧槽卧槽的。

    “呕!”

    本来想拉住她手的蓝哥哥也呕吐了起来,而且要比林夕严重多了,那男人本来是被味道熏得直接吐了出来,结果刚吐完一摸自己黏糊糊的脸,想到上面的东西,胃里又是一阵剧烈的痉挛,蹲在地上,直吐了个山清水秀疑无物,柳暗花明又一滩。

    等到他清理好了自己,重新站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害得他如此狼狈的人居然不见了!

    不见了!

    见了!

    了!

    妈哒!个小娘皮,害自己吐成这样竟敢一声不吭就跑了!按照她之前那羞答答的样子,不是应该又心疼又愧疚柔情无限的照顾自己吗?敢跑?早晚哥把你弄到手!

    恨恨跺了跺脚,男人“呸”了一声,嘴巴里一边不干不净骂着晦气之类的话一边歪歪斜斜的走了。

    等到他走得不见踪影,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土坡下,钻出一个少女的脑袋来,正是林夕!

    不,在这个世界,她的名字叫禹彤。

    林夕才接收完剧情,所以对于那么容易就放走刚刚那个杂碎略有不甘,早知道就该再吐他一脸。

    这个男人叫蓝永富,是附近十里八村有名的臭无赖,整日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总之是个除了人事不干剩下啥事都干的辣鸡,而造成原主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蓝永富!

    原主出生的地方是一个叫南坪坳的闭塞小村,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姐一弟,原主是二女儿。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乡下,身娇体弱的女子几乎甫一出生就被冠以“赔钱货”的称号。

    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

    生个儿子,精心放置于华丽床榻之上,手中把玩的是上好的美玉。生个闺女就直接丢在地上,手里拿着的是纺车上的纺砖,也就是说,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织布干活补贴家用了。

    这也正是原主禹彤的悲催写照。

    原主的阿爹阿娘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一辈子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恣睢的生活。禹母刘氏第一胎就生了个赔钱货,那个时候禹老太太还活着,闻听只冷哼一声,连屋子都没进扭身就走了。

    不管怎么毕竟是第一个孩子,禹老爹初为人父,还是很高兴的找了村东头唯一识字的二先生给取了个名字叫禹蓝。

    刘氏千盼万盼又怀了第二胎,结果居然又是个丫头片子,这就是倒霉的原主。至此,禹老爹也有点郁闷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原主几乎一降生就被忽略了个彻底。原主三岁的时候,刘氏终于生下了唯一的儿子。兴高采烈的禹老爹提了一条肥猪肉又去村东头找二先生取名字,二先生看在猪肉的份上给禹家的宝贝蛋取名禹来宝,顺便也给一直二丫二丫的叫了三年的原主弄了个名字叫禹彤。

    看吧,连名字都是一条猪肉买一赠一顺便得来,原主在家里的地位可见一斑。

    大女儿禹蓝活波可爱,嘴巴又甜,是禹老爹的心头宝。而小弟禹来宝绝壁是刘氏心尖尖上的宝贝,只有原主,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刚出生那会姐姐还在跟着抢奶吃,等到后面刘氏生了禹来宝,原主基本上连汤都喝不到热的了。

    小孩子其实都是敏感的,原主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自己在这个家里是最不受待见的。父母的忽视直接导致原主存在感越来越低,几乎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就阴沉着一张脸。刘氏就很是不满,整天骂原主是个讨债的,天天板着个脸,老娘是没给你吃啊还是没给你喝?

    总之就是这样的恶性循环,父母越忽略原主越自卑,原主越自卑怯懦,父母就越发不喜,到原主十二三岁的时候,正是心里叛逆的时期,长期的压抑导致原主以为自己很可能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更加自怨自艾,怨天尤人,甚至对自己的父母产生了抵触。

    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姐姐禹蓝一般很少做家务,都是跑出去找大伯禹顺家的堂姐禹美儿以及同村的孩子玩,偶尔刘氏骂两句,只要跟禹老爹一撒娇,就万事ok。小弟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自然是娇生惯养,虽说禹家也不富裕,可禹来宝在这个家里,绝对是最金贵的。闷不做声的原主,几乎是从四、五岁就开始做各种家务,却从没换来过父母的宠爱。